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竞争对手:美国参议院指责抖音威胁国家安全

© AFP 2022 / NICOLAS ASFOURITikTok и США
TikTok и США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2.09.2022
评论
中国短视频服务抖音海外版(TikTok)再度成为美国施压的目标。美国政客们在此对TikTok受众的快速增长表示担忧。他们认为,在拥有此种影响力后,TikTok似乎可能“为国家安全带来威胁”。美国立法者们的成见再次表现在美国参议院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听证会上,TikTok首席运营官(COO)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就社交网络与中国当局的联系被问询了一个多小时。同样参加听证会的美国平台和服务的代表们被提问的问题要少得多。明显,立法者们认为他们的服务是“安全的”。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表明,TikTok积极且成功地拦截了元宇宙*(Meta)公司平台的年轻用户受众。截至今年8月,中国短视频服务抖音海外版(TikTok)在美国少年中比美国本土的Instagram和Snapchat更受欢迎。此外, 新冠疫情(Covid-19)把年龄更大的一代人也吸引到了TikTok上。在此背景下,美国IT业的一些代表和政治活动家们对TikTok的快速增长表示担忧。他们指出,中国短视频服务抖音海外版(TikTok)可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其中,Snap联合创始人兼CEO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也对这一点发表了声明。他认为,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yteDance)斥资几十亿美元,在美国市场上推广本公司的服务。谷歌公司(Google)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也称TikTok是其公司旗下视频服务YouTube的最大最新的竞争对手之一。牵头起草IT行业反垄断法的明尼苏达州参议员艾米·克劳布查(Amy Klobuchar) 则威胁可能对TikTok加强监管
TikTok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5.09.2022
网络安全专家证实TikTok数据泄漏
Axel Springer的首席执行官马蒂亚斯·多夫纳(Mathias Döpfner)是中国平台的最愤怒的批评者。作为《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 )和《政客》(Politico)出版物的所有者,他认为,中国TikTok“应该在所有民主国家中遭到禁止”。
“我认为不这么做是愚蠢的。我们的脸书(Facebook)、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和其它平台无法进入中国。我们为什么应该允许他们在我们的自由市场经济中扮演主导角色?”多夫纳提出问题。
中国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吴非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介绍说,不同于旨在散布美国宣传的脸书等西方平台,TikTo扮演的是富有创造性的青少年的娱乐平台的角色,几乎不推广任何政治内容。
“TikTok以趣味性内容为主,较少宣传意识形态,整体运营模式更加贴近年轻人的喜好。而且作为短视频平台,与YouTube相比,TikTok在版权方面的要求也相对宽松,对于青少年而言更便于制作符合自己个性特点的影像作品。另外,用户还可以通过平台获取一定的收入。而Facebook的内容更加倾向于美国主流宣传,整体使用方式也偏于真实信息,强调阶层,对青少年缺乏一定的吸引力”,吴非认为。
吴非以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在西方的命运为例来解释美国监管机构针对TikTok的逻辑。专家认为,美国人不接受异于自己的信息渠道,哪怕这里指的是娱乐内容,因此争取封锁这些频道。
“美国的传统社交媒体一定程度上代表美国的意识形态,在大众习惯于传统社交平台时,突然出现一个与众不同的平台,同时在青年用户群体中又有着一定影响力,这就使得美国认为自己意识形态的宣传受到妨碍。比如俄罗斯媒体RT电台就是典型的案例,当RT报道一些国际事件的真相,或者与美国宣传报道不一致时,相当于影响了美国新闻的传播途径,导致RT从一开始被限制播放到俄乌冲突后被完全禁止。目前来看,TikTok还仅是停留在娱乐层面,未涉及多少意识形态的传播就已经被针对,不排除未来中美关系产生问题时,美国会以国家安全为由完全禁止TikTok”,中国专家解释说。
美国监管机构在不久前的美国参议院国家安全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现出了对国内可替代性服务的成见。推特(Twitter)、油管(YouTube)、TikTok公司的领导们出席了听证会。听证会旨在探讨各公司的服务如何影响国家安全问题。
立法者们特别就社交网络与中国的联系问题详细盘问了TikTok首席运营官瓦妮莎·帕帕斯。在某个时刻,美国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甚至与帕帕斯互相争吵,企图搞清楚,公司在中国是否雇有身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工作人员。霍利连续提了这个问题3次,每次都改变提法。帕帕斯则有把握地回答说,她不掌握这方面的信息,无法为每个办公室中的每名员工负责
听证会上的一个指控证据是美国新闻聚合平台BuzzFeed上的一篇文章,其中写道,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的中国员工可以访问美国用户的数据。TikTok首席运营官帕帕斯还被问询了关于使用生物计量学数据应用的问题。
帕帕斯否认了所有指控,称该公司有严格的访问控制,这些观点尚未得到证实。
在此情况下,花在找出真正紧迫问题上的时间要少得多,比如为何YouTube没有及时阻止QAnon阴谋论者的活动。取而代之的是,向各个美国公司提出的是以下日常问题,比如:如何与关于疫情和疫苗的不实信息作斗争,以及内容节制问题。
澳大利亚也决定效仿美方做法。澳大利亚内政部长克莱尔·奥尼尔(Clare O'Neil)要求内政部调查有关中国社交平台TikTok和WeChat在收集用户数据的消息。奥尼尔还表示,她担心TikTok的700万澳大利亚用户“知道他们的数据不够安全”,但“仍大量使用某些公司的应用程序”。
澳大利亚政府此前已采取措施,限制“中国干涉”。例如,2018年禁止中国华为公司参与该国5G部署,与美国一样,也是以“保护国家安全”为由。
按照社交媒体广告公司Wallaroo Media估计, TikTok在美国有大约8000万名月活用户。60%的用户年龄在16至24岁之间,也就是说他们属于Z世代。明年美国的Z世代人数将达到7400万人。
按照全球领先的研究型数据统计互联网公司Statista的计算,到2030年美国TikTok的用户人数将达到8970万人。
 TikTok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4.09.2022
阿塞拜疆国家安全局: TikTok在阿塞拜疆被暂停运行
*被裁定为极端主义组织,在俄联邦遭到禁止。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