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俄罗斯:商界迎来新机遇

© Sputnik / Vitaly Ankov俄罗斯需要中国生产个人卫生用品设备
俄罗斯需要中国生产个人卫生用品设备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2.04.2022
评论
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战为与中国合作打开了新的机会窗口。北京未参加非法制裁,并多次表示,愿意和莫斯科发展正常的经贸关系,而且见诸于实际行动。那么,中俄商界彼此感兴趣和互利的地方在哪里呢?
中国公司伸出了援手
设想一下,某家公司在国外订购了设备。根据合同,预付款已完全支付,甚至,部分设备已经安装,一切都非常的顺利。突然,发货终止了,买家陷入究竟发生什么了的困顿之中,但没有答案。外国卖家不解释原因即终止了合同
故事并非杜撰,这是一份于2022年3月签署了的合同。据北京中俄金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驻俄代表处负责人阿尔杜尔·阿科比扬介绍,某家俄罗斯大型农业集团,在德国为奔萨州的养禽场订购了设备,交易额不菲:按计划,该综合体年产20.7万吨火鸡肉。阿科比扬认为,德国供应商无论有怎样的政治上的借口,此决定都与文明营商没有任何关系。
© 照片 : 阿尔杜尔·阿科比扬阿尔杜尔·阿科比扬
阿尔杜尔·阿科比扬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2.04.2022
阿尔杜尔·阿科比扬
他说:
“似乎,德国放下了拦路杆,信件不回,电话不接。怎么会这样呢?客户的钱已经付了,而且部分设备已经订购,这突然决定不想与俄罗斯人合作了,犹如雪降头顶。产品并非军民两用,既不是光学也不是电子,而是最普通的民用商品:饲养火鸡的设备。俄罗斯订购者请中国公司帮忙,供应可替代德国的设备。中国青岛一家公司有此能力。产品质量不差,而且有的地方还优于德国同类。中国公司的工程师很快整理出技术链条,从禽类饲养,到宰杀和半成品包装。中国公司在俄罗斯公司困难时伸出了援手。要知道,任何一个投资项目都有自己的实施计划,因德方伙伴不尽责,俄罗斯的农工综合体将损失巨大。”
中国设备已非10年前
北京中俄金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是中国很多大型机械制造公司在俄罗斯和独联体的区域代表。在市场上已有运行了12年时间,在此期间,为俄罗斯各地区32个项目提供了设备,其中有谢尔吉耶夫镇郊外工厂一次性注射器无创伤针头设备;切尔克斯克和萨马拉建筑石膏生产线;圣彼得堡和卡卢加州的尿布生产设备;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两座米厂,以及摩尔多瓦共和国复合铝板厂年产100万平方米的设备,等等。
据北京中俄金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莫斯科办事处负责人阿尔杜尔·阿科比扬介绍,他们并不局限于设备供应,还帮助客户解决物流问题,提供购置设备保修和供后服务,将技术文件翻译成俄文。此前没有这样的服务。需要指出的是,中国设备本身与10-15年前相比已不在一个档位。现在,质量不逊色于欧洲同类,而且工程支持符合国际标准。因此,俄罗斯商界越来越经常地倾向于中国设备。
他说:
“我们的工作量非常大,唯一期待的是疫情尽快结束,这样有机会像以前那样,组织客户到中国参观。经验证明,交易能否成功,90%取决于买卖双方之间的交流。俄罗斯企业家和技术专家参观他们感兴趣的设备生产企业,看看设备运行状态,会解决很多问题。中国政府开放边界和允许商家互访,将大大促进中俄贸易的进一步提升。目前迫切的是,因西方公司从俄市场离开,中国商界迎来新的机遇窗口。”
增加与中国的贸易额,着眼点在哪里?
近年来,中俄贸易在稳定增长。两国首脑北京2月会晤时制定了新的目标,将贸易额从2000亿增加到2500亿美元。任务是现实的,而且,西方集体对俄罗斯宣布经济战,客观上在推动中俄两国的进一步拉近。罗高寿俄中研究中心主任谢尔盖·萨纳科耶夫与 卫星通讯社这样分享道。
© 照片 : 谢尔盖·萨纳科耶夫谢尔盖·萨纳科耶夫
谢尔盖·萨纳科耶夫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2.04.2022
谢尔盖·萨纳科耶夫
他说:

“俄罗斯从中国进口,首先增长的是工业设备。俄罗斯需要现代化车床,中国公司在此方面的商品非常多。大多数并不逊色于西方同类,而且质价比有时会更高些。中国愿意向俄罗斯供应市场上需要的所有设备,比如能源设备,其中包括钻机、采矿、建筑、农业机械和其它运输工具。总体上,中国准备向俄罗斯提供西方同类商品,以及自主品牌配件。

俄罗斯出口结构中,首当其冲的仍是能源载体—石油、天然气和煤炭。此类商品对华供应将大大增加。为此,需解决一系列物流问题,首先是如何向中国运送高品质煤炭。另外还有如何增加出口石油和天然气产品,其中包括化肥。同样,中国将增加在俄罗斯的加工企业投资,比如木材生产。在农业和食品领域,着眼点将集中在向中国出口小麦、植物油、大豆、肉类和糖果。从中国商界传来的信号看,有机会向中国出口所有被‘非友好国家’拒绝了的商品。”

尽管有制裁,中企仍愿与俄公司合作
俄中分析中心主任萨纳科耶夫在对两国合作前景进行分析时指出,很多中国公司准备在俄罗斯建“交钥匙”工厂,而且自行融资。比如大型金属耐火材料企业-- 河南西宝冶金材料集团,正在俄罗斯中部地区的利佩茨克州自建工厂,而且已经获得“利佩茨克”经济特区的纳税单位地位。该公司拟在2023年初启动首期。同样,中国车企Sokon公司也决定落户利佩茨克,俄罗斯工贸部已商定中国电动车在该地区的组装条件。
谢尔盖·萨纳科耶夫坚信,处理得当的话,中俄公司合作是非常互利的。成功的范例有很多,比如中交建集团(CCCC)已在俄罗斯深耕多年,目前在扩大自己的业务范围。比如,其子企业中国疏浚公司,有意参加伏尔加河-里海运河航道疏浚。
他认为,中国进一步发展与俄合作的坚定立场是不变的,但也不排除,近期双边贸易态势或有若干减弱。
他说:
“这与地缘政治无关。暂时,或因重新构建物流链和在变化条件下调整合作机制将出现临时性困难。我指的是,对俄制裁,可能迫使中国一些在美元区以西方市场为导向的大型中国企业,遵守制裁规则。俄罗斯企业家对此应理解,不要去敲已经关闭的大门。但不管这样,中国对俄罗斯商界敞开的大门已相当足够,合作的机会非常多,只是需要将之利用好。”
尽管西方反对,但中俄贸易在继续稳步上升。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2022年第一季度,贸易额同比增加了28.7%。考虑到去年取得的两国历史上创纪录的1468.8亿美元的贸易额,今年的数据是开门红。
俄罗斯电子行业是西方制裁的第一个靶标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5.04.2022
俄罗斯市场:中国微电子厂家能否替代西方公司?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