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8 2020年01月27日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0 0

莫斯科大学分析人士鲍里斯·沃尔洪斯基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谈及斯里兰卡的政治变动时预测称,中国和斯里兰卡的关系水平非常之高,即便更换总统也不会引起多大的变化。尽管美国试图在新总统执政期间树立自己的影响,但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地位仍然不可动摇。

斯里兰卡新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日前已收到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访印邀请,定在11月29日。鉴于这两个国家的关系性质,分析人士对印度成为斯里兰卡新总统首访国家毫不意外。这标志着,印度对斯里兰卡有特殊意义。
与莫迪成功连任后首次外访选择马尔代夫(今年6月8日)、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主席卡德加·普拉萨德·夏尔马·奥利当选总理后首次外访选择印度(去年4月6日)一样,都反应了两个南亚国家之间的关系特点。
对斯里兰卡政治变动的兴趣很大程度上与中印竞争在该国的影响力有关。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戴永红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对斯里兰卡-中国-印度三角关系的力量对比进行了解读。  

戴永红说:“我认为拉贾帕克萨兄弟会在中印之间采取相对平衡的策略,用其所长,各取所需。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在资金、技术和管理等领域具有优势,能够帮助斯里兰卡进一步推动经济的发展。当前斯里兰卡不仅经济持续下滑,受复活节恐怖袭击的影响国内安全还面临着严峻挑战。在这种情况下,戈塔巴雅需要中国的支持来继续其哥哥马欣达任职总统时期的政策,与“一带一路”建设深度融合。另一方面,斯里兰卡与印度在地缘、语言、宗教文化等领域有所联系,因此他必然也要顾及印度的利益。按照斯里兰卡学者的观点,采取平衡战略是必然的选择,他不可能完全倒向中国或者印度。中印作为亚洲崛起的两大经济体,可以说斯里兰卡相当于搭上了中印发展的快车。”

另外,虽然在南亚有像尼泊尔这样的国家更加主张双边关系,对“中印+”模式不大友好,但是大部分的南亚国家并不排斥“中印+”的说法。就斯里兰卡而言,其领导人暂时未明确表现出对“中印+”模式的反对。我个人认为不仅对中印与斯里兰卡的关系,还有中印美包括日本在内,斯里兰卡政府都会采取相对平衡的策略,其对外政策核心关键词就是平衡。
评论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执政后的斯印关系时,俄罗斯专家鲍里斯·沃尔洪斯基表示,新总统已引起岛上泰米尔人的不满,他们投票时大多反对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在兄长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执政期间,领导政府军击溃泰米尔分离主义分子,于2009年结束了长达26年的内战,因此和兄长一样,都颇受斯里兰卡僧伽罗人的欢迎。

他说:“ 可以预测,斯里兰卡紧张局势将有所加剧,而这自然会牵动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泰米尔政党的神经。该地两个主要政党在密切关注斯里兰卡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之间的关系变化。中央政府未必会有什么反应。而且,斯里兰卡泰米尔人对大选结果的不满应该不会导致公开的民族冲突。印度的泰米尔政党目前不会对斯里兰卡的泰米尔人予以支持,也不会制造斯里兰卡各宗教间的紧张关系。”

专家不排除,在可预见的未来斯里兰卡的地缘政治意义会加强。他说:“谁控制了斯里兰卡,谁就实际控制了整个北印度洋。”当然,可以预计,美国会做出树立影响的新尝试,利用斯里兰卡,采取经济政治举措,来遏制中国的崛起。但专家认为,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地位仍然不可动摇。
许多西方观察人士推测,亲中的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胜选以及任命兄长马欣达·拉贾帕克萨为总理可能会影响美国与斯里兰卡有关新军事合作协议的谈判。在前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在任期间,谈判就进行地很吃力,因为美方谈判代表并未刻意掩饰想要扩大美国在印度洋军事存在的意图。
新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曾于2005至2015年担任斯里兰卡总统。当时,中斯关系得到蓬勃发展。但无论当时还是现在,反对者都指责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称,正是因为他从中国引资开展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才使斯里兰卡债台高筑。现在,该国外债约占GDP的45%,其中四分之一来自中国。因此有人认为,拉贾帕克萨两兄弟的亲中联盟在向中国借款问题上将谨慎行事。
同时,许多分析人士提醒称,去年,在其他国家出于政治考量拒绝向斯里兰卡提供贷款的时候,是中国伸出了援助之手。此外,斯里兰卡从中国获得的许多贷款都比从国际货币金融组织贷款更为优惠。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斯里兰卡,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