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8 2020年08月04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92

澳大利亚正向中澳人文合作的根基倾倒酸水。莫斯科国关学院专家亚拉斯拉夫·扎哈里耶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对冲突状态给出这样的评价。冲突的结果,可能是中国在澳大学生的数量骤减。

美国的智慧装在中国人的脑袋里
© AFP 2020 / JOHANNES EISELE
近日,中国教育部警告大学生们,在解除隔离限制后,有必要重新考虑返回澳大利亚求学问题。原因在于,大流行期间,在澳大利亚,针对亚洲人掀起种族主义狂潮。
澳大利亚方面认为,这样的警告是中方的政治牌。维基·汤姆逊是代表澳大利亚主流高校在“八国集团”任首席执行官。据路透社报道,汤姆逊指出,“对这个警告感到忧虑和失望。大学被卷入外交争执,‘国际教育变成政治马前卒’。”此外她还宣布,大约20000名中国大学生在“八国集团”高校学习,他们因隔离措施而无法赴澳,目前在线学习。
西安外国语大学英文学院澳大利亚研究中心副教授苏锑平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国际教育在澳大利亚国库收入中占第四位,而中国学生为这个国家的收入做出巨大贡献。

他说:“澳大利亚的教育是他们出口最重要的资源之一,每年与教育相关的出口都接近100亿澳元。目前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甚至高于第二名和第三名的总和。从这一角度来看,如果中国留学生听从政府建议,那么将给澳大利亚的经济带来巨大损失。毕竟中国留学生是澳大利亚教育机构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短期内会较大影响教育部门的收入,很多大学也已经因此裁员。同时旅游作为一项短期行为,也会受到不小影响。因此澳大利亚在这方面也是非常紧张。”
“但是根据目前情况及留学机构的反应来看,教育部的提醒对中国留学生的影响不是太大。当前中国与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关系都有些紧张,而这些国家则是中国留学生的主要目的国,可以说学生也没有过多的其他选择。所以长期来看,中国依然会是澳大利亚的主要留学生来源地,这次事件对中澳关系的整体走向也不会产生过大的影响。”

那么,中国还将是澳大利亚的主要海外生源国吗?莫斯科国关学院专家亚拉斯拉夫·扎哈里耶夫认为,一切取决于能否解决“狂躁的仇外心理”,这些问题因大流行而变得尖锐了。中国年轻人海外留学,除澳大利亚之外还有很多选择。

他说:“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比如丹麦、挪威和瑞典,已经有很多中国大学生了。此外还有俄罗斯,不仅仅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其它地区也可选择。有这样的小例子,与挪威关系恶化后,中国一部分大学生转往俄罗斯和大学求学。与澳大利亚相邻的新西兰也是一个选择。新西兰对中国商界相当友好,并愿意接收中国学生。另外还有新加坡。”

专家亚拉斯拉夫·扎哈里耶夫指出,中国大学生在任何一个家都可学习英语。与此同时,全球危机背景下,澳大利亚很难找到可替代中国学生、带来外汇收入的伙伴。专家提醒道,对于来自富裕家庭的中国学生来说,澳大利亚并非是最为便宜的留学国家。这些年轻人已经习惯于VIP服务,不能忍受将他们当成二等人,这也是中澳关系紧张的新原因。因此,澳大利亚可能失去庞大的市场。
亚拉斯拉夫·扎哈里耶夫强调,很早以前,中国已经找到可替代澳大利亚的伙伴。没有中国参与澳大利亚项目,其经济将出现严重问题。华盛顿的任何承诺,都无法弥补损失。当澳大利亚遵循华盛顿指示所造成的损失超过可承受范围后,将不得不与中国举行综合对话。目前,澳大利亚还相信美国补偿各种可能损失的承诺。

关键词
澳大利亚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