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打开国门,中俄拟重启双向旅游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中国打开国门,中俄拟重启双向旅游
中国打开国门,中俄拟重启双向旅游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0.01.2023
中国取消自COVID-19大流行开始后实施的过境限制。对中国和俄罗斯很多公民来说,这是令人鼓舞的信号,但旅游界对此谨慎乐观。那么,中俄旅游前景如何,边境开放对中俄交流有着怎样的影响,汉学家亚历山大·斐晋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交流了看法。
新冠疫情限制和边境关闭,给中俄很多交流、其中包括相互旅游按下了暂停键。疫情前,中俄旅游业发展迅猛,很大程度,是得益于两国间的友好关系以及对5 人或5人以上旅游团实行为期两周的免签制度。俄罗斯自然风光旖旎,很多城市文化名胜古迹遍布,这些都深深地吸引着中国游客。一些旅行者,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之行与访问北欧国家结合起来。2019年,赴俄旅行的中国游客数量有150万人,其中120万是免签入境。另一方面,成千上万的俄罗斯人在疫情前的很多年里,愿去中国旅行,更为经常的是选择海南沙滩,海南的外国游客中,俄罗斯人占多数。此外,数以万计的俄罗斯人和中国人分别在两国工作与学习。
中国何时对俄罗斯游客开放?
毫不奇怪,中国取消“清零”政策让中俄两国很多人兴奋不已。据媒体报道,俄罗斯一些旅游公司甚至在讨论筹备首批赴华旅游团。但要知道,迄今为止,两国均未颁发旅游签证,政府间团队旅游互免签证协议依然暂停。也就是说,只有那些已有中国签证的俄罗斯公民才能去中国。俄罗斯商界表示谨慎乐观,建议不要着急。汉学家、通信与技术发展中心创始人亚历山大·斐晋认为,情况好的话,中国春节后问题将很快得到解决。
他说:“我们考虑目前有两种过境方式:拿签证和根据政府间协议的免签旅行。现在,政府间协议暂停,未重新启动。各方面看,协议重启需要时间,将持续多长时间,自然是中俄两国外交部的职权范围。我们暂时的推测是,大约需要几个月时间,也许中国农历新年后将有结果,也就是说,目前还没个定数。”
© 照片 : Alexander Fedin汉学家、通信与技术发展中心创始人亚历山大•斐晋
汉学家、通信与技术发展中心创始人亚历山大•斐晋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0.01.2023
汉学家、通信与技术发展中心创始人亚历山大•斐晋
总的看来,旅游界持观望态度。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向中国旅游公司发了问询,但暂时未收到回复。显然,旅游公司在等官方通知。
俄罗斯人愿意重启赴华旅行吗?
早在2019年之前,俄罗斯对中国旅游的需求一直相当稳定。而且,对俄罗斯东部地区和滨海边疆区的居民来说,赴中国旅行要比其它一些方向、比如欧洲国家要更为便利和更有吸引力。斐晋先生指出,新冠疫情导致两国联系中断,旅游业遭受重创,物流恢复前景迷雾重重,旅行价格的形成,使人怀疑游客流量能否迅速恢复到大流行前水平。
他说:“首先应该明白,大家是以出行条件为出发点的。因此,要使交流有所提振,起码要拿到签证,要有相当舒适的物流。对大多数有意者来说,旅行价格应能承担得起。”
甚至,双方都开始发放签证,重启旅行团免签制度,但在俄罗斯公民购买力略有下降的背景下,机票价格持续上涨仍将是重要障碍。斐晋认为,也不要指望酒店能拿出倾销价。
他说:“谈及俄罗斯人赴华旅行,很难指望中国酒店给很大的折扣。酒店价格已经形成,对中国旅游界来说,俄罗斯游客量还没达到让酒店重定价格的程度。机票价格问题呢,应该明白不同的地区物流是不一样的。比如远东地区机动性强,选择性多些,但从俄罗斯中西部地区,只能乘坐飞机。因此,我们看空中飞行,机票价格现在当然是太高了。我大约1月10日看了下票价,从莫斯科飞中国某座城市,单程价格大约13万卢布。当然,随着运量不断增加,价格会有调整,但现在很难推测运量能增加几何。”
亚历山大·斐晋本人今年没有出行计划。他最后一次去中国是在2019年,而且当年他去了11次。但现在,各种与出行相关的困难超过旅行所能带来的好处。
他说:“当然有愿望去,但还是要等到情况向好、出行状况舒适的时候再做计划。”
取消“清零”政策,是隧道尽头的曙光?
对很多俄罗斯人来说,中国不仅是组织沙滩旅行或从事商务的令人感兴趣的国家。职业汉学家和研究者,也包括中国文化的爱好者,对中国的开放已经习以为常。然而,大流行期间的边境关闭,对大家来说是新的现实。当然,疫情期间,商人和中国文化迷们,可通过在线软件与中国保持交流,但显而易见,这些工具无法完全取代面对面的互动。亚历山大不仅与中国伙伴有生意上的往来,而且本人对中国文化、哲学、武术兴趣颇浓。他指出,边境封闭3年,并未对进一步发展关系和维持沟通造成障碍,但直至不久前,前景还是令人忧虑的。
他说:“目前,大家充满乐观情绪也是事实。毕竟,都有过抑郁感,不知道何时可去中国,或者不能去。从这点看,中国针对新冠采取新的政策,是完全积极的趋势。即使签证或其它问题的解决需要数月时间,哪怕是一年,但总比持续10年、或生命活跃期不知道能否成行要好很多。原因在于,比如我本人现在50岁,10年后是60岁。当然,60岁时生活还没终结,但毕竟存在精力更充沛的时期问题。鉴于此,我对政策改变的新闻完全正面评价,而需要时间去解决其它问题,已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能否恢复旅行交流,将取决于很多因素,首先是经济和物流方面的因素。但可以肯定地说,3年大流行并未毁掉国家间已经形成的睦邻关系,或降低俄罗斯人对中国的兴趣。
1月18日,俄罗斯驻华大使伊戈尔·莫尔古洛夫在与中国文化和旅游部部长胡和平会晤时表示,希望2023年两国能够举行线下文化节、博物馆和美术馆展览以及两国艺术家相互巡演。双方还具体讨论了旅游领域的合作问题,并期望近期重启双向旅游。
*在该份材料发表后,已经正式宣布,恢复向俄罗斯人发放赴华旅游签证。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