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裁促使金砖国家远离美元

© Sputnik / Alexey Danichev美国制裁促使金砖国家远离美元
美国制裁促使金砖国家远离美元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1.04.2022
评论
制裁正在推动金砖国家建立自己的金融支付系统,俄罗斯财政部长安东·西卢阿诺夫在金砖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做出此番表示。根据卫星通讯社专家们的意见,如果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拒绝在计算中使用美元,这可能会引发全球去美元化的趋势。
远不是第一年谈论深化金砖国家金融合作的必要性。早在2014年在金砖国家框架内就决定建立应急外汇储备池。这样金砖国家的中央银行就可以使用新的资金池在任何国家出现短缺的情况下快速提供流动性。在第一阶段讨论这个机制时,指的是美元的流动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实践表明,结算需要替代货币。正如俄罗斯财长在本次金砖国家财长会议上所说,金砖国家就对有条件货币储备池机制使用替代货币进行第五次测试达成一致。
金砖国家在世界贸易中的比重显着增加。到 2020 年金砖国家 GDP 总额占世界的 25%——近 21 万亿美元。金砖国家在国际贸易中的份额接近20%,五国相互贸易增长45%。预计金砖国家经济年均增速将高于全球平均增速。金砖国家占全球商品出口的19%,占全球商品进口的16%,对内直接投资的19%,对外直接投资几乎相同。然而金砖国家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影响力,其参与关键决策制定过程的程度,从根本上与金砖国家在世界经济和贸易中的整体权重不相符合。因此金砖国家内部长期以来一直在谈论加快向本国货币结算过渡的必要性,以及建立替代机制以确保金融体系稳定运行的必要性。首先是指它们自己的独立于SWIFT的金融信息交换机制。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卞永祖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金砖国家也在组建自己的发展机构。换句话说,他们正在创造一种替代的、更公平的模式。

卞永祖专家说:“现存国际金融体系实际上是很不公平公正的,主要表现为以美元为主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功能超出了美国国力的影响力。包括中国在内金砖五国的经济近年来开始快速崛起,而他们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与自身的经济状况仍然不匹配。我认为对于任何一个崛起中的国家来说,他们都会能够发挥一些作用,使国际金融体系更加公平、公正和完善。金砖五国作为有影响力的五个国家,在这方面可以做到很多事情,并且也已经开始行动,比如建立金砖银行、开展技术合作、扩大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量等。”

实践反复证明,美国把美元为中心的世界金融体系作为“大棒”,以确保自身的政治利益。一旦某个国家停止在美国自由世界秩序的范式中运作,它就会开始出现经济问题,而且这些问题是人为制造的。伊朗、朝鲜和现在的俄罗斯是美国利用形式上独立的欧洲 SWIFT 系统向银行施压的典型例子。事实证明,冻结他国美元资产是何等容易,与“侵吞”毫无二致。华盛顿主动关闭一些国家进入美元体系的通道,使任何合作伙伴都无法与该国建立外贸关系。美国并没有隐瞒这样一个事实,即所有这些制裁旨在对其政治对手造成最大的经济损失。 但事实是,通过对其他国家实施制裁,美国同时对自己的声誉也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害。卞永祖专家认为,美元的世界霸权不仅取决于美国经济的实力,还取决于对美元的信心。制裁越多,不同国家被迫去寻找其他途径确保避免风险并转向替代支付方式的动机就越多。

卞永祖专家说:“美国当前利用美元霸权对其他国家实施制裁,已经让世界不少国家感到愤怒。一方面滥用霸权的行为给被制裁的国家造成了巨大打击,无论是伊朗、朝鲜还是俄罗斯。由于美元具有国际货币的职能,当美国行使特权对其他国家进行打压时,这些国家的进出口贸易都将面临艰难困境。另一方面,滥用霸权的行为也在损害美元的公信力。美元之所以被国际社会所接受,除了与美国的国力有关外,很大程度上也有赖于其他国家的信任,而这种信任是建立在市场制度或国际规则的公平公正基础上。美国滥用美元霸权,削弱了美元的公共品属性,导致美元国际货币的这一职能受到很大影响。

“国际支付体系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维护全球经济正常运行的基础设施,同样具有公共品属性。现在某些国家为了私利,通过支付体系对其他国家进行打压,必然影响支付体系的公信力。特别是对俄罗斯这一大国实施制裁,迫使俄罗斯可能不得不去使用其他支付体系,或者使用本币进行交易,进而影响到其他国家对美元和现有国际支付体系的看法,导致公信力进一步受到打击。
俄罗斯财长西卢阿诺夫表示,美国的制裁压力正在推动金砖国家同时在多个领域加强工作。一是使用本国货币进行进出口交易。其次,要整合支付系统和银行卡,以及自己的金融信息系统。在万事达卡和维萨卡暂停在俄罗斯业务之后,许多银行宣布计划发行一张联名卡——俄罗斯米尔卡和中国银联卡——让俄罗斯人可以在国外使用银行卡。最后,在穆迪、惠誉、标准普尔暂停在俄罗斯的业务后,已没有人怀疑建立独立的金砖国家评级机构的必要性。
当然,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元的国际经济秩序和金融体系并非易事。金砖国家虽然经济发展的初始条件有一定相似性,但仍处于非同步增长态势,因此谈不上存在主导货币。一方面,这将使构建新的金融体系的坚挺垂直架构的过程变得复杂。中国长期倡导的转向特别提款权(SDR)等国际支付工具的想法没有得到大多数国家的支持,这并非没有道理。另一方面,过程本身可以自然地朝着有利于某一特定国家的方向发展。如果说2015年人民币刚刚加入SDR篮子后,其在国际结算中的占比不超过2.4%,那么现在已经超过3.2%。许多国家使用人民币来实现其外汇储备多样化。例如,截至去年夏天俄罗斯央行将约 13% 的储备保留为人民币。而这还只是在俄罗斯与西方开始全面制裁对抗之前。
俄罗斯的计划:何时放弃使用美元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7.04.2022
多媒体
俄罗斯的计划:何时放弃使用美元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