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就新地区加入俄罗斯向公民们发表讲话

© Sputnik / POOL / 跳转媒体库普京
普京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1.10.2022
9月30日,周五,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签署了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赫尔松州和扎波罗热州加入俄罗斯的文件。此后俄罗斯总统普京立刻就新地区的加入发表了讲话。
尊敬的俄罗斯公民们、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们、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州的居民们、国家杜马议员和俄联邦参议员们!
你们知道,顿、卢人民共和国、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州举行了全民公决。其结果已经产生,大家也都知道,人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明确的选择。
我们今天签署接收顿、卢人民共和国、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州加入俄罗斯条约。我坚信,联邦议会将支持接收和建立四个新地区、俄联邦新主体的宪法法律,因为这是百万人的意志。
普京签署关于四地加入俄联邦的条约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30.09.2022
普京签署关于四地加入俄联邦的条约
当然,这是他们的权利、他们不可剥夺的权利。此项权利,固定在《联合国宪章》第一章中,该章直接谈及人民权利平等和自决的原则。
我重复一下:这是人民不可剥夺的权利,它建立在历史统一的基础上,我们世代祖先、那些源于古罗斯的几个世纪中创造和捍卫俄罗斯者为之去获得胜利。在这里,在新俄罗斯,鲁缅采夫、苏沃洛夫和乌沙科夫曾战斗过,叶卡捷琳娜二世和波将金建起新的城市。在这里,我们祖父和曾祖父在伟大卫国战争中拼死抵抗。
我们将记住“俄罗斯春天”的英雄们,记住那些2014年不屈服于乌克兰新纳粹国家政变的人,记住所有为讲俄语权利、维护自己文化、传统、信仰和生存权而死去的人。他们是顿巴斯的战士、“敖德萨哈丁”的殉道者和基辅政权非人道恐袭的受害者;他们是志愿者、民兵、平民、儿童、妇女、老人、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不同民族的人;他们是顿涅茨克真正的人民领袖亚历山大·扎哈尔琴科、是战斗指挥官阿尔岑·帕夫洛夫、弗拉基米尔·若加、奥丽加·柯秋拉和阿列克谢·莫兹戈沃伊和卢甘斯克共和国检察官谢尔盖·格林柯;他们是空降兵努尔马戈米德·加徳日马戈米多夫和我们所有在特别军事行动中勇敢牺牲的战士和军官们。他们是英雄,是伟大俄罗斯的英雄。请大家为他们默哀一分钟。
顿、卢人民共和国、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州百万居民选择的背后,是我们的共同命运和千年历史。人民将这种精神纽带传递给我们的孩子和孙子们。尽管经受了各种考验,但多年后依然对俄罗斯充满了爱。我们的这种情感,谁也不能摧毁。这就是老一代和那些在苏联解体悲剧后出生的年轻人为我们统一、为我们共同未来投票的原因。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红场集会音乐会上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1.10.2022
普京称签署四个新地区加入俄罗斯条约的这一天是历史性的一天
1991年在别洛韦日森林,当时的党内精英,在未询问普通公民意志情况下,做出解散苏联的决定,大家瞬间与自己的祖国断了联系。这是活生生地将我们人民的共同性撕裂并肢解,造成民族灾难。犹如革命后曾在幕后切割加盟共和国边界那样,苏联最后几任领导人违背1991 年全民公决中大多数人的直接意愿,毁掉了我们伟大的国家,简单地将大家置于事实面前。
我不排除,他们甚至最终也没明白在做什么,最终将导致怎样的不可避免的结果。但这已经不重要了,苏联已经没了,过去的不能重复。现在的俄罗斯也不需要这个,我们不去追求这些。但没什么比数百万人决心更为强大的,他们根据自己的文化、信仰、传统和语言,认为自己是俄罗斯的一部分,他们的祖先在统一国家生活了几个世纪。没有什么比这些人回归他们真实的、历史悠久的祖国的决心更强大的了。
