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5 2020年10月29日
社会
缩短网址
0 0 0

“hāo háo hăo hào”, 透过窗子,听得到一群俄罗斯孩子在跟老师学习汉语音调,许多孩子二声和三声怎么读都是一样的,这可难坏了他们,可他们脸上认真的表情透露着对这一遥远东方语言莫大的兴趣。

548中学7年级的中文课
© Sputnik / Sergey Pyatakov
提到外语学习,每个人都不陌生。我们生活在一个文化多元的世界,语言沟通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基本方式。今天的中国和俄罗斯处在相互间关系最好的阶段,无论是国家高层合作,还是民间交流,都在蓬勃发展。越来越多中国人来俄罗斯求学,也有越来越多俄罗斯学生出现在中国高校校园里。
     众所周知,俄语和汉语都被公认为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如能从小学习,将会事半功倍。对中国人来说,想到俄罗斯留学,首先需要解决语言问题。对想去中国学习的俄罗斯学生自然也是一样。两国的外语培训班数量众多,不过,把汉语学习和俄语学习结合起来、从小培养语言人才、为学生提供语言学习和留学交流等多项目服务的机构恐怕就为数不多了。在圣彼得堡就有一所这样的学校。今天,圣唐中文学校校长张硕颖就要带我们去看一看,他们是怎样“从娃娃抓起”,建立了一所全方位的语言学校。

圣彼得堡彼得大帝理工大学来到唐山举办俄语周
© 照片 : 圣唐中文学校
圣彼得堡彼得大帝理工大学来到唐山举办俄语周

     用张校长的话说,学校虽然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学校里既有中国人也有俄罗斯人;既有很多还在上幼儿园的小朋友,也有即将升入大学的高中生和已经在高校读书的大学生。校内开设了各种程度的汉语课和俄语课,许多俄罗斯孩子在牙牙学语的时期已经开始了汉语学习。学校的一个办学理念就是好的教育要从小抓起。关于汉语学习的低龄化,张校长这样说:

“我们的汉语课程比较丰富,我们开设了儿童汉语课程,针对学龄前儿童。现在中俄关系比较好,汉语学习低龄化越来越常见,因为家长对汉语比较重视了,有的家长会从2岁或者3岁就开始让孩子接触汉语,所以我们为这样的群体设计了课程。”

     此外,学校还开展各种中学生游学和研学项目。由于2018年俄罗斯将汉语列入了高考范围,俄罗斯人对学习汉语的热情愈发高涨,越来越多俄罗斯中学生选择汉语作为第一或第二外语。而在中国,高考的巨大压力和欧美国家昂贵的学费让留学俄罗斯成了性价比相当高的热门之选。在中国国内,他们以唐山一家教育集团为基地,辐射全国,在很多中学开设俄语选修课,有兴趣或有意愿留学的学生便可以选修这门课程,为将来到俄罗斯留学提前做好语言准备。学生们来到俄罗斯之后,除了大学的预科课程,也可以继续在圣唐学习俄语。俄罗斯也有多家中学加入了这个教育网络,输送学生到圣唐学校来学习,而圣唐的老师也会协助这些中学开办汉语课。

俄罗斯孩子们正在上汉语课
© 照片 : 圣唐中文学校
俄罗斯孩子们正在上汉语课

     在学生们考入了心仪大学之后,学校还会继续关注学生们的状况,及时了解他们的困难并帮助解决,这也给留学生家长吃了一颗定心丸。张硕颖校长说,她特别希望这里能像一个家一样,让学生们安心、家长们放心。

