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伙伴关系是亚太地区最为重要的稳定因素

© AP Photo / Tatan Syuflana中俄伙伴关系是亚太地区最为重要的稳定因素
中俄伙伴关系是亚太地区最为重要的稳定因素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5.08.2022
评论
中俄战略伙伴关系是国际关系中法为上运动的柱石之一;美国主导全世界的企图没有前景;世界需要搭建桥梁,而非制造新的分界线。
中国与俄罗斯总能找到越来越多的需持续关注和切实解决的问题。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中国王毅外长会晤时解释如此频繁接触的原因。周五,在东盟部长金边会晤期间,两位部长举行了本月第三次会晤。7月7日和28日,双方分别在巴厘和塔什干举行了谈判。
俄外长强调,需对美国不断破坏国家主权平等原则做出反应。这些原则,见诸于联合国章程。拉夫罗夫认为,中俄战略伙伴关系是国际法、首先是联合国章程至上运动的柱石之一。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5.08.2022
王毅:中国愿与俄罗斯加强合作
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东盟中心专家、历史学博士维克多·苏姆斯基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东南亚越来越清楚,中俄伙伴关系是稳定之锚。

他说:“西方的很多动作与行径,是在挑战亚太地区的稳定。在此背景下,目前亚洲最为坚实的双边关系,毫无疑问是中俄关系。这是亚洲稳定最为重要的因素。东盟对此理解程度不一,但情况变得越来越清楚。东盟很多成员国认为,与中国和俄罗斯发展关系,可使东盟平衡西方的压力。”

俄罗斯外长与王毅外长会晤时谴责美国试图将自己的主导性地位扩展到世界越来越多的地区。拉夫罗夫强调,这是没有前景的,也反应了美国的放任政策
专家维克多·苏姆斯基认为,对东盟来说,这种世界秩序显然是不能接受的。

他说:“对东盟来说,满足西方要求,在国际舞台上按照旨在独立俄罗斯的政策行事,等同于不可逆转地丧失其战略自主权。而这种自主,基于包容性原则,和国际所有大的伙伴维持对话与合作。在此情况下,东盟满足西方的要求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这相当于失去构建其外交政策的基础。”

俄罗斯对东盟遵循地区稳定利益的战略自主性高度评价。拉夫罗夫在金边论坛上强调,俄罗斯曾经是、还将是东盟“可靠、稳定和令人感兴趣的伙伴”。部长坚信,俄罗斯和东盟的整个相互协作体系,客观上促进了地区安全结构的巩固与可持续发展。拉夫罗夫在未指名道姓美国和其伙伴时强调,现在需要的是努力构建桥梁,而非建新的分割线。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沈世顺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强调,俄罗斯部长的这一论点与中国在安全不可分割的基础上建立新世界秩序的做法基本一致。

他说:“当前中国一再倡导新安全观和综合安全观,强调所有国家安全的平等性、包容性和不可分割性,并且国际安全机制应建立在公认的国际规则之上,即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只有各国都遵守规则,才能形成新的安全机制。”

“最近美国众议员院长佩洛西访问台湾,就是美国单方面破坏安全的行为。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要求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且不和台湾发展官方关系,也不允许支持台独。佩洛西作为美国‘第三号人物’,代表美国官方前往台湾,明显违反国际关系准则,怎能不破坏安全?乌克兰危机也是如此,北约不断东扩至俄边界,导致给俄罗斯的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所以各国的安全关切都需要被顾及。”

“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精英政客和有识之士,包括国际社会很多都在反对佩洛西访台,说明大家心知肚明。目前动荡不安的地区为何难以维持稳定,原因就在于不遵守国际关系准则,动辄搞单边霸权主义,或者基于冷战思维煽风点火。而中方呼吁的新安全观旨在互利合作,照顾彼此合理的安全关切。包括如俄外长拉夫罗夫所言,通过外交谈判照顾各方利益,共同努力世界才能安全。”

中国与俄罗斯认为,建立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是亚太地区安全的挑战之一。谢尔盖·拉夫罗夫周五在金边与记者见面时指出,显而易见,有利用AUKUS在印太地区推动北约利益的趋势。在此方面,美国和北约在积极利用日本的军国主义情绪。日本、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被积极纳入北约向本地区扩张军事基础设施的工作中。
премьер-министр Австралии Скотт Моррисон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9.07.2022
澳前总理莫里森:AUKUS是对抗中国的关键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