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希望在中美之间维持动态平衡

© AFP 2022 / MANDEL NGAN菲律宾总统小费迪南德·马科斯
菲律宾总统小费迪南德·马科斯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3.09.2022
评论
美国和菲律宾总统周四强调了他们对所谓“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的支持。但值得注意的是,小马科斯未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及与中国产生争议的南海仲裁案。中国专家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可以看出,菲律宾希望在中美之间维持动态平衡。一方面强化跟美国的盟友关系,获得安全保障;另一方面与中国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以实现利益最大化。
美国总统拜登22日在纽约会见了菲律宾总统小费迪南德·马科斯。白宫发布的声明称,两国领导人反思了美菲同盟的重要性。拜登总统重申了美国对保卫菲律宾的坚定承诺。美菲领导人讨论了南海局势,并强调支持“航行和飞越自由”以及“和平解决争端”。
小马科斯是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之子,他在今年5月获得约60%选票,以压倒性优势赢得了菲律宾总统的职位,并在6月30日宣誓就职。

据路透社报道,小马科斯在与拜登的会谈中说:“美国在维护我们地区和平方面的作用得到该地区所有国家,尤其是菲律宾的高度赞赏。”

关于美菲领导人的面对面会晤,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院长李一平表示,“拜登和小马科斯的会晤是美菲领导人的正常会晤,反映出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下,拜登政府对菲关系在小马科斯上任后较之前任有了修复和新的发展。可以看出,菲方在借助美国增加在南海问题上应对中国压力的筹码。不过,这是否意味着菲律宾将跟进美国,直接针对中国,还需继续观察。”
值得注意的是,小马科斯周二首度在第77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言,谈到《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气候变迁、地缘政治对立及贫富国家鸿沟,但他未提具体的区域紧张情势及跟中国引发争议的2016年“南海仲裁案”。
广西民族大学菲律宾研究中心主任陈丙先认为,从拜登与小马科斯关于南海问题存在明显的“温度差”可以看出两国对华态度的显著差异。

陈丙先表示:“小马科斯在联大的发言谈到了海洋问题,但是并没有提到南海仲裁,也没有具体谈到中国在南海的作为。所以,可以理解为他对于南海问题的态度是温和的,没有直接展示强硬的态度,也没有直接指名道姓批评中国。与此同时,我们明显看到,美国作为域外的挑事者,只要谈到南海,它就要批评中国。这是美国出于遏制中国、打压中国的需要。”

菲律宾曾以中国在南中国海中菲争议海域基于“九段线”的海洋权益主张及“海洋执法和岛礁开发活动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为由提出“南海仲裁案”。今年7月12日是该案做出裁决六周年纪念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称,“我们重申,在南海对菲律宾武装部队、公共船只或飞机的武装攻击,美国将启动根据1951年《美菲共同防御条约》第四条作出的共同防御承诺。”
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在马尼拉会见应邀访菲的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7.07.2022
菲律宾总统:南海问题不是菲中关系的主流,不应限制和妨碍双方合作
据了解,美国和菲律宾于1951年签订了《美菲共同防御条约》,有效期无限。条约主要内容为:缔约双方将以“自助和互助”的方式保持并发展“抵抗武装进攻”的能力,缔约任何一方遭到“武装进攻”时,缔约双方进行协商,采取行动“对付共同的危险”。小马科斯在与拜登的会谈中称赞了美国在该地区对维护和平发挥的所谓“作用”。对此,陈丙先主任认为,这是出于菲美特殊的盟友关系做出的表态,并不代表菲律宾想借美国挟洋自重,在南海问题展示强硬态度。

陈丙先表示,“因为菲律宾跟美国签了共同防御条约,美国对菲律宾负有安全义务,美国也是菲律宾最大的安全依靠。小马科斯的这一句表态是从菲美长期密切的军事关系、安全关系而言,这也是在意料之中。”

而谈及菲律宾可能在中美博弈中扮演的角色,陈丙先指出,目前来看,小马科斯政府未来会在中美之间维持动态的平衡关系,因为这样可以使菲律宾的国家利益最大化。

他说:“就与中国发展关系而言,中菲合作最重要的部分是在经济领域,中国现在是菲律宾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的投资、跟中国的贸易、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所带来的机遇,这是菲律宾所需要的。而菲美关系对菲律宾也很重要。第一,他们有共同的制度和价值观基础。第二,他们有很深厚的历史渊源。第三,菲美是同盟关系,特别是在军事安全领域,这是菲律宾最大的依靠。此外,有大概有400万菲律宾人在美国,包括菲律宾的劳工,还有已经移民到菲律宾的菲裔美国人,菲律宾所能够获得的最大的海外侨汇来自美国。所以说,无论是从安全、军事,还是从其他的利益角度去审视,菲美关系是非常重要的,甚至说它的基础比中菲关系更深厚、稳固。”

李一平教授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指出,“小马科斯上任之初,尤其是在今年5月与习近平主席的通话中表示将积极加强和中国的关系,称中国是菲律宾‘最强大的伙伴国’,使中菲关系‘进入更高层次’。但此次访美时强调菲美关系的重要性,这表明小马科斯希望能在两个大国间寻求平衡,交好两个大国,这也符合菲律宾的国家利益。”
在小马科斯正式宣誓就职约一周后,他在马尼拉会见了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马科斯表示,南海问题不是菲中关系的主流,不应限制和妨碍双方合作。王毅则强调,中菲合作远远超越海上分歧,不能让个别争议干扰两国合作。
谈及未来中菲两国关系的发展态势,李一平院长表示,“未来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主权争端可能更趋复杂化,需要双方以各自的国家利益和区域的安全稳定为重,以务实的态度,加强沟通与协商,维护南海和平稳定,推进两国在南海的合作与发展。”
陈丙先主任则认为,小马科斯大体会延续杜特尔特时期菲律宾的南海政策,不让南海问题影响中菲合作的大局。他强调,“问题并非消失了,而是我们不把问题放大。同时我们双方都通过友好措施来对问题进行一定的管控,双方通过双边谈判共同维护南海局势的稳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在小马科斯胜选后表示,中菲是一衣带水的邻居、风雨同舟的伙伴。近年来,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菲关系不断巩固提升,为两国人民带来福祉,为地区和平稳定作出贡献。当前,中菲两国都处在关键发展阶段,双边关系面临重要机遇和广阔前景。中方高度重视中菲关系,愿同菲方一道,坚持睦邻友好,坚持携手发展,深入推进两国全面战略合作关系,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菲律宾外长马纳洛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2.09.2022
菲律宾期待与中国关系迎来“黄金时代”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