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器官移植:完全免费、没有犯罪

© 照片 : 照片由国立器官移植中心新闻处提供器官移植手术,医务人员付出巨大
器官移植手术,医务人员付出巨大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9.09.2022
独家
人生难说不患重病,当现有的医疗手段毫无作用、希望不再时,器官移植医生或成救命之星。俄罗斯的器官移植有怎样的机制?医生已掌握哪些器官移植技术?谁可成为生前器官捐赠者?卫星通讯社对国立舒马科夫移植和人工器官医学研究中心进行了采访,就大家感兴趣的、包括最为复杂和微妙的问题找寻答案,毕竟,很多人都想更多地了解这个特别医疗领域的情况。
俄罗斯器官移植医生水平如何?
莫斯科舒马科夫中心是俄罗斯的主要器官移植机构,这家科研实践型医院在重要器官移植手术方面首屈一指,当然,他们是严格按照医学要求工作的。通常,器官外科医生的患者均病理严重,移植健康供体器官,是求生的唯一出路。如果人的器官不再工作,俄罗斯医生是如何将之换成新的呢?科学院院士、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谢尔盖·格基耶就此向卫星通讯社做了介绍。
© 照片 : 移植和人造器官中心新闻处 科学院院士谢尔盖·格基耶
 科学院院士谢尔盖·格基耶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9.09.2022
科学院院士谢尔盖·格基耶
他说:
“俄罗斯医生掌握所有器官移植领域的手术技术,比如对生命来说异常重要的肾脏、肾脏与胰腺一体化和肝脏,而且肝脏可以是部分也可以是全部的;此外还有心脏、肺、‘心肺’综合体和其它多器官移植。总而言之,在俄罗斯可做所有国外通常能做的器官移植手术。”
俄罗斯国立移植和人工器官医疗研究中心以前任负责人瓦列里·舒马科夫命名。1987年,外科医生舒马科夫做了苏联首例心脏移植手术,且非常顺利。
© Sputnik / Dmitry Korobeinikov瓦列里·舒马科夫(居中)与患者叶琳娜和谢尔盖,他们都做了心脏移植手术
瓦列里·舒马科夫(居中)与患者叶琳娜和谢尔盖,他们都做了心脏移植手术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9.09.2022
瓦列里·舒马科夫(居中)与患者叶琳娜和谢尔盖,他们都做了心脏移植手术
2008年,谢尔盖·格基耶开始领导器官移植中心。此前他已是著名的专家,做过数十个肝脏移植手术,其中还有原创方法,比如他曾研究出亲属肝脏移植给初生儿的独特方法。儿童先天性肝硬化难以治疗,拯救孩子的唯一方法是换新器官。目前,莫斯科器官移植中心每年要做150例手术。
© 照片 : 照片由器官移植中心新闻处俄罗斯儿童肝脏移植需求完全能够得到满足
俄罗斯儿童肝脏移植需求完全能够得到满足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9.09.2022
俄罗斯儿童肝脏移植需求完全能够得到满足
供体器官短缺是世界性问题
据谢尔盖·格基耶介绍,舒马科夫中心每年大约完成700例各类器官移植手术,约占全俄1/3。总的来说,俄罗斯共有60多家国立医院拥有器官移植许可证。中心主任强调,私立医院不允许做此类手术,在法律上是禁止的。
他说:
“肾脏移植,是器官移植领域最为最常见的手术。全球器官移植发展起于上世纪,此项技术恰恰是从肾脏开始的。而且,肾脏移植需求,要比心脏移植多出数十倍。在俄罗斯,心脏移植手术每年大约300例,但那些心肌衰竭需要器官移植的约有1000人。”
据专家评估,甚至在莫斯科这座器官移植相对便利的城市,患者等待心脏供体的时间约有3-4个月,而肾脏可能需要半年。那些因肾功能衰竭等待器官移植手术的人,不得不佩戴人工肾仪器,不得不经常做难受的血液透析。肾脏器官移植,可延长患者的生命,改善生活质量。对儿童来说,此类手术非常重要,因为血液透析对孩子成长是相当不利的。
格基耶院士指出,俄罗斯在器官移植方面,与现在相比需增加10倍以上的手术,发展不畅的原因是供体器官不足
他说:
“其实,供体短缺现象是所有国家的问题。只是,短缺多少与组织过程有关。俄罗斯目前有35个联邦主体设有供体机制,但实际上,并非所有医院有许可证。器官捐献仅在2015年被认定为医疗的一部分,并由国家提供资金支持。暂时,甚至很多医务人员也不明白,器官捐献有利于维持我们同胞的生命,而供体器官,像石油和黄金一样属国家资源。在此方面做老百姓工作是相当重要的任务,很多俄罗斯人很难认同,他们离开人世后器官将被其他人所用。人死后还能为其他人带来益处的观念,需从小学教育时开始。”
器官移植价值几何?