长达八年时间里,顿巴斯人遭受种族灭绝、炮击和封锁,而在赫尔松和扎波罗热,他们试图以犯罪的方式培养对俄罗斯的仇恨、仇恨俄罗斯的一切。现在,公投期间,基辅政权以迫害中学教师、选举委员会工作的妇女相威胁,以镇压去恫吓表达自己意愿的数百万人。但顿巴斯、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坚不可摧的人民,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希望,基辅政权和其在西方的真正主人听到我的声音并记住所有这些:生活在卢甘斯克、顿涅茨克、赫尔松和扎波罗热的居民,永远成为我们的公民。
我敦促基辅政权尽快停火、停止所有战斗、停止他们还在2014年挑起的战争,回到谈判桌旁。我们为此做好了准备,也多次说过。但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人民所做选择,我们不做讨论,选择已经做出,俄罗斯不会背叛。今天的基辅政权,应尊重人民的自由意志表达,而不是任何其它,这才是通向和平之路。
我们将用一切可用的力量和手段保卫我们的土地,尽一切努力确保我们人民的生活安全,这是我们人民伟大解放使命之所在。
我们一定重建毁掉了的城市、村镇、住宅、学校、医院、剧院和博物馆,重建和发展工业企业、工厂、基础设施、社保、退休、卫生和教育体系。
当然,我们会努力提高安全水平,我们将共同确保新地区公民能够感受到俄罗斯全体人民、整个国家、所有共和国、我们广阔祖国的所有边疆区和各州的支持。
今天,我想向参加特别军事行动的士兵和军官、顿巴斯和新俄罗斯的士兵们发表讲话,他们在局部动员令颁布后加入武装部队,履行爱国义务。他们在其心灵的呼唤下来到兵役委员会。我想告知他们的父母、妻子和孩子,我们的人民为何而战,谁是我们的敌人,将世界推入新的战争和危机中,从这场悲剧中榨取自己的血腥好处。
我们的同胞,我们乌克兰的兄弟姐妹,是我们团结人民的至亲部分。他们亲眼看到所谓西方统治集团正为全人类准备了什么。在这里,他们实际上只是扔掉了面具,展示出自己真实的内心。
苏联解体后,西方认为,世界和我们所有人,将永远不得不屈服于他们的强权。1991年,西方认为,俄罗斯无法从那些沉痛中恢复过来,并将继续自我瓦解。这几乎成为事实,我们记得90年代、令人可怕的90年代,饥饿、寒冷和没有希望。但俄罗斯站住了,复兴了,强壮了,再次在世界上占据应有的位置。
与此同时,西方一直在寻找并继续寻找新的机会来打击我们,削弱和瓦解俄罗斯,这是他们所梦想的,分裂我们的国家,让人民彼此相斗,使其注定贫穷和灭绝。他们所困扰的,是世界上有如此伟大和领土广袤的国家,拥有自然财富和资源,以及不知道如何、也永远不会按照他人命令生活的人民。
西方已做好跨越一切的准备,以维系新殖民体系。这样才能借助于美元和技术强权,去寄生和掠夺世界,从人类那里获得真正的贡品,得到不劳而获财富与霸权好处的主要源泉。维持这种好处是他们的关键、真实和绝对自私的动机。这是全面非主权化符合其利益的原因。因此,他们去挑衅独立国家、传统价值观和独特文化,企图破坏不受其控制的国际化和一体化进程,破坏新的世界货币和技术发展中心。对他们来说,所有国家将自己的主权交给美国是极为重要的。
某些国家统治者自愿认同这些,自愿成为附庸;对另一些国家则去收买和恫吓,如果不成功,他们会摧毁那些国家,留下人道主义灾难、祸端、废墟,以及数百万人被毁掉和破坏了的命运、恐怖主义飞地、社会灾难区、保护国、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他们无所谓,只要能获得好处。
我再次强调,“西方集体”对俄罗斯发动混合争的真正原因,正是出于贪婪和保持其无限权力的意图。他们要的不是平等合作,而是抢劫。他们不想将我们看成是自由社会,而是一群没有灵魂的奴隶。
对他们来说,我们的思想和哲学是直接威胁,因此去谋害我们的哲学家。我们的文化和艺术对他们来说是危险的,因此他们试图去禁止。我们的发展与繁荣,对他们同样是威胁,因为竞争在加剧。他们根本不需要俄罗斯,但我们需要。
西方指望不受惩罚,期望侥幸避开。确实,迄今为止都得手了。战略安全领域协议被扔进废纸篓;政治最高层达成的共识被宣布为无稽之谈;北约不东扩的坚定承诺,我们前领导人一旦接受,就变成了肮脏的骗局;反导弹防御和中短程导弹条约,被以杜撰的借口单方面撕毁。
我们从各方面听到:“西方坚持基于规则的秩序”。它们从哪里来的?谁看到了这些规则?谁商量过?请听好,这是胡说八道,是纯粹的欺骗,双重或已经是三重标准,只是为傻瓜设计的。
