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7 2019年08月24日
中国国家一级指挥彭家鹏和乐团在俄演出反响热烈

苏州乐团改变了俄罗斯人对中国民乐的印象

© Sputnik / LIU JING
评论
缩短网址
中俄建交70周年 (85)
0 70

中国民乐乐器配上大提琴、低音提琴和竖琴,一种颇有意味的民族经典和欧洲交响乐的结合。苏州民乐乐团春节前后,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分别上演了两场音乐会。这两场音乐会,堪称文化生活中的重要事件。要知道,对于很多俄罗斯人来说,苏州乐团的表演,成为实实在在的发现。“我们没想到,中国民乐竟如此的现代化。”在莫斯科音乐会上,一位观众和我们分享道。

记者:自1998年开始,中国推出“春节大型音乐会”国外演出项目。从那时起,已在20多个国家上演了150多场节日音乐会。每年的演出,都选择新的集体,以便让国外观众了解中国传统音乐的多样风格和丰富内涵。今年的新春音乐会分选在俄罗斯、德国、波兰、匈牙利和瑞士进行。

记者:苏州乐团本次派出大约90位音乐家举行新春音乐会,由国家一级指挥家彭家鹏指挥。在莫斯科“扎里亚季耶”大厅演出前,这位著名指挥家接受本节目独家采访。

中国音乐家在“扎里亚季耶”音乐厅彩排
© Sputnik / LIU JING
中国音乐家在“扎里亚季耶”音乐厅彩排

记者:彭先生,我们听说您这次来俄罗斯演出,前天已经在彼得堡演出过了,首先想问下您,在彼得堡的演出有什么样的感想呢?当地的观众情绪热烈吗?

彭家鹏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
© Sputnik / WU YUN
彭家鹏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

彭家鹏:

这次演出非常高兴,正好是中俄建交70周年,在这个契机,我们刚刚又结束了在欧洲的巡演,我们是特地专为建交70周年活动专门选择来俄罗斯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巡演的。我们在圣彼得堡的演出非常成功。最主要是在一个非常古老的剧院。那是一个芭蕾舞歌剧院,很多大的作品,像柴可夫斯基,很多的作品包括首演都在那里,这个厅对于我们搞音乐的人来说是非常期待、很仰慕的圣地,而且我们选择了在那里做全球直播,直播做的也非常成功。所有的观众一共4层楼加上池座都是爆满,最主要是掌声此起彼伏,我们根本下不去。我知道会受欢迎,会得到热烈的掌声,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个掌声比我预计的,以及我们团的音乐家们都没有想到会这么热烈,这种热烈是发自内心的很神奇、很疯狂的那种,感觉非常好。使我感受到了音乐是没有国界的,也能感受到俄罗斯人民对中国的友好。我们从欧洲一路过来。能感受到每个国家的不同。

记者:您到莫斯科以后,对莫斯科有怎样的印象呢?

彭家鹏:

我是第二次来莫斯科,第一次来的时候是在莫斯科音乐厅,也是一个比较古老的,那个音乐厅也是非常棒的,我是带着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演出,那次的演出就非常瘦欢迎。我相信,曲目的选择也很重要,这一次的曲目比上次的曲目在选择上可能更加国际化,更偏向交响乐的东西多一点。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和音乐,尤其是在音乐学院的基础课和声、调、曲式,我们很重要的专业基础课都是俄罗斯体系的、苏联体系的,所以我们对前苏联现在是对俄罗斯非常有情感的。我们在音乐上的交流也是特别多的,我们这一次挺后悔的,后悔什么呢?我们的直播要是选在这里就好了。因为这里的声音更好!那个马林斯基剧院当然也很好,但是作为音乐会来说,那里是歌剧、舞剧很好,但是我们音乐会还是讲究在台上的声学角度,这个厅太好了!可能这个厅是对我们这次巡演来说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一个是卢森音乐厅很棒,然后就是华沙的音乐厅,还有一个就是新建的德尔斯顿音乐厅。到这来以后,大家都觉得这个厅是几个厅里面声音效果最好的,所以我们觉得这个厅特别好,我相信今天晚上的演出会成功。但是有人跟我说莫斯科的人比较“冷”,没有圣彼得堡那么热情,所以我在想怎么才能把它热情起来!(笑)让莫斯科人跟圣彼得堡的人一样喜爱我们的音乐。

记者:我们知道这个音乐厅才建起来半年,您到这里来以后,对音乐厅的设施有什么感受呢?除了您刚才说的以外。

中国音乐家在“扎里亚季耶”音乐厅
© 照片 : Liliya Olkhovaya
中国音乐家在“扎里亚季耶”音乐厅

彭家鹏:

我觉得这个音乐厅因为是刚来,什么东西都是新的,但是我能感受到它的管理还是非常的严格,也非常到位。每一层都有保安、箭头说明都很清楚,因为它比较大像迷宫一样,对我们来说最主要的是在舞台上的声音效果,还有整个观众台的设计特别好,四面环绕,这样观众可以在每个角落都能欣赏。今天下午彩排的时候,我们的一些工作人员在各个角落帮我听音响,楼上、楼下、左面、右面、侧面、后面,都听了,他们觉得声音非常好,每个角落听到的声音的反差基本都是很相似。所以,这就是好的音乐厅,当然,古老的建筑非常美,也非常好,但是随着科技的成熟和大家对音响的要求,对建筑的要求不断地成熟,音乐厅可能会越来越好。我觉得这个是不一样的。我相信,在对九个国家十二个城市演出到现在,我对这个音乐厅是很期待的。我认为这个音乐厅是很成功的!