“现在中俄两国关系比较好,留学中心也特别多,(他们的)服务范围可能比较广,但不是很细致。我们会提供更细致的服务。因为家长更关心的是学生来了以后的生活和学习。所以我们除了在国内给出国留学之前的学生一些正确的引导和指导,在学生过来之后,还会给他们的生活和学习提供后续服务。比如说,我们会跟同合作的俄罗斯大学紧密联系,关注这些学生的生活,督促他们学习。而且在我们圣唐汉语学校,每周日10点到12点,我们向俄罗斯学生和中国学生免费开放一个‘唐·汉语俱乐部’,(学生)除了语言方面会增进,对中俄生活、中俄文化会有进一步的了解。在这个俱乐部,每次中国留学生来的时候,我们也会和学生面对面谈话、谈心,在聊的过程中了解他们的生活困难和学习困难,及时给予指导。我自己也留过学,所以对中国留学生心理和生活上的需要比较了解,想为他们做得更细一点,让他们在这里有家的感觉。虽然我们的能力有限,但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让他们觉得在这里生活并没有出国之前想象的那么难、那么遥远、那么恐怖。”

     张硕颖告诉我们,这个小小的“麻雀”学校提供的课程可谓一应俱全:儿童汉语、中学汉语、高考汉语、专门针对商务人士的商务汉语。全年龄段热爱汉语的俄罗斯人都可以来这里学习。除线下课程,还为远程学员提供线上教学。她说:

“我们除了线下一对一的课程,还有班级课程,也有线上课程。目前因为技术水平还不是很高,线上课程使用的是Skype,我们自己设计课件,为一些远在中国的学生和俄罗斯不方便来学校上课的学生提供课程。”

     张硕颖一谈起自己的学校就神采飞扬,她当老师的儿时理想在这里实现了。而她如今的理想,则不仅仅是当一名教师,而是把教育当作毕生的事业。这也并非普通的教书和办学,而是继续沿着前辈们的足迹,在古丝绸之路上,推进中国和俄罗斯现今的文化教育交流。谈起自己的理想实现之路,她说:

“我父亲特别热爱教育,也一直从事教育,我受他的影响一直也对教育事业充满热情。我毕业以后就回国了,一直从事教育。在机缘巧合下,我又回到了俄罗斯。回来以后,这种热情也没有减退,一直都在想开办这样一所学校。我比较幸运,遇到了我现在的合作伙伴,然后加入了他们。” 

     

由于中俄文化差异,寻找合作伙伴、同俄罗斯学校的合作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双方需要了解和沟通,有时难免会出现一些困难,减慢合作进程。但通过努力,许多高校、中学甚至幼儿园都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与我们学校合作的大学有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赫尔岑国立师范大学、圣彼得堡彼得大帝理工大学、圣彼得堡国立经济大学,还有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圣彼得堡国立交通大学、圣彼得堡瓦岗诺娃芭蕾舞蹈学院、圣彼得堡国立体育大学,我们现在和莫斯科的两所大学有合作——莫斯科友谊大学和俄罗斯普希金俄语学院,后者也是我的母校。和我们有合作的还有一些中学,比如圣彼得堡诺沃-杰维亚特金斯卡亚第一中学、圣彼得堡经济与法律中学、圣彼得堡切拉维切克中学,还有一所合作的幼儿园——圣彼得堡星途国际幼儿园。”

     汉语热也带来了中国文化热。把孩子送到汉语学校来学习的同时,家长们也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张校长看来,中国的语言文化正在俄罗斯迎来一个最好的时期。应家长们的要求,她还准备开设书法、绘画、剪纸等中国传统文化课程,为汉语及汉文化推广多尽一份力。她告诉记者:

“来我们这里上课的家长也特别多,他们也对中国文化感兴趣,我们的学校设计得比较中国风,他们特别喜欢,就会问:你看我们的孩子来你这儿上课了,能不能也为我们这些等待的家长提供一些课程呢?像书法、剪纸、彩陶制作,有没有这样的课程开设?我们说我们正在计划,但是还在筹备中。通过跟家长深入交谈,我们也了解到家长更需要哪一方面的知识。”

     张硕颖校长对自己从事的中俄双语教育事业充满信心。她说,在习主席“一带一路”倡议下,身处俄罗斯的她能够切身地感受到日渐增长的汉语需求,她愿意帮助这些未来的中俄文化使者们迈出交流的第一步。

 

关键词
学校, 汉语, 中文, 中国人在俄罗斯, 中国人在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