俄罗斯是伟大的千年国家、文明国家,不会按断章取义和虚假规则去生活。
正是所谓的西方践踏了边界不可侵犯原则,现在又在按照自己的看法去决定,谁有自决权,谁没有和不配。他们为何这样决定,不明白,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利,是他们自己。
这就是为什么,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人民的选择会引起他们的愤怒。这个西方,没有任何道德权利对选择去做评价,甚至约略提一下民主自由。没有,之前也从没有过。
西方精英不仅否认国家主权和国际法,他们的霸权具有明显的极权主义、专制主义和种族隔离特征。他们肆无忌惮地将世界分为他们的附庸,即所谓的文明国家,以及其他所有国家。按照当今西方种族主义者的想法,后者应被该纳入残暴者和野蛮人清单。“流氓国家”、“极权体制”的虚假标签已准备好了,这没什么新鲜的。在此方面没什么新的东西:西方精英无论怎样,还是那样的殖民者。他们搞歧视,将人民分成“一等”和“其它等”。
我们永远不曾接受也不会接受那种政治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那么,满世界蔓延的恐俄症,不是种族主义是什么?西方不容反驳的信念,即他们的文明、新自由主义文化,是整个世界不容争辩的榜样,这不是种族主义是什么?“谁不和我们在一起就是反对我们”,甚至听起来都很奇怪。
甚至,西方精英对自己历史罪行的忏悔,也转嫁到所有其他人身上,要求那些国家的公民和其他人,为与他们根本无关的事情认错,例如为殖民征服时期认错。
有必要提醒西方,他们在中世纪期间开启殖民政策,然后是世界奴隶贸易,对美洲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对印度和非洲的掠夺,英国和法国对中国开战,其结果是,不得不为鸦片贸易开放自己的港口,他们所做的,是让整个民族吸毒。为了土地和资源,针对性地有毁灭整个民族,像猎杀动物那样去猎杀人。这与人的本性、真理、自由和正义背道而驰。
而我们、我们感到自豪的是,在 20 世纪,正是我们的国家领导了反殖民运动,这为世界上许多人的发展提供了机遇,减少贫困和不平等,战胜饥饿和疾病。
我强调,百年来的恐俄症、西方精英对俄罗斯毫不掩饰的恶意,原因之一恰恰在于,我们没让殖民征服时期被抢劫,我们迫使欧洲人从事互利贸易,这是通过俄罗斯建起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来实现的。国家在东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和佛教的伟大道德价值观和对所有人都开发的俄罗斯文化和俄语词句上得到发展与巩固。
众所周知,曾经多次有过干涉俄罗斯的计划,利用17世纪的动荡时期和1917年后的动荡期企图没能得逞。但在20世纪末,西方还是拿到了国家损毁了的俄罗斯的财富。当时,将我们称为朋友和伙伴,但实际上像对待殖民地那样,通过各种方式,从我国攫取了万亿美元。我们都记得,什么也没忘记。
近些天来,顿涅茨克、卢甘斯克、赫尔松和扎波罗热表示恢复我们的历史统一。谢谢!
西方国家多个世纪里一直反复地说,他们在给其他民族带来自由和民主。但事实完全相反:代替民主的是打压和剥削;代替自由的是奴役和暴力。整个单极世界秩序,本质上是反民主的、不自由的,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和虚伪。
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两次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将日本的广岛和长崎市摧毁。顺便说下,他们制造了先例。
我提醒一下,二战期间,美国与英国在没有任何军事必要的情况下,将德累斯顿、汉堡、科隆和许多其他德国城市变成了废墟。这样做是明晃晃的,我重复一下,没有任何军事上的必要性。目的只有一个,就像对日本核轰炸那样,是为了恫吓我们国家和整个世界。
美国以野蛮的“地毯式轰炸”、使用凝固汽油弹和化学武器,在朝鲜和越南人民的记忆中留下可怕的印记。
迄今为止,对德国、日本、韩国和其他国家进行实际占领,同时厚颜无耻地将他们称为平等的盟友。请听我说!很有意思,这是是什么样的盟友关系?整个世界都知道,正对这些国家领导人和头号人物进行跟踪,不仅在办公场所、在居住场所也安装了窃听装置。这是真正的耻辱。对那些这样做的人和那些像奴隶般温顺接受如此蛮横无理者来说,都是耻辱。
