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是中国对外农业投资主要吸引点

© Sputnik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6.09.2022
评论
世界经济发展和贸易的中心正在稳步向亚洲转移。俄罗斯远东地区因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资源禀赋,可以成为新的商业活动中心,成为东亚贸易路线交界处的区域贸易枢纽。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在出席东方经济论坛期间接受卫星通讯社专访时分享了对俄中发展远东合作的看法。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致第七届东方经济论坛来宾的贺信中称,今年东方经济论坛的主题是“走向多极世界之路”。普京表示,这是向基于正义、平等和承认人权原则的新世界秩序不可逆转过渡进程的推动力,每个国家和人民都有权走自己的主权发展道路。9月5日,为期四天的东方经济论坛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正式开幕,普京总统将在7日全体会议上发表讲话。恰逢中国著名智库学者、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在论坛现场,我们对其进行了专访。
问:在新的地缘政治和经济条件下,您认为俄罗斯远东地区在俄罗斯与友好国家发展贸易关系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王文:我全程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参加为期四天的东方经济论坛,充分感受到俄远东地区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尤其是俄乌冲突成为重塑世界地缘政治的新变量之后。自2012年普京总统第三次担任总统着重推介“向东看”战略以来,俄罗斯已全面进入“向东行”的加速期。资源丰富、面积广阔的俄远东地区,成为俄罗斯在后俄乌冲突时代发展与友好国家经贸关系的新平台、新区域。俄罗斯远东地区尤其是符拉迪沃斯托克、哈巴罗夫斯克为中心的区域开放与对外合作程度,直接反映了俄罗斯与东方国家的关系的提升程度,甚至决定着俄罗斯“向东看”战略的成败。

符拉迪沃斯托克、哈巴罗夫斯克两地是俄远东地区最主要的投资吸引地和贸易窗口城,有多少国家的公司愿意到这两个地方来投资和从事贸易,一方面折射了世界各国尤其是亚洲国家对俄罗斯未来的预期,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俄罗斯向东开放的诚意与深度,所谓“一叶知秋”,从这个角度看,俄罗斯远东地区能做得还有很多。

问:俄罗斯远东发展部长表示,俄罗斯将在经济论坛期间开放跨贝加尔湖粮食码头,允许向有前景的亚洲市场出口数千万吨粮食。该码头是“新粮食陆路走廊”项目的首个关键要素。多年来碳氢化合物是俄罗斯对华出口的主要产品,您如何评估双方在农业领域发展合作的机遇?

王文:这些年来,中国对俄罗斯远东农业投资呈现增长迅猛、区域扩大、主体多元、领域拓张等特点,是中国对外农业投资的主要目的地之一。最高峰时期,据俄媒统计,最高峰时期,中国已有20多万农民赴俄远东地区种植,200多家企业赴俄进行农业投资,已拓展至远东地区农业投资已覆盖滨海边疆区、阿穆尔州、犹太自治州、 哈巴罗夫斯克、萨哈林等9 个州。据公开资料与最新评估,中国对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农业投资约占中国对俄直接投资的约20%,已成为俄远东地区的第一大投资国。

但另一方面,不得不强调,俄远东地区的基础设施相对落后,投资风险偏高,两国认知程度偏弱,加之新冠疫情对两国民众往来的限制,都在制约着中俄在远东农业投资的加速发展。由此看,随着中俄在农业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合作的加快,以及国内金融机构对俄远东农业投资信贷融资和信用担保的提升,以及后疫情时代俄远东农业投资环境的优化,中俄双方在农业领域合作的机遇将会越来越大。

问:在您看来,俄罗斯在保障中国粮食安全方面可以发挥什么作用?

