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关掉了气门”:欧洲就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向世界撒谎

© Depositphotos.com / Photocreo“俄罗斯关掉了气门”:欧洲就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向世界撒谎
“俄罗斯关掉了气门”:欧洲就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向世界撒谎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3.01.2023
评论
德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说,“德国确保提供给自己的天然气有一半丢失了。” 他说,原因是俄罗斯似乎关闭了天然气阀门,“现在管道已经断了”,而这意味着俄罗斯对德国的天然气供应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得到恢复。然而,俄罗斯总统普京则表示,莫斯科准备同时向西方供应石油和天然气,但西方国家自己放弃了。
取代俄罗斯天然气:代价如何?
因俄罗斯在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德国拒绝俄罗斯供应天然气。在此背景下德国政府正在积极推动建设接收液化天然气 (LNG) 进口供应的终端。到2026 年共将有 11 个液化天然气接收站投入运营(其中三个是固定的)。
在特别军事行动开始之前,俄罗斯满足了德国 55% 的天然气需求。其中约有550亿立方米的俄罗斯天然气通过“北溪1”管道进入德国。现在出于政治上的原因,柏林的主要目标是确保完全独立于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
德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2.01.2023
专家:德国经济部长公开撒谎并且把颠倒一切
但在拒绝俄罗斯管道天然气后,德国的一切都那么顺利吗?德国能源监管机构联邦网络局对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网络的需求提出了质疑。
根据科隆可再生能源转型智库新气候研究所的说法,德国目前建设的产能远远超过所需,如果所有液化天然气生产计划都得到实施,将会出现浪费纳税人钱的问题。
在拒绝俄罗斯供应天然气后,德国的能源价格大幅上涨。德国政府被迫采取极端措施来支持天然气进口商和家庭。原因是进口商被迫用高价他国天然气取代俄罗斯天然气。相比之下,2022 年 8 月中旬欧洲的天然气交易价格为 200 多欧元/兆瓦时,而 2021 年的价格仅为 50 欧元左右。 德国的公司和普通公民都受到了物价上涨的影响。
德国最大天然气进口商 Uniper 早些时候表示,按照当前的天然气价格,自 2022 年 6 月中旬以来该公司每天都在亏损。为了支持 Uniper,德国政府在 7 月通过了一项10亿欧元的一揽子计划。
2022 年 3 月德国公民的天然气价格为 12.98 美分,9 月达到了 2005 年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即21.75 美分/千瓦时。
德国财政部长克里斯蒂安·林德纳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2.01.2023
德国财政部长:能源价格因缺少俄天然气而上涨将成为“新常态”
正如哈贝克所强调的那样,随着 Brunsbüttel 新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启用,德国将仅能弥补俄罗斯停止供应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彭博社报道称,德国还试图用来自挪威和荷兰的液化天然气来替代俄罗斯的天然气。但是,如果不签订LNG供应的长期合同,即使德国新建LNG接收站也解决不了本国的供气问题。例如,根据先前签署的 15 年合同,卡塔尔向德国供应的液化天然气量仅相当于俄罗斯在 2021 年一年向德国供应的天然气量的 6%。正如彭博社强调的那样,荷兰和挪威增加天然气出口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除德国外,其他欧盟国家也在努力寻找俄罗斯天然气的替代品。
早在1996年波兰就以国有公司PGNiG为代表,与PJSC Gazprom签订了一项长期合同,每年购买天然气约100亿立方米,约占波兰天然气消费量的60%。俄罗斯对波兰的天然气供应于 2022 年 4 月 27 日被暂停,原因是波兰方面违反了天然气支付程序(根据合同,“不友好国家”支付俄罗斯天然气将从欧元和美元转为卢布)。 这迫使波兰政府通过本国位于希维诺乌伊希切市的接收站增加液化天然气进口。根据来自波兰燃料公司Orlen的数据,华沙去年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增加了57%,58艘装载液化天然气的船只抵达斯维诺斯蒂亚码头(其中36艘来自美国)。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终止后,波兰以高于俄罗斯天然气合同价格数倍的价格在现货市场购买液化天然气。
波兰总理马特乌什•莫拉维茨基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0.01.2023
波兰总理:乌克兰局势使得欧盟国家而不是美国面临衰退风险
尽管波兰政府有时试图“冻结”天然气价格,但对包括面包店在内的中小型企业的优惠天然气价格被取消。结果,通货膨胀率上升到 17-18%。
然而,完全有理由相信,波兰继续借助“反向”交付从德国“市场上”购买俄罗斯天然气,价格远高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合同价格。
昂贵的液化天然气
从捷克共和国的例子可以看出,对欧洲来说液化天然气比俄罗斯管道天然气贵得多。在几乎 100% 依赖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捷克共和国,液化天然气仅能提供每年天然气消耗量的三分之一。
正在谈判供应的捷克能源公司没有透露价格,称它以每天都在变化的现货价格购买天然气。但据《福布斯》称,液化天然气在捷克的成本是俄罗斯天然气的3.5倍。
现在美国敦促欧洲人签署长期液化天然气供应合同。俄罗斯一直提供同样的东西,但美国天然气的价格要贵出几倍。
至于美国液化天然气,美国在2023年成为其对欧洲最大的出口国。在该地区的交货量增加了 2.5 倍——从 2140 万吨增加到 5300 多万吨。据欧盟委员会称,欧盟去年 11 个月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是 2021 年全年的两倍多。2022 年春欧盟与美国同意增加液化天然气供应,以减少俄罗斯化石燃料的消耗。
2022年头11个月欧盟从美国采购的液化天然气量比2021年多出一倍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4.01.2023
欧盟2022年头11个月采购美液化天然气量超过2021年一倍
正如 Vygon Consulting 顾问伊万·季莫宁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解释的那样,美国生产的液化天然气通常以现货形式或根据与最大枢纽(包括美国亨利枢纽)价格挂钩的合同供应给欧洲进口商。他说,“价格如此大幅上涨”的主要驱动因素是欧洲希望取代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供应,该地区对液化天然气的需求大幅增长。由于世界市场上可供进口的液化天然气数量有限,最大的消费者——欧洲和亚洲国家——被迫展开竞争,从而推高了报价。
早些时候,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表示,欧洲拒绝俄罗斯能源而选择美国能源,这让欧盟受损失,因为它被迫为这些能源多付 5-10 倍的费用。他说,欧洲应该质问“美国朋友”在这种情况下谁会赢。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3.01.2023
匈牙利总理:美国在乌克兰冲突中获益,而欧洲受损
谁之过?
