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或将在法院为反华关税公平与否进行辩护

© AP Photo / Michael SohnChina Shipping
China Shipping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2.08.2022
评论
美国总统拜登周二晚些时候必须就自己的前任特朗普对中国产品征收的关税的公平与否明确表态。午夜是美国白宫为前总统特朗普的对华关税辩护的法律最后期限。如果此案进入法庭,拜登政府败诉,华盛顿将不得不向进口商支付约 800 亿美元的赔偿金。
2020 年 9 月美国进口商针对特朗普决定对总额 35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决定提起集体诉讼。原告辩称,这些关税是草率出台的,没有经济基础,最重要的是,损害了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的利益。曾保证,关税不会导致世界供应链的重组。由于中国产品通常根本没有替代品,故从中国进口的产品仍会增长,但关税带来的额外成本转嫁给了消费者。
经济统计数据部分证实了进口商的论据。2017年,在贸易战开始之前,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为3750亿美元。2021年这个数字已经是3965亿美元。当然很难对从中国进口的增长做出准确评估,因为货币统计数据也反映了通货膨胀过程。美国的通货膨胀打破了四十年前的记录,并已成为美国政府面临的主要国内政治和社会问题。顺便说一句,由于通货膨胀,不仅进口商,而且美国政府的一些经济团队成员,如财政部长耶伦,都在呼吁取消至少部分关税,以减缓价格增加。
中国赢得了美国发起的贸易战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8.05.2022
中国赢得了美国发起的贸易战
不过,耶伦在参议院的反华鹰派和一些官员中有对手。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是关税最直接的支持者,她认为关税是对中国的必要杠杆。她认为,如果取消关税,华盛顿将无法迫使中国履行义务。
美国总统本可以而且应该对这一争论做出定论。然而拜登采取了观望态度。尽管有许多迹象表明白宫似乎正在考虑至少取消对中国产品的部分关税,但尚未做出任何决定。拜登试图坐在两把椅子上——取悦所有利益集团。然而,正如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的那样,这些利益如此矛盾,以至于最终不可能找到妥协方案。梅新育专家说:

“一方面,拜登政府没有放弃遏制中国的企图,想要将对华商品额外加征关税政策当做遏制中国的工具来使用。另一方面,拜登本人是一位弱势领袖,所领导的政府也是弱势政府。与发展自己的新政相比,拜登更多的是在讨好 和迁就各个派别的主张,包括在对华商品加征关税问题上也是如此,尤其是迁就一些工会组织的想法。”

现在这个案子的确可以被搬到法庭了。这样一来,拜登将不得不竭力证明对中国产品的关税如何反映美国的利益。随着贸易不平衡的扩大,特朗普的初衷并未实现。根据皮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数据,中国能够完成“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60%多一点。另一方面,中国有充分的理由解释未能履行协议规定的全部 ——遭遇全球 COVID-19 疫情和相关供应链中断、能源价格波动等不可抗力因素。无论如何,被加征的关税并没有像特朗普所期望的那样成为美国手中的强大武器。证明其有效性并非易事。
美国总统拜登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7.06.2022
取消对华产品关税能否帮助美国降低通胀?
另一方面,支持取消对中国商品高额关税的人士也没有太多客观依据。摩根大通表示,如果取消对中国产品的所有关税,在零售价不变的情况下,通胀率只会放缓 0.4%。而在取消关税后,零售商是否会降低价格,没有把握。 6月中旬白宫对主要零售商的高管进行了调查:如果取消对自行车、空调和家具等中国商品的关税,他们是否会降低消费者价格。白宫一直没有收到明确的承诺。零售商列举了多种其他推高价格的因素,例如不断上涨的物流成本、劳动力成本等。从这个意义上说,反华鹰派指责那些游说降低对华产品关税的人,认为他们企图攫取超额利润,损害国家利益,并不是没有理由。
然而,拜登政府也许会再次试图寻求妥协。据媒体援引接近白宫的消息人士称,正在讨论取消部分关税的问题,同时启动对中国政府补贴出口公司开展新的调查。可见,随着消费品关税的取消,其他中国商品的进口可能会受到新的限制。因此,难以期待中美经济合作趋于好转。在政治矛盾不断升级的背景下,经贸如果不变得更糟,就已经很幸运了。
Biden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5.07.2022
拜登可能会取消对价值1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关税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