王文:中国有14亿人口,是俄罗斯人口的10倍,中国每天须至少消耗约70万吨粮食、9.8万吨油、192万吨菜和23万吨肉,是“天字第一号”的大问题。俄乌冲突导致国际粮价大涨,世界粮食储备降到了30年来的最低点,数十国诱发粮食危机,甚至损害了经济增长并危及政治安全。在这种背景下,粮食安全在中国的担忧感提升。幸好中国决策层一直把粮食安全视为头等大事,确保将14亿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以占世界6%淡水资源、9%耕地,养育世界近1/5的人口,70多年前中国4亿人仍吃不饱,现在14亿人须吃得好,在解答了“谁来养活中国”问题之后,正在解决“中国人吃好喝好”问题。

2021年中国粮食连续第十八丰收,产量再创新高,实现粮食量、价、市场“三稳”的局面,这一方面与中国在小麦、水稻与玉米等三大口粮上绝对保持自给自足的政策密不可分,另一方面,也与中国在大豆和食用植物油等经济作物上实现“粮食贸易自由化”有关,广泛粮食进口有关。目前中国大豆约85%、食用油约70%靠进口,俄罗斯在这方面可发挥更大的作用,将中国视为俄粮食出口最有前景的购买国。事实上,最近5年内,俄罗斯对中国粮食出口已增长了约2倍,但是从比例上仍是非常小的,比如中国向俄罗斯进口的大豆仅占总进口量的不到2%。从这方面看,中俄农业贸易的潜力还相当大。

问:俄罗斯远东发展部长,经济论坛期间俄方可能向中国提议在莫斯科大乌苏里斯基岛建立自由贸易区。您觉得这项措施可能给中国带来怎样的益处?在您看来,亚太地区、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区域贸易一体化有哪些有前景的形式和机制?

王文:大乌苏里斯基岛在中国称“黑瞎子岛”,是一块占地350平方公里的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汇处的三角地带,岛上自然资源丰富多样,多数面积可用做耕地、割草场或者牧场,公开资料显示还有果菜园15000个左右,每年都有成千上万个市民到这里观光。在黑瞎子岛上建贸易区,中国方面的当地政府早在10多年前就曾提议,此次俄方再次提出,道出了两国拓展边贸的迫切性,我相信,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我听说,俄方已在岛屿上做了数亿美元的投资,准备建造会议展览以及旅游休闲设施,并在寻找中国的战略投资商,这是非常好的迹象。边贸开放与合作,中国有充足的经验。中国在广西东兴与越南合作、在霍尔果斯与哈萨克斯坦合作都取得了相当不错的进展。相信两国在中央政府的统一协调下、地方政府的密切配合与坚决落实下,边贸发展能够再次取得重大突破。

问:面对全球不稳定的局势,您认为或将如何利用远东地区的地缘优势改造供应链?

王文:我专门受邀为东方经济论坛撰写一篇长文《远东(东亚)崛起时代的到来》,其中用充足的数据说明传统概念下的“远东”(即东亚、东南亚)崛起,提醒俄罗斯人在可预见的将来必须清楚地认识到,21世纪属于亚太世纪,甚至就是属于远东的世纪。

远东正在成为世界经济与贸易重心,俄罗斯的“向东看”应该变成更快步伐的“向东走”,使俄罗斯更快地适应21世纪的发展趋势。事实上,远东发展,能做得事情还很多。在我看来,至少有两点建议是中国与俄罗斯发展举措的当务之急。第一,集中力量,加速落实原有的战略步骤,增加俄罗斯开发远东地区的吸引力。在外界一些人看来,俄罗斯开发远东地区的诚意并不足够,不少承诺与规划并没有完全落实。2022年6月,横跨中国黑河与俄罗斯布市的黑龙江大桥总算开通了。尽管是迟来20多年的项目,但让人对未来充满着更多期待。

第二,借中俄战略关系的优势,放下国家中间层的彼此陌生与防范,优势互补,共同推动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共同发展。从俄罗斯方面看,不必担心一些媒体谣传的所谓“中国东北人口移民”或“中国领土诉求”论调,大胆吸引中国资金、技术、产能等,集中力量建设20多个“超前发展区”。对于中国方面来说,东北三省应改善营商环境,强化毗邻国家的交通联通,密切人文交流合作,增强直接进出口产品的能力,使东北亚地区成为远东新经济带的新中枢。总而言之,面对俄乌冲突后的世界新变局,远东持续崛起将是必然趋势。时不我待,将已规划的做好,彼此之间的前景就会越来越好。

亚历山大∙伊夫列夫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7.09.2017
安永:俄远东因靠近亚太地区而具有高增长潜力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