他们将针对自己附庸的命令和祖鲁及侮辱性的呵斥称之为欧洲大西洋团结,将生物武器研发和对活人、其中包括在乌克兰的实验,称之为崇高的医学研究。
正是由于他们的破坏性政策、战争和抢劫,才引发今天大规模的移民潮, 数百万计的人在试图抵达欧洲时遭受剥夺、虐待,数以千计的人死亡。
现在正从乌克兰运出粮食。以“为世界贫穷国家提供粮食安全”为借口,粮食运到哪里去了?哪里去了?都运往那些欧洲国家了。仅有5%去了世界贫困国家。这又是谎言和直接的欺骗。
小麦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4.06.2022
德国农业部长:5月欧洲仅从乌克兰收到170万吨粮食
实际看,美国精英在利用这些人的悲剧,去削弱自己的竞争对手,去摧毁民族国家,包括欧洲、也包括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其他有着几百年历史国家的认同感。
华盛顿要求对俄罗斯实施新的制裁,欧洲大多数政治家恭顺地认同这点。他们非常明白,美国在推动欧洲放弃俄罗斯的能源载体,同时去占领欧洲市场,他们都清楚,欧洲精英对此都心知肚明,但倾向于为他人利益服务。这已不再是奴性,而是对他们人民的直接背叛。但上帝保佑他们,这是他们的事情。
但对盎格鲁撒克逊人来说制裁是不够的,他们转而进行破坏活动。也许,但事实是,对通过波罗海海底的“北溪”天然气干线管道实施了爆炸,实际上,是毁掉了全欧能源基础设施。所有人都清楚对谁有利,当然,谁有利就是谁干的。
美国的强权基于蛮力和拳头法律。有时包装精美,有时没有任何包装,但本质都是一样的,是拳头法律。因此在世界各地部署和维护数百个军事基地,北约不断扩张,试图组建新的军事联盟,如 AUKUS 等。华盛顿-首尔-东京建立军事政治关系的工作正紧锣密鼓。所有那些拥有或试图拥有战略主权和有能力向西方霸权提出挑战的国家,自动被列入敌人的行列。
国际原子能机构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6.09.2022
俄罗斯支持中国在国际原子能机构讨论中对AUKUS的立场
美国和北约的军事学说,正是建立在这些原则之上,不多不少,要求完全控制。西方精英们虚伪地提出他们的新殖民计划,甚至假装和平谈及某种遏制,这样狡猾词句从一种战略过渡到另一个战略,但实际只是一件事:对任何主权发展中心搞破坏。
我们听到过遏制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的言论。我认为,紧随其后的是亚洲、拉丁美洲、非洲和中东其他国家,同样也包括美国目前的伙伴和盟友。我们知道,不管喜不喜欢,他们也在对自己的盟友实施制裁;一会针对一家银行,一会又针对另一家银行,这种实践在还将不断扩大。他们的瞄准对象包括所有人,其中包括我们最近的邻居—独联体国家。
与此同时,西方显然在很早之前已将愿望当成真事。他们认为,对俄罗斯实施制裁闪电战,能够再按照自己的意愿构建整个世界。但事实证明,如此美好的前景并没让所有人兴奋不已,满意者可能是那些彻底的政治受虐狂和其他非传统国际关系形式的崇拜者。大多数国家拒绝“行举手礼”,选择与俄罗斯合作的理性之路。
西方显然没想到他们会如此顽固。他们只是习惯照搬套路,肆无忌惮地对待一切:敲诈、贿赂、恐吓,并说服自己这些方法将永远有效,犹如已经僵化和冻结在过去一样。
此类自信,不仅仅是臭名昭著自身例外、而且是西方真正“信息饥荒”的直接产物,尽管这当然令人惊讶。他们用极具侵略性的宣传,像戈培尔那样肆无忌惮地撒谎,将真相淹没在神话、幻想和虚假的海洋中。谎言越令人难以置信,就越容易相信它,这就是他们以此为原则的行为方式。
但是,无法用这些印制的美元和欧元、用这些纸去养活大家。而西方社交网络虚拟的、夸张的资本化,无法为住所供暖。我说的这些是重要的。我刚才所讲中同样重要的是:用纸币谁也养活不了,需要粮食;用这些夸大的资本化,无法为任何人供暖,需要的是能源载体。
因此,欧洲的政治家不得不说服自己的同胞要少吃、少洗,在家里穿暖衣服。那些提出“为何是这样”公正问题者,很快被宣布为敌人和极端主义者。将矛头指向俄罗斯:谁是他们所有悲剧的根源。再次撒谎。
我想特别强调:完全有理由相信,西方精英不准备寻找建设性的方式摆脱世界粮食和能源危机,这些危机是他们的过错,是他们多年政策过错的结果,远早于我们在乌克兰、在顿巴斯的特别军事行动。他们不想解决不公正和不平等问题。令人担心的是,他们准备利用其它已经习惯了的方法。
天然气钻井平台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4.09.2022
国际能源署负责人:能源危机可能破坏欧洲团结
