美国欲在国家层面限制对华投资

CC0 / Pixabay / 美国欲在国家层面限制对华投资
美国欲在国家层面限制对华投资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4.06.2022
作为全面对抗中国的“美国竞争法案”的一部分,美国参众两院正提议一项新的美国在华投资审查机制。新机制规定政府会检查和拒绝美国企业在中国的投资项目。此项倡议被认为是华盛顿打击美国技术向中国泄露的有效手段。然而,美国企业对这一举措持怀疑态度,认为这将削弱美国企业的竞争力。
该倡议由参议员鲍勃·凯西(Bob Casey)和约翰·科宁( John Cornyn) 以及众议院议员罗莎·德劳罗(Rosa Delauro)、比尔·帕斯克雷尔(Bill Pascrell)、麦克·麦考尔(Michael McCall)、布莱恩·菲茨派翠克(Brian Fitzpatrick)和维多利亚·斯巴兹(Victoria Sparts)发起。根据参议员的提议,美国政府将有权检查美国公司在中国的投资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企业必须向国家关键能力特别委员会披露其海外扩张计划(尚未提及哪个机构将在该委员会中发挥主导作用)。如果对国家安全和知识产权安全存在疑问,委员会将检查投资项目并禁止它们。
此类计划已在华盛顿讨论了很长时间,但现在提议的法案(作为与中国竞争的更广泛法案的一部分)在某种程度上缩小了投资对美国国家构成安全风险行业的范围和特定技术的清单。无论是绿地投资——即从零开始创建企业,还是与外国合作伙伴建立合资企业甚至风险融资,都可能成为特别委员会的检查对象。将受到投资筛选机制约束的行业都被列入了拜登政府先前确定的“关键供应链”的名单上。政府审查还将包括对关键新兴技术的投资。这些技术被美国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和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认定为对维持美国作为领先超级大国的地位至关重要。此类技术其中包括半导体、大容量电池、制药、稀土元素、生物技术、人工智能、量子计算、高超音速技术、机器人和水下无人机等自主系统。
美国总统拜登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7.06.2022
取消对华产品关税能否帮助美国降低通胀?
时事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戎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随着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临近,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此类措施。周戎专家指出,华盛顿有一个两党共识,即有必要推动对华采取严厉的政策。周戎专家认为,无论这项政策会带来什么样的实际影响,包括负面影响,在大选前夕,任何对中国的放松对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来说都将是有害的。周戎专家接着说:

“美国中期选举将至,目前总统拜登在国内和国际的支持率都不高。特别是美国通胀仍然处于高点,在此情况下,美国政府需要通过强调外部大国竞争和中国威胁来转移国内社会的视线。应该说反华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共同立场。除中期选举外,长期反华战略也是一方面因素,包括在高新技术上保持垄断,以及在国防上遏制中国发展。

此次美国国会提出更广泛的立法方案,涉及大容量电池、半导体、制药、生物技术、人工智能等所谓美国认定的敏感领域。当前美国国防部强行将经济联系与国防挂钩,认为如果美国在华投资涉及这些领域,将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然而中美在高新技术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不仅给中国带来了好处,同时也促进了美国资本的发展。中国是世界第二大消费市场和第一贸易大国,近年来外商投资环境日趋改善,宣布了不少外商投资优惠政策。不管美国政府如何反对,中国市场都会进一步吸引外资进入。而法案授权美国政府干预未来美资的对华投资,无疑不符合美国商界的利益,他们应该也会进行权衡,想方设法在中国投资,包括通过自己的代言人在国会上发声。”

企业对此项提议持极为谨慎的态度。代表与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利益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称,该提议“在美国整个 250 年的历史中是史无前例的”。该委员会认为,这些措施只能加剧形势的不确定性,削弱美国公司的竞争力。风险投资行业的代表还认为,国家在管理业务流程方面做得太过分了。美国参议员此前提出的限制美国在华投资活动的提议不止一次被批评其内容过于含糊。然而,现在立法者们争辩说,如果该法案通过,只会影响拥有关键技术的公司。一个例子是 Advanced Micro Devices 与中国合作伙伴的交易,当时一家美国制造商帮助在中国建立了相应的技术流程。
对此类措施的政治批评者还指出,即使该法律获得通过,是否会有任何有效的杠杆来控制其实施也完全不清楚。例如,2018 年已经通过了加强出口管制的法律。然而一些美国公司千方百计规避这项法律,并继续向中国合作伙伴提供必要产品。尽管受到制裁,去年美国对华芯片出口仍增加 250 亿美元。周戎专家指出,即使法案获得通过,拟议的筛选机制是否会起作用,目前还不清楚。在他看来,这类措施不断出现,因为这是由美国国内的政治气氛所促成的。周戎专家说:

“一方面法案能否通过仍是未知,另一方面即使通过可能也无法执行,因为美国需要中国市场。我们可以看到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中美双边贸易不降反升,2021年双边贸易额达到近6100亿美元,同比增长33.4%,美国对华投资也是热情高涨。此前美国政府多次表示,有意向撤销对华商品加征的关税,不过却迟迟没有动静。我认为这与美国国内的氛围有关,中期选举前若是放宽关税问题,显然不利于民主和共和两党赢得选票。而且即使一些政策伤害了美资的利益,但是只要方针能够得到美国大部分或者影响力较大的右翼势力的支持,政策大概率还是会持续下去。所以我认为在今年11月前不大可能有大幅调整。另外,反华是美国两党的共识,在对华制裁方面并没有多少矛盾,只是反华的程度可能还需要再进一步考虑。”

由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和其他先进技术消费国,美国制造商和投资者都渴望抓住市场机遇。自2020年初以来美国投资基金红杉资本的中国子公司已投资了至少40个中国芯片项目。然而新法案留下的漏洞更少。它规定,不仅美国的母公司,而且它们的所有分支机构都要接受检查。因此红杉资本长期以中国子公司为独立架构、拥有自己的团队的说法不太可能成立。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公司必须在拟议的投资交易前至少 45 天通知美国当局。当局在同一时期承诺作出裁决。未按约定程序报备的,可随时终止交易。
中国还是美国的贸易条件更让世界感兴趣?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6.06.2022
中国还是美国的贸易条件更让世界感兴趣?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