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退出中国:为什么游戏玩家难过?

© Sputnik / Savitskaya Kristina守望先锋中的周美灵
守望先锋中的周美灵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2.12.2022
评论
尽管中国游戏玩家抱有希望,但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和网易(NetEase)没能就延长在中国发行游戏的许可达成一致。从2023年1月23日起,这家美国公司的大部分服务将无法在中国使用。这样公司会失去数百万用户,不仅剥夺了许多中国玩家最喜欢的娱乐活动,还剥夺了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所的获得游戏内财产的机会,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一个生计。此外,即使在中国以外,电子竞技也将受到重创。
由于管理层的决定,暴雪比其它游戏工作室更经常陷入丑闻。要么在现代趋势的压力下故意宣称最勇敢的角色是LGBT代表,要么发布了一款未完成的原始游戏《魔兽争霸III》:重制版(Warcraft III: Reforged,),并为此索要大量资金
随着俄罗斯在乌克兰开始特别军事行动,暴雪是最早决定退出俄罗斯市场的公司之一,并从公司的官方申请账户中解开了俄罗斯号码。《守望先锋》游戏的女主角是俄罗斯人,即举重运动员亚历山德拉·扎里亚诺娃(Alexandra Zaryanova)——她被剥夺了在制服上佩戴Z符号的权利,这个符号一向只象征着她昵称的首字母。
XBOX 标志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9.01.2022
微软宣布收购动视暴雪,但会一帆风顺吗?
在暴雪公司内部累积了不少关于骚扰、返工和不公平改组的故事。但最糟糕的是暴雪的管理层如何对待自己的消费者——玩家,不听取他们的意见,有时甚至故意跟他们唱对台戏。此处可举出在上海做生意的俄罗斯人阿尔图尔的故事为例来说明问题。
“在我搬到中国之前,《守望先锋》(Overwatch)是我最喜欢的游戏。我工作很忙,几乎没有时间见朋友。所以,唯一的“消遣”就是《守望先锋》这款游戏了。几年前,暴雪技术支持错误地冻结了我的帐户,不得申诉。我不得不第二次购买游戏。我所有的进步和花费的资金都丢了,一切都得从头开始。然后我搬到了中国,我在那里再次购买了游戏,以便在中国服务器上玩游戏,与朋友们保持联络。起初,他们让每个人都免费玩这款游戏(我已经买了三次)。然后他们切断了俄罗斯用户在游戏内商店购买任何东西的可能性。实际上是剥夺了接收内容更新的机会。而现在,由于他们领导层的愚蠢决定,他们要退出中国。我真的为那些认为这个小天地很重要的玩家们感到难过。对于那些真正努力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创造有趣和团结的东西的开发者来说,更加遗憾,”阿尔图尔说。

