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银行家上调对中国增长的预测

© REUTERS / Mike Segar JP Morgan Chase & Co
 JP Morgan Chase & Co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7.12.2021
摩根大通银行(JP Morgan Chase)上调了对四季度中国GDP 增长的预测。根据新的预测,四季度中国GDP 将增长 4.9%。公布的 11 月统计数据显示,经济出现了一些正面转变。尽管存在外部压力和系列结构性问题,但投资者乐观看待复苏前景。
Женщины в масках на фоне графика ВВП Китая, Пекин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4.12.2021
投资者期待着中国经济的复苏
11 月的宏观经济指标喜忧参半。一方面,工业生产令人鼓舞,同比增长 3.8%,好于分析师的预测。另一方面,零售表现出低于预期的动态——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 3.9%,尽管专家预计增长 4.6%。就连11 月的促销季也没能帮助零售销售。汽车市场不景气——由于芯片短缺和复杂的经济形势,汽车销量减少。制造业和房地产市场投资小幅回落。尽管所有这些领域都显示出正面动态,但增长速度逐渐下降。
然而,摩根大通的分析师上调了对四季度增长的预测。能源危机还是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由于煤炭短缺,能源市场波动,中国许多省份被迫实行限电。工业家被建议把生产过程切换到夜间模式,以免陷入能源消耗的高峰期。一些工厂完全停产。中国当局采取积极措施解决问题——增加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各个邻国进口煤炭和电力。此外,扩大消费者电价可能波动的范围,对高耗能行业彻底实行市场定价。解决能源问题是工业快速复苏的关键。这可以解释摩根大通的乐观态度。
在不久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中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合作研究部主任刘英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仍然是最重要的不确定性因素,它对经济活动施加了重大限制。
“第一,疫情冲击是抑制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的客观原因,包括封城、限制出入境等防疫措施对进出口、消费、餐饮业、影视业等各方面都会带来负面影响,对产业链的韧性也是一项考验。第二,从政策环境的角度来看,全球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态势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加剧了需求和预期疲弱的问题程度。另外,美联储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经济也带来了一定的影响。第三,我国目前处于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过程中,今年欧美物价飞涨,包括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而我国部分地区在实现双碳的过程中,有的地方一刀切,新能源还没跟上就断掉了传统能源,加剧了能源紧缺,导致拉闸限电也是三季度数据下行的原因之一。此外,从数据角度来看,去年第三和第四季度的基数较高,相比之下也会显得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的数据比较放缓”。
中国难以很快实现芯片进口替代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5.12.2021
中国难以很快实现芯片进口替代
尽管如此,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完全是稳定的。与其他一些采取积极货币刺激措施的国家不同,中国仅限于对某些部门进行有针对性的支持和财政刺激。这使得确保更稳定的发展成为可能,远离激烈的跃升和下跌。说实在的,经济增长质量和数量,发展与安全,产业链、供应链稳定高效也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框架下确定的那些主要引入线,下一年的经济政策将在考虑这些因素后制定。重点将放在保就业和基础设施发展上。刘英说,离开结构性改革是不行的。
“近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七大政策,更是从宏观、微观、结构、科技、改革开放、区域、社会等方面作出具体部署,将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有机结合,为稳定发展大局保驾护航。我们可以看到,将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经济工作的主线,与需求侧的管理相结合,把跨周期和逆周期的调节相结合,包括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也是在密切配合。比如降低存款准备进率与提高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以应对外部环境的变化相结合,在货币政策方面为经济增长、充分就业和稳定物价营造稳健甚至略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实施新的减税降费举措,加大对制造业、绿色发展、中小微结构性的普惠性政策力度。
另外从需求侧的三驾马车的角度,刘鹤副总理强调要适度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这说明新老基建在2022年将比过去有较大幅度的增长,政府作为撬动的资金投进来,加大民间资本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消费方面的升级在持续推进,中国已经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进出口方面,随着RECP的签署和中老铁路的开通,我们与东盟国家的联系将更加密切,全球最大的自贸区正在形成,包括欧亚整个经济体也将更加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拉动产业贸易的大幅增长。
应该说无论从供给侧需求侧、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还是跨周期和逆周期的调控,2022年的经济增长完全可期,预计能够达到增长率在5%以上的水平”。

Министр торговли США Джина Раймондо на брифинге в Вашингтоне, округ Колумбия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3.12.2021
美国在亚太寻找遏制中国经济影响力的新机制
尽管中国与“集体西方”之间存在某些政治矛盾,但大型投资公司仍将赌注押在中国。首先,按照当局的声明,监管机构将实施温和的货币政策,这意味着与奉行超低利率政策的国家的证券相比,投资中国有价证券将带来更多收益。此外,今年所通过的针对平台公司、科技巨头、金融科技公司新经济领域的标准监管,从长远来看,将整顿中国商界的活动,使本土和外国参与者具有平等的游戏规则。最后,庞大的中国市场和中产阶级的逐渐壮大使中国成为公司营业额增长的最重要来源,因此商界不能忽视这样的机会。
中国当局而言也宣布奉行提高经济和国内市场开放度的方针。这实际反映在中国力争扩大本国在各个国际贸易协会中的存在上。中国已经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框架下达成了协议,且正式递交了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申请。尽管大流行造成了各种困难,但中国的跨境投资活动仍然增加,这对区域参与者来说尤其重要。例如,2020年,中国对东盟(ASEAN)国家的直接投资增长52%,达到144亿美元。
外国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的投资也有所增加。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今年前10个月,对华直接投资增长17.8%。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一项调查显示,绝大多数海外公司2021年在华经营都是盈利的。超过40%的受访者计划在未来一年增加对华投资。目前,摩根大通、高盛(Goldman Sachs)、贝莱德(BlackRock)等最大的投资公司已经增持股份,扩大了在中国市场的存在。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