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 2021年07月25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2162

立陶宛拟在台湾设立贸易代表处。与此同时,立陶宛或将退出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模式(17+1)。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的专家们认为,立陶宛此举旨在拔高自己并向西方反华集团示好。

本周三,立陶宛经济部声称将于年底前在台湾设立企业办事处。声明称,该办事处的主要功能在于加强亚洲地区的经济外交,并使之多元化。

此外,在周三的声明中,立陶宛政府对17+1框架内的中国立陶宛关系表示失望。面对本国媒体,立陶宛外交部长格比亚鲁斯·兰斯伯格斯声称,立陶宛从17+1集团得不到任何好处。尽管兰斯伯格斯并未提到退出该集团,但他表示,立陶宛应当重新审视与中国的关系,寻找对立陶宛有利的关系模式。

之前,路透社援引立陶宛外交部发言人维塔乌特·斯玛依泽特的话称,立陶宛方面无意加入17+1合作模式。她表示,该提议并未给立陶宛带来预期效果。因此,立陶宛将着眼于中立两国间的经济合作以及欧盟-中国框架内的经济合作。

中国人民大学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欧盟研究中心主任王义桅在接受卫星通讯社的采访时表示,立陶宛政府做出以上声明绝非偶然。

他解释说: “从立陶宛的角度来看,他认为自己在“17+1合作”机制中所获得的好处较少,所以要求中国大陆对他进行更多的投资。类似表示要与台湾接触的言论,实际上也有一点要挟的含义。立陶宛选择在这一时间点发声,一是因为“17+1”峰会刚刚召开不久,会议期间一些国家派遣所谓的代表参会,抱怨合作获益不多,中国的投资太少等等等等。二是美国在其中做了不少工作来影响该地区的国家,以破坏“17+1”的合作,包括在国家安全、5G问题上。现在立陶宛拿这些问题来说事,既是向美国表个态,满足国内选举的一些需要,同时也用来撬动中国大陆给他更多的投资和好处。”

© AP Photo / Michael Probst
17+1集团中,捷克、匈牙利、波兰及斯洛伐克等国已在台湾设立贸易代表处。此外,其它一些欧洲国家在台湾也有自己的贸易代表处。设立贸易代表处使这些国家能够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与台湾开展经贸文化合作。然而,就目前的经济形势而言,立陶宛在台湾设立贸易代表处的前景并不明朗。

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亚历山大·罗马诺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的采访时表示:“当今世界存在着巨大的产品转化、生产及销售链。因此,如果设立贸易代表处不仅是一个象征性的举动,那么立陶宛政府对于台湾市场到底有哪些具体规划,这很耐人寻味。立陶宛政府此举是希望成为台湾市场的供应商,还是吸引台湾方面到立陶宛投资。若有此意,那么又是在哪些国民经济领域内的合作。就目前来看,该代表处形同虚设,不会为立陶宛带来真正的商贸投资效益。”

通过这些声明,立陶宛政府力图向西方“民主”阵营示好,迎合美国。

亚历山大·罗马诺夫表示:“立陶宛政府向西方反华集团示好,同时又不越中国底线。这是一种曲意迎合。如果中国方面对立陶宛做出有利于立陶宛的承诺,则立陶宛政府将撤消或忘记以上决定。如果立陶宛步加拿大、荷兰等国的后尘,这将非常令人担忧。加拿大、荷兰等国的议会不断通过一些北京方面完全不能接受的政治决议,使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受到严重损害。”

中方专家王义桅认为,立陶宛方面做出以上声明不止是国际因素所驱,更是为了从中国获取更多的好处。

王义桅说: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17+1合作”并非由中国所主导,最先提出的国家是波兰,这一想法反映了当时很多中东欧国家的意向。受各种因素的综合影响,中东欧国家希望与经济发展不错的中国开展合作,成为中国投资欧盟的一个跳板和互联互通的贸易通道。可以说是”17+1合作”机制的建立是因为中东欧国家的需要。
那么现在立陶宛跳出来发表这样的声明,目的是为了从中国获取更多的好处,同时也是基于国际和国内政治因素的考量,特别是在对华打人权牌的大背景之下。众所周知,去年捷克率先打破惯例,议会参议院主席到访台湾,这也鼓舞了一些中东欧国家纷纷效仿。虽然中国对相关的一些利益集团和企业采取了制裁措施,但是力度并没有超过他们的担忧范围。”

在今年二月初举行的17+1峰会上,中方提议在未来5年内中国从中东欧国家的农产品进口额翻番,进口累计价值1700亿美元以上的商品。此外,中方希望双方农业贸易额增长50%。

根据立陶宛政府近期发表的声明,衰弱的经济潜力正是立陶宛方面无意加入中方倡议的原因。中方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立陶宛向中方出口商品价值总额不到5亿美元。立陶宛银行统计数据表明,2020年前三个季度内中方对立陶宛的投资额仅为876万欧元。

立陶宛前总统达利娅·格里包斯凯特曾试图建立并发展中国与立陶宛的经贸关系。为此,她于2018年专程赴上海参加进口商品博览会,并与中方领导人会谈。由此可见,立陶宛方面曾试图从中方捞取贸易投资好处,如今他们决定转向欧盟求取一羹汤。

关键词
立陶宛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