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1 2020年07月08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226

加拿大安格斯里德研究所和阿尔伯塔大学合作,对516位华裔加拿大人做了社调:他们中的44%在加拿大出生,22%从中国大陆和香港移民到加拿大。其中半数回答,因新冠病毒,遭到过种族侮辱和其它形式的歧视。

61%接受调查的人承认,他们不得不改变每天的习惯,以避免与族裔出身相关的侮辱或其它问题。43%的人指出,他们曾遭到过威胁或尊严受辱。超过一半的人担心,学校之外,他们的孩子可能因出身遭到同龄人的嘲讽。据很多遇到过歧视的人介绍,当地人并不认为他们是完整的加拿大人。

大流行背景下,澳大利亚针对亚洲人的事件也在激增。其结果是,出于个人安全保障考虑,中方不得不警告中国游客和大学生,在隔离措施解除后,不要前往这个国家,改变重返该国的学习计划。
不仅如此,最近几个月,议会中的政治辩论和主流媒体有必要减少中国对澳大利亚经济影响力的煽动,开始对澳大利亚人的民意产生影响。悉尼洛伊学院(Lowy Institute in Sydney)是澳大利亚主要智库之一,根据年度社调,94%的澳大利亚人希望堪培拉寻找其它市场,降低本国经济对中国的依赖。2019年,这一指数高达74%。
澳大利亚人通过媒体了解中国,在社调中也以此为基础。他们并不知道或已忘记,中国是澳大利亚的最大贸易伙伴,约占其出口的36%。与此同时,中国大陆和澳大利亚华裔商人对澳大利亚就业和全民福祉做出巨大贡献。对此,按照传统,澳大利亚总理在春节之际总会向华侨和华人发表祝福。
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专家雅罗斯拉夫·扎哈里耶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警告,以多元化为借口中断和中国的商务关系,将对澳大利亚居民福祉和经济发展水平造成负面影响。

他说:“在澳大利亚限制中国投资,将对澳大利亚几乎所有经济领域造成损害。从农场主到铁矿石和其它矿产开采的矿工,再到教育、科技和大学生交流形式的国际学术合作。打击中国利益和对中国资本设置障碍,对澳大利亚经济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无论是美国还是英国,都无力填补出现的窟窿。尽管美国、英国,因澳大利亚从政治和经济上制约中国而给予很多承诺,但它们能否完成这些承诺却是个大问题。”

中国不会屈服于特朗普的挑衅
© AP Photo / Patrick Semansky
雅罗斯拉夫·扎哈里耶夫在评价因大流行而以族裔特征出现的排外主义浪潮时,注意到传统盎格鲁撒克逊文化的特点,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同属此类文化,同时,也注意到排外主义的现实原因。

他说:“澳大利亚商界和党界精英,通常是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们有排斥任何外族人的性格,甚至对当地人。他们对澳大利亚土著居民也是蔑视和种族歧视的,认为是低等人。这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传统,对所有新教国家来说都是‘正常的’。在荷兰、美国、英国和法国,都有排外现象。”

此外,澳大利亚试图在世界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区域,其中包括在东南亚和大洋洲。对太平洋南部岛国来说,澳大利亚是主流经济体,暂时还很难与之竞争。但中国在澳大利亚“后院”正非常顺利地挤压着澳大利亚。这引发澳国非华裔商界精英的不满。
雅罗斯拉夫·扎哈里耶夫指出,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利益在大洋洲、东南亚和全球市场都有严重交织。中国正赢得这场竞争。此外,中国正从澳大利亚进口钢铁、煤炭、肉制品和葡萄酒,但同时,中国借助于其它国家,对这些商品的进口实施多元化。中国向澳大利亚指出其在市场上的地位,即并非不可替代。这当然让习惯于到处起主导作用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不满,尤其在他们失败并有人指出,他们已经“不是最好、也不是例外时”。

关键词
华人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