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政府誓言实现核潜艇目标,对华敌意有增无减

© AFP 2022 / TED ALJIBE 中国南海
中国南海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7.06.2022
评论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表示,澳大利亚承诺的核动力潜艇是国家安全的“根本”,他发誓要提供必要的资金来“实现这一目标”,这一承诺可能会推动国防开支达到GDP的3%或更高。中国专家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澳大利亚建造核动力潜艇的目标直指中国。这番表态暴露出澳洲新政府继承了上一届政府的反华战略,对华敌意有增无减。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澳国防部长理查德·马尔斯(Richard Marles)说,阿尔巴尼斯政府“完全致力于做必要的事情”,以交付承诺的8艘核潜艇。他说:

“我们致力于下一代的潜艇,也就是核潜艇。这是我们在野时做出的决定,我们理解其中的含义。”

交付AUKUS(奥库斯)潜艇计划的成本将是巨大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 认为,8艘澳大利亚制造的核潜艇可能需要1170亿至1710亿澳元,额外的监管和基础设施成本可能会增加数百亿的费用。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于2021年9月宣布建立新的军事伙伴关系AUKUS(奥库斯)。该联盟首要目标是由英、美两国协助澳大利亚建造一支核动力潜艇舰队。因此,澳大利亚有望成为继美国、俄罗斯、中国、英国、法国以及印度之后的第七个拥有核动力潜艇的国家。
有说法称,澳大利亚此举是为了制衡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纽约时报》直接指出,如果该计划实现,澳大利亚可能开始例行巡逻,范围最北可至台湾。华东师范大学亚太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弘教授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通过“奥库斯”开始建造和组建一支核动力潜艇舰队,其目的就是加强远程作战能力,为在南海、台海同中国发生武装冲突做准备,而新政府的表态说明其全盘继承了上届政府的这一战略思维。

他说:“近年来,澳大利亚追随美国以反华、遏华为目的的‘印太战略’,无视中澳两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将中国视作军事对手,盲目扩充军备。新政府上台后,对中国采取了咄咄逼人的军事姿态,继在南海制造军机事件之后,澳国防部继续推进莫里森政府的核动力潜艇计划,表明澳方对华敌意有增无减。”

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内塞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3.05.2022
澳大利亚新总理上任,中澳关系将如何发展?
据了解,澳大利亚是《核不扩散条约》的签署国,该条约禁止其获取或部署核武器。而核动力潜艇是以核反应堆为动力来源的潜艇,美国同意向澳大利亚供应作为核潜艇动力源的浓缩铀,但不会在澳大利亚生产。对此,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曾强调:

“问题的本质在于,如果该计划得到实施,那就意味着,美国和英国作为两个核国家,将向非核国家澳大利亚转移武器级铀。这会是对核不扩散条约漏洞的恶意利用。”

今年6月6日,国际原子能机构召开理事会,会议通过议程,第三次决定以正式议题形式讨论美英澳核潜艇合作(AUKUS)问题。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王群大使在通过上述议程后接受中外记者采访时强调,美、英、澳三国核潜艇合作所涉核武器材料不能游离在国际防扩散体系之外,必须认真听取国际社会和机构的正义呼声,切实履行法律义务,立即向机构全面申报上述核武器材料转让的各相关情况。
尽管美国总统拜登和澳大利亚前总理莫里森表示,澳大利亚不会使用核武器来武装潜艇,这些潜艇将只会携带常规的潜射巡航导弹,但陈弘教授强调,核动力潜艇也是武器,澳大利亚同时获得了核浓缩技术,也就具备了制造核武器的能力,这将为世界带来极大的不安定因素。

陈弘教授说:“南太平洋是无核地区,在这个地区建造和装备核武器十分危险,会颠覆该地区的安全和稳定态势,打破地区力量均势。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毫无必要地将自己卷入大国竞争的对抗局面,为自身带来安全威胁。如此不计代价、不惜成本,损害本国的利益,最终只是为了维护和加强美国的霸权地位。”

陈弘教授指出,堪培拉需要更大的政治智慧形成和制定其外交与安全政策。他强调:

“澳大利亚新政府需要理性看待中国和中国的发展,不应该将自身安全和利益同美国战略全盘捆绑在一起。”

在回应澳大利亚在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框架下发展核潜艇相关问题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是冷战思维、双重标准和藐视规则的体现,其政治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将大国对抗和集团政治引入本地区,挑动地区阵营对立,逼迫地区国家选边站队;就是要用早已过时的冷战思维冲击以东盟为中心的区域合作架构,破坏地区繁荣稳定;就是要打造以美为中心的地区规则秩序,维护美国的主导地位和霸权体系;就是要挑战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为基石的国际核不扩散体系,服务美国的地缘政治私利。
澳大利亚担心中国在大洋洲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4.06.2022
澳大利亚担心中国在大洋洲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