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政治家梅德韦丘克接受RT英文电视台采访:西方把乌克兰变成与俄对抗的试验场

© Sputnik / Stringer维克托·梅德韦丘克
维克托·梅德韦丘克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6.01.2023
乌克兰最著名的反对派政治家之一维克托·梅德韦丘克接受了俄罗斯RT电视台英文编辑部的采访,分享了许多事情:关于他如何从乌克兰监狱中脱身、乌克兰的政治局势、西方在助长冲突方面施加的影响、乌克兰人的未来以及与俄关系的前景。以下为采访译文。
维克托·梅德韦丘克是乌克兰著名的反对派政治家。他曾是一名法律工作者,于1997年当选议员,1998年成为乌克兰最高拉达副议长。2002年至2005年,在乌克兰前总统库奇马时期,梅德韦丘克曾担任总统办公厅主任。他曾是“广场革命”(Euromaidan)的反对者之一,于2014年成为公开的反对派。2022年,梅德韦丘克被乌克兰安全局抓捕,之后在与乌克兰的换俘行动中获释。目前,他已被剥夺乌克兰国籍,生活在俄罗斯。最近,《消息报》刊出了他谈论乌克兰局势的文章。
RT电视台:维克托·弗拉基米洛维奇,您已沉默良久,最后决定从政治的阴影中走出,并为《消息报》写下相当轰动性的文章。我们研究了这篇文章,您在里面说的内容很有意思。首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稍往后看下,因为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最终把您换过来了。您可否讲一下,您最终得知将被交换那一刻,是否相信这件事会发生?
梅德韦丘克:毫无疑问,感慨万千。原因在于,一方面,我想相信、也相信将做交换。但另一方面,我一直怀疑这能否发生。实话说,我在9月21日前一天,准确说是2022年9月20日,将进行交换。21号那天,我被转移,开始是乘机去波兰,我在飞机上差不多待了12或14个小时,我看到在谈判,国防部对外侦察总局的代表们陪着我。乌克兰国家安全局的警员们在盯着我,他们一直在谈判。当把我用飞机从波兰运到安卡拉时,我已经非常清楚,交换将要进行。我明白,将有事实上的交换。当然,交换能够实现,我要真诚地感谢俄联邦的领导层,就此问题,他们在照顾我和我的家庭。我想,这是我人生和我家庭生活中最为艰难的时期,因此,我非常感恩,在乌克兰可能遭遇的艰难命运并没落在我的身上。依据非法的刑事调查,我在乌克兰,可能失去15年的自由。
RT电视台:您能被交换,到这里来,非常好!您现在的身份是什么?您现在有什么证件?如果可以问的话。
梅德韦丘克:我的身份很特别:是乌克兰公民,未来也会是。甚至我还有乌克兰的国内身份证件。从什么时候开始,您是知道的,泽连斯基给自己制定的目标是把反对派政治家消灭,和我斗争到底。首先,他下令继续对我的刑事案件进行调查和庭审。也就是说,这些还在继续。我的律师们在捍卫我在乌克兰的利益。第二,他走的是完全失去理性之路,是丧失理智。其中,取消我的国籍,理由是怀疑我有俄罗斯国籍。我从没有过俄罗斯国籍,在这方面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我是乌克兰的政治家,现在也是。我不想走、不想投降,我被软禁时还在继续抗争。把我交换释放后,还在斗争。
您在开始我们的采访时说,这三个月是长时间沉默。这并非是沉默,要知道,这是系统性工作,现在的主要目标是,不仅帮助乌克兰人、而且在目前情况下也帮助乌克兰和俄罗斯公民的利益。考虑到那些战争行动、数以千计人的死亡,考虑到基础设施被摧毁,考虑到乌克兰的战争还在进行。这场战争,不是为了乌克兰,而是为了西方的利益。美国、英国和很多其他国家,都想厘清与俄罗斯的关系,他们将乌克兰和泽连斯基政府变成了某种演练场,变成与俄罗斯对抗的滩头堡。所以,这几个月时间,我用在了团队整理和重建。很多人从基辅过来了,很多人目前在乌克兰之外,包括俄罗斯、欧洲、土耳其,他们准备继续斗争,继续宣示自己。这些都是我文章中的内容,涉及目前业已形成的局面。