在乌克兰实施特别军事行动之前,欧洲每年进口约 1550 亿立方米的俄罗斯天然气。到 2022 年底来自俄罗斯的交付量与去年相比下降了近 80%。
特别军事行动开始后,由于对俄罗斯制裁造成的技术问题,从 6 月中旬开始通过“北溪”的交付量显著减少,并从 8 月底开始完全停止。9 月在“北溪1”和“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四根管线中被发现有三根损坏。据推测是爆炸造成的。欧盟正在调查损坏的可能原因,但俄罗斯方面未获准参与全面调查。此前《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多名西方官员私下承认俄罗斯与北溪爆炸无关,也没有证据表明俄罗斯是此次事件的幕后黑手。
一些西方官员承认“北溪”管道爆炸事件与俄罗斯无关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1.12.2022
美媒: 一些西方官员承认“北溪”管道爆炸事件与俄罗斯无关
正如俄罗斯总统普京所说,是那些希望仅通过乌克兰领土向欧洲供应俄罗斯天然气的人炸毁了北溪。
应该指出的是,俄罗斯履行了通过乌克兰和“土耳其溪”的当前路线的所有合同义务。
在俄罗斯对波兰段运营商进行反制裁后,沿着另一白俄罗斯路线-亚马尔-欧洲天然气管道 的线路运输也被终止,并且随着乌克兰停止接收部分过境,沿乌克兰路线的运输量明显减少。今天俄罗斯仅通过乌克兰天然气运输系统的两个入口点之一、“土耳其溪”和“蓝溪”管道向欧洲提供天燃气。
德国最大天然气供应商之一温特斯豪(Wintershall Dea)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8.01.2023
德国最大天然气供应商之一温特斯豪宣布退出俄市场
总的来说,许多欧洲国家去年失去了——部分或完全——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为代表的最大天然气供应商。春季Gazprom减少或完全停止向保加利亚的 Bulgargaz、波兰的 PGNiG、芬兰的 Gasum、荷兰的 Gas Terra 以及德国的 Shell Energy Europe 和丹麦的 Orsted 供应。其原因是这些公司未能遵守俄罗斯联邦总统关于以卢布或其他技术原因支付的法令。
莫斯科大学世界政治系副教授阿列克谢•费宁科向卫星通讯社表示,德国经济部声称俄罗斯“关闭了天然气阀门”的说法很奇怪,因为此前欧盟说打算在经济战中打败俄罗斯。
费宁科说:“当然,在考虑欧盟说打算在经济战中打败俄罗斯后,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说法(哈贝克)。如果你们已经说了计划打败俄罗斯,那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不能采取它已有的回应措施呢?我认为,俄罗斯当时完全有采取回应措施的权利,如果我们有进行经济战争的能力(与欧盟)。”
专家指出,为放弃俄罗斯除了液化天然气外的天然气,欧盟国家可以部分“转到”煤炭工业或者增加对核能源的依赖性,但是这需要大量的时间,至少10年的时间。他还说,为了长期向欧洲供应美国液化天然气需要不小的费用,因为建造液化天然气的长期接收终端,油轮的燃料和相应基础设施服务的费用都很大。
费宁科还认为,在9月份的破坏后欧洲没有人进行“北溪-2”的修复工作,根据这个原因可以做出结论,德国“目前不是很强烈地需要这个,要是需要的话,显然已经进行修复工作了”。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德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的上述声明。有趣的是,他甚至在德国最近的邻国——奥地利也受到批评。奥地利前副总理海因茨-克里斯蒂安·施特拉赫表示,德国政府不敢告诉本国人民天然气和电力价格上涨的真正原因以及能源可能短缺的真相。他说,指控俄罗斯关闭天燃气阀门显然与实际不符。
奥地利前副总理:德国害怕对民众提及天然气问题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3.01.2023
奥地利前副总理:德国害怕对民众提及天然气问题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