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4 2021年11月30日
经济
缩短网址
作者:
0 306

贸易额增长正推动中国和以色列达成自由贸易协定。 以色列将回绝美国干涉其与中国合作的企图。

据以色列中央统计局7 月18 日消息,1-7 月以色列从中国进口商品总额达70.7 亿美元,高于2020年同期的51.8亿美元;对华出口从去年1-7月的26.9亿美元增至28.7亿美元。若今年继续保持这种增长势头,尽管受到检疫限制,也可能会大幅超过去年水平。

这一切都促使双方尽快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与此同时,大多数观察人士一致认为,问题不在于以色列和中国是否会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而是何时签署。预计双方会在今年签署。 自 2016 年以来,双方一直致力于达成一项取消商品和服务领域大多数项目关税的贸易协定。

与此同时,专家认为,美国影响以色列与中国发展经济和投资关系的企图多半无法妨碍中以贸易协定。

上周,美国中情局局长威廉·伯恩斯向以色列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表示,美国对中国在以投资,特别是在技术领域的投资,以及中国公司参与重大投资项目感到担忧。美国新闻网站 Axios 指出,这是拜登政府提出此类问题的最高级别。该网回顾称,中以投资合作问题也是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政府的分歧所在。

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以色列和犹太社群部主任德米特里·马里亚西斯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以色列将回绝美国干涉其与中国合作的企图:“只要美中关系处于当前发展态势,以色列就会定期受到美国施压。以色列在对华关系方针上将只会做出一些表面上的变化,例如,影响美国利益的投资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受到限制。是的,会有谈判,也会有施压,但以色列在这些情况下通常会展示其独立性。”

例如,以色列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经受住了美国的压力,没有对俄实施制裁。以色列能够顶住即使像美国一样与之关系密切的国家施压。对中国而言,情况也是如此。以色列人会与美国人沟通,回应他们的要求,但以色列需要中国投资。这是内政问题,以色列这样认为。美国的施压企图实际上会被礼貌地抹杀。我不认为以色列在这方面的政策会有所改变。

专家还用另一个例子证实了他的预测:“以色列几乎没有国有企业,只剩下2-3家。国家不会操纵私营企业处理中国的投资。如果有些公司触及美国的部分利益,或在美国开展业务,出现了类似问题,那么他们就会针对中国投资做出决定。 如果没有这些问题,也就不会反对中国投资。”

10 年内中国能否赶上美国
© Fotolia / Leungchopan
四川外国语大学以色列研究中心主任陈广猛接受卫星通讯社书面采访时指出,中国对于以色列的重要性在不断增强,所以做到既不得罪美国,同时又能发展与中国的关系,这是以色列的政策制定者们所要思考的一个难题。

陈广猛:“中国-以色列-美国之间实际上是一组不对称的三边关系。对于以色列来说,美以关系的重要性远大于中以关系,这是观察以色列外交行为的一个客观基础。但这并不是说,中国在以色列的外交中一点也无重要。作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及正在崛起中的世界性大国,中国对于以色列的重要性在不断增强。这一点从中以双边贸易额的不断增长、两国各领域合作的不断拓展即可以看出。
然而随着2017年特朗普上台,中美在全球范围内竞争的加剧,以色列也被迫卷入其中。如何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取得某种平衡,做到既不得罪美国,同时又能发展与中国的关系,这是以色列的政策制定者们所要思考的一个难题。具体到中国在以色列的投资,这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问题。实际上最近这几年,美国一直以安全、情报等方面的担心为由,给以色列政府施加压力。中国对以色列基础设施的投资,基本上也只是存量,大多是履行之前签的协议而已。”

预计负责协调对华政策的以色列国家安全委员会与白宫将在未来几个月就中国投资进行额外磋商。观察人士认为,这一问题多半会在以色列总理 8 月底访美期间提出。

关键词
中国, 以色列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