我列出的论据,希望俄罗斯、乌克兰和西方,都能听到乌克兰的另一种声音,这是必要的,这种声音是存在的。泽连斯基代表的“整体”,是手缝中透出的整体,是刺刀上的整体。他现在说代表乌克兰,说乌克兰人民已经团结起来了。有关反俄歇斯底里和洞穴般的俄罗斯恐惧症,事实上并非如此。除了“反俄罗斯”,在乌克兰境内还有一些人,目前害怕公开表态,他们从未支持过乌克兰和俄罗斯目前的关系特性与内涵。他们像我一样是乌克兰人。再有,尽管失去了国籍,但我认为,这是在直接破坏宪法。打击政治反对派、实施政治清洗,以及非法刑事调查,都在推动泽连斯基把迫害进行到底,在各个方面。我在监视居住期间、在乌克兰国家安全局的六个月时间里,并未改变自己的观点。我在进行斗争。我现在想做的是,希望无论是俄罗斯、乌克兰还是西方,都清楚有另外一个乌克兰,有另外一个一些人不想表达或害怕表达的立场,有另外一些也代表乌克兰的人。代表的不是班德拉式的乌克兰,代表的是另一个乌克兰,一个与泽连斯基所执行的新纳粹政策和声明没有任何共同之处的乌克兰。
RT电视台:您刚才说,已经组起了团队。
梅德韦丘克:您说的对,有些人反对泽连斯基的政策,这种声音应该被听到,有另一个乌克兰。如果出现乌克兰代表处,若其声音能被听到,那么乌克兰就能被听到。如果有人能够相信这些,他们认同在此方向的行动,能够将这些人团结起来说不。是的,我们离开了乌克兰,但我们是乌克兰人。我们在考虑未来,但这不是您提问的新乌克兰问题,而是乌克兰人的未来。我建议,今天提出的问题不是乌克兰的未来是什么,因为事实上,现在的乌克兰已不复存在,这个国家已经没有了。我是宪法专家,宪法中写道,乌克兰是独立、主权、民主、法治和社会型大国。但现在,乌克兰的现实地位不符合其中的任何一条。乌克兰已不再是独立和主权国家,因为从2014年开始,乌克兰已完全受制于西方、美国和英国的外部压力之下。现在,也不是社会型和法治国家。现在国内发生的一切就是证明,比如在没有司法和宪法程序的情况下,媒体被非法关闭。那些持不同观点者被消灭。
事实上,这个国家已经没有了,经济已被摧毁,目前的失业率高达35%。为了让大家和我们的观众明白,举列来说:最低退休金仅有57美元,而最低生活水平是70美元。所以,事实上国家已经没有了。国家的政策基础是泽连斯基及其周围人所崇尚的新纳粹政策。我认为,只要是新纳粹主义统治这个国家,那么谈论这样国家的未来就不仅不正确,而且还是错误的。我建议谈乌克兰人的未来,谈那些不认同泽连斯基政策的乌克兰人,谈论那些因各种原因不得不离开祖国、身在他乡的乌克兰人。因此,针对政府的不同立场、不同观点应该被列出来。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团队已经组建起来,支持者以及愿意继续其活动并朝此方向努力的人,每天都在补充当中。所要做的工作还有,摧毁西方意识形态的叙事方式,这些叙事方式导致反俄歇斯底里和洞穴恐俄症。
谈及未来,也需要未来,但只能在乌克兰不再是傀儡国家,只能在国家停止新纳粹政策时才能谈及这些。原因在于,在此情况下,乌克兰不可能有未来。目前的乌克兰战争不是为了乌克兰,而是为了西方的利益,完全是为了西方的利益。这点应该让大家知道,拿出可以证明的论据。
RT电视台:您觉得,乌克兰会出现某些变化吗?是否会有新人,也许又是寡头,或者其他什么人?您是否认为,乌克兰的反俄观点可以改变?
梅德韦丘克:首先,反俄情绪是可以改变的。我们从那些不认同他们的那些人算起。我现在无法给出数量,但我确实知道,这些人是有的。如果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向他们解释,这是可以改变的。举个例子,那些离开乌克兰到俄罗斯的人,他们的观点是什么?他们不认为俄罗斯是入侵者?是的,他们不认为。再有,2月24日前,根据官方数据,俄罗斯约有250万乌克兰人在这里学习和工作。他们离开俄罗斯去响应泽连斯基的号召、返回乌克兰了吗?也许,有的人返回了,但只是极少数,其他人留了下来。2月24日后,又有多少百万人过来了?他们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国家。
我本人也是被迫离开乌克兰。我为何要放弃自己的国家?拒绝葬有我父母的地方?和这个国家关联的地方太多了。是的,我在俄联邦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出生,但从二年级开始,就一直生活在乌克兰,这里是我的祖国。我在公务岗位和从政期间,为这个国家做了很多事情。我不认为自己是乌克兰人的敌人,如果是敌人,就不会被选入议会。在此期间,我四次当选议员。2014年开始后发生的一切,是在打造“反俄”政策,是在激化反俄歇斯底里和洞穴恐俄症政策。应该将此打破,这是可以打破的,我对此很坚信,最终应该这样做。
RT电视台:您文章所说的您的新运动,西方媒体如何评价?您怎么看,乌克兰该如何从此局面中走出?
