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势而上:美国投资机构建议向中国投资

© AP Photo / Eugene HoshikoChinese investors
Chinese investors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0.08.2021
美国贝莱德投资公司(BlackRock)建议投资商们不再把中国看成是发展中市场,将中国证券在其投资组合中的份额增加两到三倍。该公司认为,中国是世界第二大股票和证券市场,具有很高的稳定性。同时,贝莱德并不认为中国是发达国家,但考虑到中国抗疫和恢复经济所取得的成就,对华投资具有很好的前景。

初看起来,贝莱德公司发出的呼吁,在中美关系总体背景下是不合逻辑的。美国政府在持续对中国公司打压,通过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要求所有在美国股市上市的公司,向审计部门公开所有权结构、管理结构和其它数据。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中国法律,企业不能公开敏感数据,比如自己使用者和外国伙伴的资料。否则,将对国家安全产生威胁。

汇丰银行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9.08.2021
西方大行在商业受压的背景下支持中国
因此,中国企业在美国股市的前景存疑。事实上根据《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如果一家公司三年内未向审计师提供所需信息,或该公司以任何方式被中国政府关联机构拥有或控制,它可能会走退市程序。不久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又火上浇油。委员会主席加里·詹斯勒宣布,暂停与中国公司相关的离岸壳公司 IPO 审批程序,后者通过该程序上市。詹斯勒警告投资者,投资中国证券的风险越来越大。

在此背景下,美国市场开始出现对中国公司证券的空头趋势。纳斯达克金龙指数连续第六天下跌。与 2 月份的峰值相比,MSCI 中国指数下挫近三分之一,而标准普尔 500 指数同期上涨了 13%。

然而,贝莱德则相反,多次呼吁增加对中国证券的投资,以及增加中国证券在世界指数中的份额。 目前,MSCI全球指数中中国公司证券的总权重为4.2%。中国企业面临的压力是出于政治动机,而投资者主要是出于经济考虑,他们的主要目标是盈利。政信投资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何晓宇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中国经济正稳步增长,因此中国证券被认为是有吸引力的资产。

    他说:“中美之间博弈导致美国在各方面对中国进行遏制或打压,这在经济领域的很多方面也有体现。包括在资本市场延续特朗普所谓的脱钩政策,比如阻碍或延迟中国企业的赴美上市,甚至是有禁止的趋势。在这一大背景下,从美方的角度来看,遏制中国的战略主要是服务于政治目的,带有一定的政治色彩。而西方的投资研究机构认为中国市场仍然值得投资,是基于纯经济角度的考量。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在规模和复杂程度上已经有了蓬勃发展,无论是成熟度还是回报率都较高,而且我们也在加大对外资的引进。在投资能有高回报,甚至高于美国或其他国家的前提下,西方研究机构自然会鼓励外资提高对中国投资的配置,毕竟资本具有逐利性。”

乔治·索罗斯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9.08.2021
索罗斯基金和美国大型投资公司卖出中国股票
一方面,贝莱德对中国的兴趣可以归因于公司自身的商业动机。贝莱德成为首家获得中国政府许可在中国市场设立共同基金的海外投资公司。但除贝莱德之外,其他西方投资大鳄也在争夺中国。高盛与工商银行成立资产管理公司。瑞银集团、野村控股、瑞士信贷也力争将其在中国的份额扩大至半数以上。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将中国股票和债券在其投资组合中的份额,一年内增加了 40%,达 8000 亿美元。首先,中国经济的良好势头吸引了投资者。2020年随着国内抗疫取得阶段性成果,中国GDP增长2.3%,是G20国家中唯一的积极指标。此外,中国与西方国家不同,坚持温和的货币政策,不采取量化宽松政策。这可以使利率比美国和欧盟高出很多。同时,中国证券的可靠性与西方国家的同类产品差别不大。

然而,大量的外资流入也给中国带来了一定的风险。何晓宇指出:“大量引进外资不能说完全没有风险,如果管理不善或监管不力,无疑是会带来一些风险。不过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情况,我们敢于加大力度引进外资,自然也是做好了风险评估。从大局角度来看,我认为是不会给资本市场带来多少风险,因为我们完全有能力在外资进入市场的过程中管控好风险。不过就部分企业而言,外资的进入加大了竞争力度,甚至存在被外资收购的可能性。这种风险一般是不可能完全被回避的,而且市场经济也是优胜劣汰的过程。我们不能因为这种微观层面风险的存在,就放弃引进外资。”

美国企业要求继续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9.08.2021
美国企业要求继续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
在人民币走强、中西方关系恶化导致政治风险增加的情况下,中国企业越来越倾向于用本币引资。因此,北京Pendata.cn财经资讯统计数据表明,如果2020年中国互联网创业公司引资占比近40%,那么今年7月份这个数字上升至70%,8月份是100%。很大程度上,中国政府也推动了这一趋势。当局正在努力降低外汇风险对当地公司的影响,同时扩大在中国引资的机会。

中美之间的贸易、经济和技术对抗,当然对两国的投资合作起不到刺激作用。在美国以退市威胁中国企业,而北京又不敢向外国合作伙伴开放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情况下(现在超过100万用户的企业赴海外 IPO 前,必须通过中国国内的审计),中国企业将寻求在大陆和香港市场引资,这也会导致美国投资者难以分享我国优秀企业发展过程中的红利。故而本月初,美国商界代表致函拜登政府,敦促白宫加强与中国建立贸易关系谈判。他们强调,两国对抗造成的最大损失由企业承担,最终将由美国消费者承担。由此可见,美国商界的态度与投资机构一致,合作双赢才符合发展趋势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