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5 2019年12月08日
专家:俄语教学在中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专家:俄语教学在中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 Sputnik / Evgeny Zagrebnov
俄中关系
缩短网址
0 72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北京9月20日电 中国俄语教学研究会副会长、首都师范大学俄语系主任隋然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中俄两国关系达到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水平,俄语教学在中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由中国俄语教学研究会和俄罗斯北京文化中心作为联合主办方之一的“中国对外俄语文学教学:发展趋势和前景”国际科学实践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期间,中国俄语教学研究会副会长、首都师范大学俄语系主任隋然接受了卫星通讯社记者的采访。

隋然说,“我个人从事俄语工作已经几十年了,我从1988年开始作教师,在88年之前我或者是上学,或者是在军队从事中苏军事上的一些谈判,作翻译。自从我进入大学从事俄语教学以来,我们的俄语始终是在往上走。”

他指出,到目前为止,中俄两个国家的关系达到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水平。俄语跟着这个趋势正常在走,正常往上在提高。但是这个高度、极限还没到,还有空间,还可以往上走。他认为,至少还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空间。而且,接下来的10年俄语还是会往上走,甚至15年,还是可以往上走的。他说,“到了15年之后,可能会到一个平台期,但也不一定是到头了,这也未必。因为,目前,世界上整个发展趋势来说,英语,我认为已经达到顶点了。今后,像俄语等这些重要的语言,将来会慢慢恢复它应该占有的一个份额,我相信,未来10到15年,俄语还是往上走的。”

谈到中国人学习俄语的难点,隋然认为,俄语是外部曲折性语言,它的特点就是形式变化多,它的变格、变位,词,尤其是动词,它的变化形态很多,还有动词体,这对中国人来说是很难的。

他说,因为汉语和俄语这两种语言有一个很大的不同。虽然语言总体来讲相同的地方大于差异的地方,语言本身的思维是统一的,但是语言的形式是不一样的。俄语跟汉语语言的形式是有差别的,中国人讲中文,是一个异向思维,它是靠逻辑关系、或者是靠一种形象的一种联想来表达自己的思想。而俄语是一个形式化非常严谨的语言,词和词之间的形式关系逻辑程度很高,这样对中国人来说就不适应。

因此,他解释说,“所以,我们中国有句话叫‘学习俄语是哭着进去,笑着出来’。一旦入门了,慢慢地,越学就会越明白,越学越清楚,而且不像中文、日语、朝语等等这些语言,是‘笑着进去,哭着出来’,就是进去了就出不来,很难出来。所以,俄语对中国人来说,难学,但是不是不可学,而且是完全可学。”

关于中国学生到俄罗斯留学,隋然表示,现在目前情况还是不错的,去的学生很多。已经去学成的,还有正在学习的,情况都属于正常状态。

但是,他认为,这方面的效果、规模,尤其是跟英语相比,还达不到它应有的程度。他说,这其中有很多原因,首先有经济发展水平的原因。比如说,俄罗斯相对西方国家来说,可能在老百姓的心目当中,它的经济发展水平可能对老百姓的吸引力小一些。但这不是主要的,因为中俄两国合作的空间非常大,两国的互补性特别强,所以中国仍然有大批的学生到俄罗斯去学习。因此,这个经济因素有些影响,但不是决定性的。

隋然指出,另外一个影响是两国之间经常所困扰的问题,就是“政热经冷”。他说,“就是我们的经济合作,目前还没有完全理顺,两国在这方面的合作受一定程度的影响,如果理顺了对中国学生到俄罗斯学习也是大有好处的。”

此外,他还认为,两国人民的了解还需要进一步加深。他说,对俄罗斯的情况,中国国内的老百姓,很多人是道听途说,尤其是西方一些歪曲的宣传,还有中国国内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或者居心不良的人,他们对俄罗斯做一些负面的丑化或者说抹黑俄罗斯,这种情况对中国老百姓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是,隋然强调,这些东西都会被事实证明是不对的,将来是会被事实改变的,所以他对未来充满信心。他表示,这并不是盲目乐观,而是符合客观实际的。

关键词
留学生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