值得一提的是,西方通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从20世纪的各类矛盾中走出。美国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所获利益,最终克服了大萧条,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并向全球施加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权力。上世纪80年代已经熟透了的愈演愈烈的危机,西方很大程度上,是借助于把握已经解体了的苏联遗产和资源才克服了危机。这是事实。
现在,为了再次从矛盾症结中走出,他们需竭力摧毁俄罗斯和那些选择主权发展之路的国家,以便更多地掠夺其财富,以此去封堵自己的漏洞。如果不能实现,我不排除,他们会企图将此体系毁掉,然后将一切归咎于此,或上帝保佑,决定利用众所周知的公式:“战争将报销一切”。
俄罗斯明白自己对国际社会的责任,并将尽一切努力让那些头脑发热的人清醒过来。
显而易见,目前的新殖民模式将以失败告终。但我重复一下,其真实的主人将坚持到最后。他们除了这个抢劫和敲诈勒索体系外,没什么可向世界提供的。
事实上,他们唾弃数十亿人、大部分人类享有自由和正义、自行决定自己未来的自然权利。现在,他们完全转向了对道德规范、宗教和家庭的彻底否定。
让我们自己来回答不同寻常的问题。我现在想重新向我国的所有公民、不仅是在座的同事,而是向全体俄罗斯公民提问:我们是否想,在我们国家、在俄罗斯,代替爸爸和妈妈的,是“一号父母”、“二号父母”和“三号父母”(完全疯了吗!)。难道我们希望,从初中开始就将导致退化和灭绝的变态行径强加给我们学校的孩子吗?向他们灌输,除女性和男性外还有其他性别,并提出可接受变性手术?难道我们想给我们国家、我们孩子这些东西吗?对我们来说,这是不能接受的,我们有另外的、自己的未来。
我再说一遍,西方精英的专制是针对所有社会的,包括西方国家人民。这是在挑战所有人。这种对人的彻底否定、对信仰和传统价值观的颠覆以及对自由的打压,已有“逆向宗教”特征,是彻底的撒旦教。耶稣基督在登山宝训中谴责假先知时说:“凭他们的果子,你就能认出他们”。这些毒果对所有人来说都显而易见,不仅是我国的人,而且是所有国家,其中包括对很多人和西方自身来说。
世界已进入革命变革时期,这些变革具有基础性。新的发展中心正在形成,他们代表大多数、大多数国际社会,并准备不仅宣示自己的利益,同时准备保护他们,并将多极化视为加强其主权的机会,从而获得真正的自由、历史前景,以及自己独立、创造性独特发展与和谐进程的权利。
正如我所说,在世界各地,包括在欧洲和美国,我们有许多志同道合者,我们正感到和看到他们的支持。在各国和社会内部,正按照自己的特性发展解放和针对单级霸权的反殖民运动。其主观性只能增长,正是这种力量,将决定未来的地缘政治现实。
今天,我们正在为公正和自由之路而战,首先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俄罗斯,为了让专制主义永远成为过去。我相信,各国和人民都明白,基于例外性、压制其他文化和人民的政策,本质上是犯罪,我们必须将这可耻的一页翻过去。已经开始了的西方霸权崩溃是不可逆转的,我再重复一遍:以前那样已不复存在。
命运和历史呼唤我们前往的战场,是为了我们人民的战场,是为了伟大的历史俄罗斯的战场(掌声)。为了伟大的历史俄罗斯,为了子孙后代,为了我们的孩子们、孙子们和曾孙们,我们必须保护他们免受奴役,免受旨在摧毁他们意识和灵魂的可怕实验。
我们今天战斗,是为了任何人永远都不要去想,将俄罗斯、我们的人民、我们的语言、我们的文化从历史中夺走和抹去。今天,我们需要整个社会的凝聚起来,而这种凝聚力,只能建立在主权、自由、创造和正义基础上。我们的价值观是博爱、仁慈与同情。
我想用真正的爱国者伊万·亚历山德罗维奇·伊里因的话来结束我的演讲:“如果我认为俄罗斯是我的祖国,那就意味着我用俄语去爱、观察与思考,用俄语唱歌和说话;我相信俄罗斯人民的精神力量。它的灵魂是我的灵魂;它的命运是我的命运;它的苦难是我的痛苦;它的兴盛是我的快乐。”
这些话的背后是伟大的精神选择,我们祖先很多代人,千年的国家观念中一直遵循这个选择。今天我们正做出了这个选择,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州的居民已做出这个选择。他们选择与自己的人民在一起,与祖国在一起,与祖国共命运,与祖国一起赢得胜利。
真理属于我们,俄罗斯是我们的后盾!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