器官移植的条件是,潜在供体和接受器官移植者,在组织、基因和免疫学方面要兼容,不然的话,移植器官将出现排斥现象。另外,医生还要检查供体医疗卡,看是否有肿瘤和传染病,比如艾滋病、肺结核、梅毒和肝炎。科学院院士格基耶强调,患者钱包大小,并不是手术能否成功的基础。
他说:
“俄罗斯器官移植是完全免费的,由国家预算或地方预算拨款。对患者来说,在国家保障框架下,医疗救护是免费的。”
不仅仅是器官移植手术免费,而且还包括术后康复。此外,嵌入供体器官的患者,将终生服用药物,这些药物由医院开出,也都是免费的。
© 照片 : 照片由新闻处提供国立器官移植中心康复科:格基耶院士(右侧)正与同行研究手术患者的康复计划
国立器官移植中心康复科:格基耶院士(右侧)正与同行研究手术患者的康复计划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9.09.2022
国立器官移植中心康复科:格基耶院士(右侧)正与同行研究手术患者的康复计划
谁可成为器官供体
俄罗斯像大多数国家一样,人死后供体是主要的器官移植来源。通常认为,一位死者可拯救5-7人的生命。死后供体有两种:其一,呼吸和心脏完全停止的人,也就是说,是生物性死亡。在此情况下,医务人员有30分钟时间将器官从死者遗体上取出,然后将其封存,以便移植。其二是脑溢血、大脑严重创伤和完全脑死亡的人。从法律、伦理和宗教信仰看,这相当于死亡。其它器官生命、比如心脏和肺部功能是通过人工仪器和药物来维持的。脑死亡是由医生委员会来确定,器官移植医生与此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世卫组织文件和俄罗斯法律规定的,这样可避免利益冲突。
生前提供供体是常见现象。按俄罗斯法律,活人可成为肾脏、部分肠道、肝脏或胰腺的捐献者,如取出器官或部分器官对生命不造成不可逆转状况的话。购买和销售器官都是禁止的,在俄罗斯,倒卖器官负刑事责任。可将自己的器官贡献出来,也就是说,是免费提供,但仅针对血亲、比如父母、孩子、爷爷奶奶和兄弟姊妹。其他人,哪怕是童时好友、夫妻也不允许。
© Sputnik / Kirill Shipitsin伊尔库茨克州医院:位列俄罗斯60所器官移植机构清单
伊尔库茨克州医院:位列俄罗斯60所器官移植机构清单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9.09.2022
伊尔库茨克州医院:位列俄罗斯60所器官移植机构清单
器官移植不存在犯罪现象
格基耶院士指出,俄罗斯法律针对器官移植的立场是理性和人道的,同时可将此敏感领域的腐败可能排除在外。器官交易,从技术角度看也是很难的事情。
他说:
“苏联时期从1965年首例肾脏移植开始,我国未有过一起涉及‘黑色器官移植’相关的刑事案件。在司法实践中,从未有过、现在也没有盗窃器官和杀人以谋取器官的案件,这是其一。第二,器官摘取和保存,技术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参与的专家差不多有50人,很难做到不被发现。再加上严格的供体统计体系。在俄罗斯境内,每次器官提取都要输入电子数据库,然后,器官走向的整个链条都被监控,比如哪家医院提取、给哪位患者移植。此外,还要做患者登记,因为他们需终生服用国家提供的免费药物,这是为了预防移植器官的排异问题。从以上可以看出,整个体系是三重监控。”
最后有必要说明的是,俄罗斯和其它很多国家一样,存在供体同意捐赠推定原则。也就是说,每位成年公民死后都可成为潜在的供体,如果生前未有过书面或口头声明的话。死者家属也可提出,不同意提取死者器官。与此同时,法律并不强制要求医生去征询他们的意见。医务人员有权在亲属不同意的情况下提取器官,如果之前未声明拒绝。法律规定,儿童器官供体,只有父母同意情况下才可,但并不存在未成年人器官提取的实践。目前给患儿提供器官,只能是成年健康的亲属或人死后供体。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