梅德韦丘克:这是新的社会政治运动。这个运动,应昭示出泽连斯基是错误的。因为他说,我身后是铁板一块的乌克兰人民,他认为,应消灭俄罗斯,西方应为此提供援助。而我说:这不对。如果我们将这些人团结起来,那么就能知道,这种反政府和反泽连斯基的立场,完全是另一种状态。这个运动,将使乌克兰所谓观点铁板一块、大家都在支持泽连斯基及其犯罪体制的看法烟消云散。这是目前的重要任务。有关这个社会运动该选出怎样的代表,我觉得,取决于数百万人的选择。那些身在俄罗斯、乌克兰和欧洲的人,那些不认同泽连斯基行为的数百万人,应该用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代表将他们团结起来。
RT电视台:您觉得自己该就任何职?
梅德韦丘克:在哪里?
RT电视台:当然在乌克兰,又或许不是在乌克兰。
梅德韦丘克:我和您说,我不期望自己有什么职位,无论是从事政治斗争的昨天,还是被监视居住的6个月时间以及目前身在俄罗斯的今天。我认为,现在重要的是要有思想,思想产生支持者,有了思想领袖就出现了。有了支持者,他们会确定谁是领袖,你呢,就能确定在职务链条上就任怎样的位置。所以,今天乌克兰的问题是,有领袖,但没有思想,这是问题所在。
RT电视台:《消息报》上的文章迈出了第一步?
梅德韦丘克:是的,这是第一步,毫无疑问,是第一步。
“反对派平台——为了生活”党政治委员会主席维克多·梅德韦丘克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6.01.2023
乌克兰现象——现代军事对抗的剖析
RT电视台:您这篇文章最为重要的思想是什么?西方媒体发现了什么,作何反应?因为他们注意到,您还提到了核大国。
梅德韦丘克:是的,西方更感兴趣。我觉得,他们听到了这些,这非常重要,因为这是我的观点,现在应走缓和之路,而缓和是可能的,如果考虑到各方利益,包括俄罗斯和其他所有国家的利益,也包括安全利益。或者,实施或导致世界大战的局势升级政策。目前,实际上是北约30个成员国在提供武器、装备,将其运往乌克兰,而乌克兰是西方、美国和英国从泽连斯基那里“租赁”的演习场。为什么今天的演习场是乌克兰?我因此认为,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其中包括核冲突。这点不能排除。考虑到西方现在是泽连斯基手中听话的工具,他在鼓劲。西方应该明白,与俄罗斯开战、响应消灭俄罗斯,将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因此,这不是简单的提醒,这是我的看法,我公开这样说。他们不仅关注到了这点,还注意到,梅德韦丘克宣布了另一个乌克兰的思想,这点非常重要。
RT电视台:采访前,您告诉我一个有意思的东西:泽连斯基实际上更听英国的话,而非美国。您为何这样认为?
梅德韦丘克:我相信,对目前所发生的一切进行分析,这种分析不是今天开始的,不是在战事情况下进行的分析,而是从2019年开始,尤其在访问英国之后。英国的影响力要远高于美国和整个西方。恰恰是英国,将影响力的枝枝节节、将乌克兰的管理都给抓住了。在外部管理方面,这是重要的一环。他们知道,乌克兰无论发生什么,我指的是泽连斯基和他的周围人,所有的一切都将结束。他们将离开,将平静地生活。因此,他们将平静地使国家分崩离析,一步步走向贫困。为使俄罗斯和西方对抗,将国家当成了桥头堡。
RT电视台:您觉得,泽连斯基在总统职位上会持续很长时间吗?
梅德韦丘克:我想对您说,我不知道泽连斯基的命运将怎样。但我觉得,我也非常希望,他针对乌克兰和乌克兰人民所做的一切,应该承担起责任。他毁掉了国家,他把国家投入到战场上。他这样做了。因此,我想提醒您,很遗憾的是,很多人都忘了,2月24日之前发生了什么。我在监视居住期间也经常接受采访,我说过这个事情,讲过应避免战争,尽所能不要让战争发生。至于泽连斯基能否做到这些,我确认,他可以做到。而且他有责任这样做。
梅德韦丘克:有关文章中的主要内容,是乌克兰危机的原因。文中一多半讲的是原因,以及“冷战”之后发生了什么。
事情如何发展,今天应将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清除掉,如何避免未来不再发生这些。要排除这些问题,只有在排除国家政策中的新纳粹主义、不再是军国主义国家的背景下。现在,乌克兰人关注的不是国家的未来,而是乌克兰人的未来。这将是另一种未来,是我们今天所努力的主要内容。
RT电视台:是乌克兰人的未来?
梅德韦丘克:乌克兰人的未来、乌克兰人的未来。有关他们将在哪个国家生活,应是代表乌克兰的人自己去解决,这些人,代表的是另一个乌克兰。
RT电视台:维克托·弗拉基米洛维奇,非常感谢您!谢谢!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