鲍比大战西蒙

中国对外国游戏公司有一个强制性条件:他们必须与一些中国经销商合作才能进入当地市场。暴雪14年的经销商是科技巨头网易。
当得知两家公司无法就续约达成一致时,网易游戏全球投资与伙伴关系总裁朱原(Simon Zhu)对游戏发行商动视暴雪首席执行官鲍比・科蒂克(Bobby Kotick) 非常不客气和极其无礼,称他为“混蛋”(原文: "jerk")。故事对老板们究竟在哪些方面无法达成一致避而不谈,但科蒂克一直以其咄咄逼人的管理方法而闻名。许多行业记者指责他试图从游戏中榨取最大利润,而忽视了产品质量。
彭博社则确信,网易和暴雪无法就延长合作的财务条件达成一致,并且在“中国数百万玩家的知识产权和数据的所有权”方面存在分歧。
俄罗斯游戏玩家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5.03.2022
“游戏也牵扯政治”:俄罗斯游戏玩家遭到西方各公司的歧视
现在,在暴雪退出市场后,尚不清楚数百万中国游戏玩家将如何就投入该公司产品的时间和金钱寻求补偿。事实上,在市场上运作14年的过程中,围绕暴雪游戏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市场生态系统。玩家学会了如何通过为初学者提供服务和兑换游戏币来在虚拟世界中赚取真钱。对于许多人来说,游戏已经成为一种谋生手段或是一份不错的额外收入。
暴雪最大的在线项目《魔兽世界 》(WoW) 的玩家受到的影响最大。这款游戏采用付费游戏系统,玩家需要按月为游戏时间付费。从形式上来说,《魔兽世界》将继续在中国运营,直到与网易的现有协议到期,但实际上,续订游戏时间变得极其困难。游戏券开始只在二级市场销售,价格上涨了1.5倍。过去360元(52美元)的游戏时间卡现在可以500元(72美元)购买。
一位昵称为Sakura的用户分享了她的感受:
“把中国玩家当啥了?退回我的rmb购买的风暴所有皮肤。炉石的N个预购,佣兵的几千块。星际的所有战役。魔兽世界的无数坐骑包括刚买的幽灵虎(点卡就不让你退了毕竟我自己玩了)。10几年的账号倾注了多少时间和精力。你能等,玩家不想等了。”
许多微博用户因当前的状况而无法查找到单词:
“我太难受了…..我的青春一去不复返的感觉。”
“14年半的魔兽玩家表示很难接受…”
实际上,有些人对公司的退出无所谓。
昵称“ZBC”的用户对卫星通信社记者说:“WoW不能玩了很可惜,但是我的想法比较简单:不能玩就不玩了。换个游戏玩。游戏多的是。”
随着有关公司退出的消息传出,用真实货币购买的游戏内货币的成本正在下降。 许多人争取在为时已晚之前出售积累的资产。网易保证,在与暴雪的合同到期后,玩家将可以对用人民币购买的游戏内资源办理退款。
关于“我已经购买的虚拟物品怎么退款”的问题,暴雪客服回答卫星通信社记者说,过程将从1月底开始。
“我们将在暴雪游戏产品停止运营后开始安排退款,后续消息请关注与绑定‘暴雪游戏服务中心’公众号,” 暴雪客服表示。
这份声明并没有让玩家们放心,因为他们在第三方网站上购买了很多物品,或者在游戏中获得了稀有装备。其他暴雪项目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比如热门的网游策略游戏《星际争霸》(StarCraft),就已经暂停了对中文服务的支持。在互联网上,建议玩家在外国服务器上玩,但是在更改区域时,用户将失去所有游戏进度。
但即使是那些决定尝试切换到外部服务器的游戏玩家也面临着困难。台湾服务器突然不欢迎来自大陆的《守望先锋》玩家。在那里,玩家们呼吁他们停止使用简化的象形文字,并且不接受他们进入游戏社区。这自然引起了相应的负面反应。
任天堂Switch游戏机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4.04.2022
中国电子游戏市场在版号恢复发放后有什么值得期待?
早在几年前,中国市场对该公司来说似乎总是充满希望。这反映在创造性的方法中。在多人团队射击游戏《守望先锋》中率先添加来自中国的女主角——美以及未来版丽江市的游戏之一。几年前,受中国文化的启发,潘达利亚被添加到魔兽世界中,那里居住着高贵的熊猫战士。
目前,尚不清楚暴雪是否试图与其他中国公司达成协议。暂时退出中国不会直接影响玩家的虚拟资产。暴雪和网易都不能删除账号和数据。在技术支持中分别强调了这一点:
“各游戏内的所有账号数据及角色资料等数据将被封存。我们将按照法律法规的要求妥善处理游戏数据,保障用户合法权益,”暴雪客服向卫星通讯社解释说。
北京信达立律师事务所张健律师在接受卫星通信社记者采访时介绍说,中国法律一定能够保护受损玩家:
“进入互联网时代,‘虚拟财产’一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2020 年5月28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 国民法典》正式以法典的形式明确了虚拟财产的法律地位。《民法典》第127条明确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至此,开启了虚拟财产保护的法典时代。‘虚拟财产’可以定义为依托于网络第三方平台而存在,以数字化形式为载体,区别于知识产权、个人信息、网络服务、电子实物,具有价值属性且可以被支配和占有的电磁数据。‘虚拟财产’主要分为虚拟货币类、账号类、游戏装备类三大类别。虚拟财产的价值被法律所认可,且与现实生活联系紧密,未来的世界,每个人都将拥有自己的虚拟财产。在刑事、司法领域,对盗取《大话西游》游戏装备的行为,广州的一审法院定性为盗窃罪,二审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一审判决(穗中法刑二终字第68号《刑事裁定书 》),认为游戏装备属于游戏者的私人财产,并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
在美国工作室解决与中国市场的问题后,游戏信息就会转交给新的发行商。但在该公司找不到“同一条河流两次入河”的方法的情况下,那么玩家将永远无法访问他们的虚拟财产,尽管它不会被删除。

暴雪的退出将如何影响电子竞技?

中国关闭暴雪游戏会严重影响电竞专业。在此举出《守望先锋》中的电子竞技联盟为例来说明问题。
据《守望先锋联赛》官方分析师Sideshow的分析师称,自2020年以来,中国球员占据了联赛观众的大部分。随着疫情的爆发,联赛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美国观众(约58万观众),因为比赛不再是客场,许多重要比赛都在亚洲时间转播。结果,2020年超级总决赛90%的观众(139万)来自中国。
2021年,87%的观众仍然来自中国。目前还没有关于2022年超级决赛观众的具体数据,但情况不太可能有太大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4支中国战队参加了守望先锋联赛(Overwatch League):杭州星火(Hangzhou Spark)、广州冲锋(Guangzhou Charge)、成都猎人队(Chengdu Hunters)和上海龙之队(Shanghai Dragons)。后者根本就属于网易(NetEase),所以中方肯定没打算与暴雪对骂。
不过,单纯从利润上来说,两家公司之间并不特别需要对方。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计算出,缺少暴雪游戏可能会网易明年的收入减少6-8%。这意味着离开市场对公司来说不会是痛苦的。
杨老头与他老婆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0.12.2021
白发狙击手:中国退休人员改变电子游戏市场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