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与中国的半导体对抗中能否达到目的?

© AP Photo / Lee Jin-man美国在与中国的半导体对抗中能否达到目的?
美国在与中国的半导体对抗中能否达到目的?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2.09.2022
美国计划下月扩大对华芯片供应限制。这些限制将涉及为半导体生产提供设备的公司。此外,美国商务部还可能发布新规,禁止向中国出口某些类型的芯片。半导体行业仍然是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最激烈的交锋阵地之一。 但美国能否通过制裁以及认为刺激本国生产商来达到其目的?
路透社援引自己的消息来源报道了美国正在计划实施的限制措施。此前美国商务部向包括英伟达和AMD在内的一些美国芯片制造商发去了信件。据报道,在美国商务部向这些公司发出的信件中,将限制对华出口用于人工智能系统运行等用途的 GPU 。英伟达随后指出,这些限制适用于最新一代产品——A100 芯片和即将推出的 H100。
现在拜登政府正在试图形成新的官方限制规定。一方面,商务部确实可以单独向个别公司提出要求,限制特定产品的出口。而且这样的程序不需要像通过新的官方出口规则那样需要漫长而繁琐的官方审批程序。另一方面,如果官方文件获得通过,它将统一所有市场参与者的规则。这意味着企业规避这些限制的机会将大大减少。此外,正如路透社援引自己的消息来源指出的那样,美国遏制中国技术发展的战略是尽可能迫使美国盟友最大限度地参与这一过程。否则,美国的限制对中国没有影响。这些措施只会削弱美国公司的竞争力,因为来自第三国的公司将能向中国提供相关技术和设备。只有在有明确的普遍规则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与第三国达成协议。
拜登将对中国采取更广泛的芯片出口限制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2.09.2022
拜登将对中国采取更广泛的芯片出口限制
对于美国政府而言,在国会中期选举即将到来之际,与中国的技术对抗尤为重要。拜登在国内政治背景下的表现并不好。通胀仍在破纪录,失业问题十分突出。 COVID-19 疫情无止无休。至少需要一些外交方面的问题来证明白宫的积极成果。
半导体领域就是这样一个被选中的问题。首先,在这方面,美国确实具有一定的技术优势,此外半导体是所有现代电子产品、智能工业、两用技术和经济数字化运作的基础。华盛顿明白美国在全球生产链中的比重正在下降:美国在半导体行业成品产量中的份额不到10%。因此白宫认为,关键产业回归美国并通过出口限制来遏制中国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此外华盛顿就遏制中国的必要性形成了罕见的两党共识。
今年夏天美国通过了所谓的“芯片法案”,为决定在美国开发生产的芯片制造商提供 520 亿美元补贴。获得补贴的关键条件是保证不在中国境内进行生产。但为了防止中国囤积成品,或使用外国设备制造自己的技术处理器,华盛顿正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限制准入。现在美国商务部希望正式对向中国供应所谓的电子设计自动化工具(EDA Tools)实施新的出口限制。有报道称,目前正在与该领域的美国主要代表KLA Corp、Lam Research Corp和Applied Materials Inc进行相关谈判,以禁止这些公司向中国提供用于设计14纳米以下工艺的芯片的EDA工具。
在当前的政治现实中,很难指望商业游说团体能够说服官员。限制措施很可能会扩大。但问题是:这些措施是否有助于美国达到自己的目的?半导体产业的生产链极度国际化,美国、韩国和日本、欧盟甚至中国都在其中紧密交织在一起。例如,虽然美国几乎垄断了芯片设计所需的 EDA 工具供应,但荷兰的 ASML 是全球唯一的深紫外和超深紫外光刻设备供应商。换句话说,如果没有 ASML,就不可能在硅晶片上制作数百万个晶体管。此外,生产已经设计好的芯片的世界承包商并不多。这个市场的主要参与者是台湾、韩国和日本。最后,芯片封装——将单个芯片组装成一个封装或一个电子模块,然后安装到主板上的过程——几乎所有公司都在位于中国的工厂进行。这种产业链是多年来在客观市场因素和国际分工原则的影响下形成的。例如,英特尔几年前估计将芯片封装转移到第三国的费用高达数亿美元。
美国企图剥夺中国生产先进芯片的潜力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6.08.2022
美国企图剥夺中国生产先进芯片的潜力
可以假设,美国政府的补贴恰恰是为了至少平衡生产商重组生产链可能产生的成本。但事实是,即使这样也不能保证达到目的。例如,印度的 iPhone 组装仍然非常分散。首先,在印度新的苹果产品只有在相同产品的发布已经在中国建立和测试成功并投入生产之后。此外,中国仍然是这一制造过程中许多关键部件的唯一供应商。
最后,将生产转移回美国也是一项成本极高的工作,困难重重。台积电仍在亚利桑那州建设半导体工厂。该项目估计为120亿美元。尽管联邦和地方政府提供了大量拨款,但由于挑选专家、劳动法方面的困难以及COVID-19 疫情限制性措施等,该项目的完成日期一再被推迟。与国外供应商谈判更是难上加难。以 ASML 为例,中国是产品的主要销售市场;2021 年该公司向中国销售了价值 23 亿美元的设备。尽管美国试图说服该公司加入反华限制,但华盛顿对企业的影响力非常有限,尤其是在海外。如果说美国仍然可以成功威胁伦敦政府的话,例如,可能剥夺它获得有价值情报的机会,但企业则需要物质上的刺激。
中国仍然是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费国。一年内中国进口的这些产品比原油还多:超过 3000 亿美元。简单的计算表明,美国政府用520亿美元补贴本国企业,难以让它们放弃中国市场。企业仍会千方百计绕过美国政府施加的限制。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假设反华政策是由国内政治进程推动的,那么没有人会对所采取措施的最终效果感兴趣。最主要的是,只要对中国表现出强硬即可。而那里到底会发生什么,尤其是在选举后——让我们拭目以待。
芯片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1.09.2022
媒体:美国限制向俄中出口部分计算机芯片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