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遏制中国的新花招得不到南太国家支持

© 照片 : NASAСоломоновы острова
Соломоновы острова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0.09.2022
评论
美国正在鼓动盟友加强其在大洋洲的影响力。“蓝色太平洋伙伴”(PBP)成员想要决定南太平洋岛国的命运。
在拜登于 9 月 28 日至 29 日与南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会晤之前,美国将与 PBP 合作伙伴进行磋商。“蓝色太平洋伙伴”活动将于 9 月 22 日在联合国大会期间由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主持。PBP 非正式小组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和英国。印度拥有观察员地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称,还有几个国家将加入他们的行列。路透社报道了 PBP此次在纽约的磋商。
白宫发言人说,举行“蓝色太平洋伙伴”活动是为了改善对该地区援助的协调合作。然而,正如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钱峰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的那样,这些承诺与创建“蓝色太平洋伙伴”的目标相违背。钱峰专家说:

“可以想见,美国等一些国家此次将会以“基于规则的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正在面临挑战”为旗号,打着所谓共同帮助南太岛国应对‘气候危机、全球卫生、灾害救援、海事安全、基础设施建设、网络空间合作、教育EDGE和清洁能源’等光鲜亮丽的幌子,信誓旦旦宣称要去弥补所谓‘解决太平洋地区基础设施赤字、信息和通信技术短板、海上安全能力不足’的问题,共同建设一个美国牵头的这个‘小圈子’所期望的‘自由、开放、繁荣’的印太地区。

然而再光鲜的外衣也遮不住狐狸的尾巴。6月25日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日本五国宣布建立‘蓝色太平洋伙伴’倡议。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继‘美日印澳’四国机制(Quad)、美英澳三方安全伙伴关系(AUKUS)之后,美国最新推出的又一个小团伙。目的就是为了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阻扰中国与南太岛国的正常合作,排斥中国在南太地区的存在。6月23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在‘蓝色太平洋伙伴’(PBP)成立前夕曾口无遮拦地表示,美国就是要“在这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地区抗衡中国。”

面对来自中国的竞争,“蓝色太平洋伙伴”承诺改善对该地区援助的协调。库尔特·坎贝尔称美国合作伙伴对中国日益增长的野心感到担忧,似乎中国正在寻求扩大其在该地区的存在。然而,正如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东南亚、澳大利亚和大洋洲中心专家阿尔乔姆·加林所说,背着地区国家自身协调援助,意味着PBP集团实际上宣称自己是他们命运的仲裁者。阿尔乔姆·加林专家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就此评论道:

“‘蓝太平洋伙伴’倡议本身,以及联合国大会期间的会议,在很多方面都是矛盾的。 PBP 会议仅涉及五个国家代表的磋商。这意味着这五个国家企图在一个狭窄的圈子内决定大洋洲的未来。当然这对于有 14 个国家和几个自治领地的大洋洲来说,看上去非常荒谬和矛盾。他们当然应该参与这个过程,但华盛顿和堪培拉决定背着位于那里的国家讨论该地区的问题,明确表示他们是那里的领导者和命运的仲裁者,无需与其磋商,也无需邀请这些小国代表参加。

与‘蓝太平洋伙伴’不同,中国与该地区国家密切协调合作和援助计划,王毅外长近期出访南太平洋和东帝汶就体现了这一点。然而,王毅此次行程受到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指责,因为他们想将中国赶出该地区。但他们无视太平洋国家通过深化与中国的合作来实现外交关系多样化的愿望。”

钱峰专家强调,太平洋岛国将中国视为发展和繁荣的伙伴和帮手,不像美国将南太平洋视为自己的“后院”。钱峰专家说:

“众所周知,南太岛国本来就有自发成立的太平洋岛国论坛(PIF),目的是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而美国等国倡导成立PBP,则是试图向南太岛国强加亲疏有别的合作伙伴等级制度,破坏以‘广交友,不树敌’原则建立的既有地区架构,干涉南太岛国与大国打交道的现有机制。

南太国家从来不是哪个大国及某些国家的‘后院’和附庸,作为主权独立的国家,他们有权根据自身情况做出自己判断,不希望任何国家帮助他们时附加政治条件。可是,偏偏美国就把南太视为自己的‘后院’,大搞‘门罗主义’,以殖民者心态,在看到南太岛国与其他国家进行合作发展时就心里不舒服,零和博弈、冷战思维心态作怪。

中国支持的是国际关系民主化、多边主义和联合国核心地位,反对的是单边霸凌、殖民心态和对中小国家颐指气使。在太平洋岛国,中国始终是和平稳定的维护者、发展繁荣的促进者。中国同太平洋岛国的合作和友谊顺应和平与发展的历史大势,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与大洋洲国家发展经贸往来,在没有任何政治条件的情况下与他们开展经济合作。而美国实际上只有在与中国竞争问题出现时才想起这个地区。阿尔乔姆·加林专家指出,如果说中国是以该地区自身发展的利益为主要考量,系统地发展合作,那么美国则是企图从其地缘战略位置利用该地区。阿尔乔姆·加林专家接着说:

“这不太可能得到岛国的积极回应。他们的利益与美国、澳大利亚和蓝太平洋集团其他成员的计划存在分歧,包括在安全问题方面。在大洋洲,安全主要被理解为国家管理、医疗、教育、基础设施的安全,主要威胁不是来自中国的威胁,而是自然灾害。相反,美国是为了以中国威胁为借口将该地区军事化,为此建立了AUKUS联盟。而美国人理解的安全,是为了确保他们在密克罗尼西亚的地位,是确保他们的盟友——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安全。中国为这些岛国推出了另一种政策,进而使他们能够通过更多地参与更广泛的亚太地区事务来加强自身安全。这恰好符合太平洋国家的雄心和需求,因为他们在开展经贸合作时才感到更加安全。”

PBP小组成立于今年6月。白宫承诺,该倡议是基于对该地区的承诺。然而,该小组没有与太平洋国家发展和促进长期经济合作的具体计划。显然美国或该小组的其他参与者都没有对其经济、基础设施和气候项目进行投资的机会。PBP由美国人发起,其目的不过是为了将其盟友更坚定地拉入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博弈中,试图遏制中国或将其赶出该地区。目前美国也正是这样做的——企图利用其盟国(主要是澳大利亚)的威望或经济和外交影响力来加强自己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
所罗门群岛不希望AUKUS国家舰船出现在本国港口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6.08.2022
所罗门群岛不希望AUKUS国家舰船出现在本国港口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