记者:最近几天刚好是中国农历的春节,中国人讲究在春节的时候在家团圆,正赶上您在这里演出,没有回家团圆有遗憾吗?

彭家鹏:

没有。因为我们选择了这条道路,这个职业,我们的工作、事业的性质就是让更多的人喜爱音乐,让更多的人当他们在休假的时候,我们为他们服务。我们的艺术追求就是能够追求最好的,至少如果我们能力不够的话,但是我们能够以更多的激情、更多的热情奉献个大家,能够给更多的人带来快乐,这才是我们从事的职业,我们经常过年过节都是要演出的。已经习惯了,所以,我们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我们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办法了。

记者:这次在彼得堡演出完又来了莫斯科,感受到这里的热情,您觉得在这里演出快乐吗?

彭家鹏:

对于我们从事这个职业来说,我们的理想和梦想,以及我们的舞台就是世界各国主流的音乐厅,最好的音乐厅。我们在这样的最好的音乐厅才能实现我们把演出的声音传递给观众和听众,所以,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所追求的。当大家来听我们的音乐会,喜欢我们的作品,喜欢我们演奏的水准,喜欢我们演奏的状态,再加上我们来自中国,带来很多中国的文化、中国的音乐,他们又能喜欢我们国家的音乐,我觉得音乐是没有国界的,它是世界的音乐语言,非常好!而且我在这里特想纠正一下,其实我们不完全是一种民乐的概念,其实我们是民族管弦乐,我们团队里面有很多西洋乐器,有大提琴、有低音大提琴、有马林巴、有中琴,管中、低音鼓、竖琴,我现在打造的乐团就是一种国际化的,能说中国故事,同时也能说外国故事的这样一个乐团。我们还请了外国的竖琴演奏家,今天还邀请了莫斯科一个乐团的大提琴演奏家,今天跟我们彩排,没有问题,很好!以后这个概念可能不一样了,以前的民乐团来了以后,30人、40人就算很多的了,有的更少,十几个人,这可能叫民乐,或者叫民乐队,我觉得我们乐团完全是跟西洋的乐团完全一样的,我们今天上台的就90多人的编制,我们也有弦乐、弹拨、管乐、打击乐、竖琴都有。这是一个非常全面的建制的乐团,它还是一种民族管弦乐、民族交响乐的这样一个概念。用这种形式才能真正的走向世界的舞台。事实证明,通过九国十三场演出以后也证明了这一点,我们的音乐完全是可以走向世界的!

记者:苏州民乐乐团在莫斯科的演出非常成功。在这个新音乐主大厅里,1600个座位几乎座无虚席。观众年龄段是20-60多岁。而且,年轻人几乎占掉一半多。那么,是什么吸引了这些年轻人呢?似乎,民乐并非是年轻人的喜好范畴。就此问题,我们和邻座的一对年轻人进行了交流。

莫斯科市民阿廖娜和阿夫杰伊看了中国乐团的演出感到很兴奋
© Sputnik / WU YUN
莫斯科市民阿廖娜和阿夫杰伊看了中国乐团的演出感到很兴奋

阿廖娜:

我叫阿廖娜,是21岁的大学生。我是第一次到‘扎里亚季耶’大厅。实际说,这个大厅仅在半年多前才开放。我到这里,是想看一下这个新的演出场所。中国民乐演出真的太棒了,我非常喜欢。超过期待。没想到,中国民乐能够唤起我心灵的回应。我真的太兴奋了。

记者:阿廖娜的男朋友阿夫杰伊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阿夫杰伊:

我非常喜欢,这是一场非常情感生动的音乐会。音乐会可帮助我们从新的角度去了解中国:不仅是实力雄厚的经济体,还拥有现代文化。我和阿廖娜一样,是按父母建议首次来到‘扎里亚季耶’大厅。他们之前来过这里。大厅确实非常的壮美,拥有非常好的音响系统,座位舒适。莫斯科为有这样的平台感到自豪。

“扎里亚季耶”音乐厅
© Sputnik / Grigory Sysoev
“扎里亚季耶”音乐厅

记者:今年,“扎里亚季耶”音乐厅已成为全球建筑业“诺贝尔奖”—“ MIPIM Awards”的候选单位。该奖项,每年在法国戛纳国际建筑展上颁发。莫斯科“扎里亚季耶”公园与公园内的大音乐厅,一同竞选“城市环境重建最佳项目”奖。莫斯科的竞争对手有长春生态公园、高雄民族艺术中心和德国法兰克福老城。按计划,3月14日将宣布获奖单位。

© Sputnik .
苏州民族管弦乐团在莫斯科的演出片段

题目:
中俄建交70周年 (85)
关键词
春节, 音乐会, 您好俄罗斯, 俄罗斯,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