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尽管世界局势紧张,但核冲突并非不可避免

CC0 / Pixabay / 联合国总部
联合国总部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03.08.2022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联合国8月3日电 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对卫星通讯社称,尽管世界局势依然紧张,但核冲突并非不可避免。
傅聪在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期间对卫星通讯社说:“世界局势紧张,存在冲突,但我不认为核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安理会所有常任理事国都拥护一个众所周知的说法,即核战争不可能打赢,也不应发动。”

他强调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向大会与会者的致辞中也表达了对这一说法的拥护,而今年早些时候,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领导人也发表了声明。
傅聪称,一些西方国家试图将俄罗斯排除在国际谈判之外的做法是错误的。

傅聪说:“西方国家目前试图根本不与俄罗斯对话,将其排除在国际讨论之外。我们认为这是不正确的。”
傅聪称,北京希望美国总统拜登关于可能继续与俄罗斯进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谈判的声明能付诸实施。

傅聪说:“拜登发表声明表示愿意在这一问题上与俄罗斯合作,这是一个好信号。我们希望这能实现。”

他强调称,中方希望美俄恢复削减核武库的对话。他说:“我们希望拜登所说的能够变为现实。我们希望俄美关于战略稳定和削减核武库的对话能够继续下去。”

傅聪补充称:“我们呼吁美俄继续进一步削减核武库的对话。”
傅聪称,如果美俄战略稳定谈判继续,中国将不会加入。

傅聪说:“中国对在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框架内讨论这些问题持开放态度,但不是以三边方式。”

他强调称,三边谈判的想法出现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政府时期,他“以此种方式想为回避自己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义务框架内的义务寻找理由”。

傅聪说:“中国在核武库数量上与俄罗斯和美国相差甚远。美国建议中国加入三边谈判,是想以中国为理由,以避免进一步削减核武库,甚至拒签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国断然拒绝特朗普政府的这些政治把戏,中国不会参与。”

据其称,“拜登总统政府时期,美国未要求中国加入谈判,因为任何认真的人都会明白这是一个行不通的提议。”

傅聪指出:“为何两个核超级大国商谈自己削减核武库问题,中国要加入它们呢?中方愿与任何国家开展对话。与俄罗斯,它在所有战略问题上都非常有建设性,而中国也准备好与美国进行同样的对话。在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框架内,对话富有成效。”

据其称,在“五常”框架内工作基础上,有必要讨论更广泛的可能影响战略稳定的问题。

他说:“反导,太空,甚至人工智能,所有这些东西都对战略稳定产生影响。”

他强调称,中国呼吁美俄继续削减核武库的工作。
傅聪还指出,AUKUS伙伴关系(澳大利亚、英国、美国)对不扩散核武器领域构成巨大风险并违反《国际原子能机构规约》。

傅聪说:“我们认为 AUKUS引发巨大的扩散风险。这涉及将高浓缩铀从核大国转移到不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这指的是浓缩超过90%。因此,这违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目标和任务。”

他强调称:“如果你阅读《国际原子能机构规约》,它明确规定国际原子能机构框架内的核活动不应用于军事目的。但核潜艇绝对是军事目的。所以这绝对是违反《国际原子能机构规约》的。”
傅聪称,中国敦促美英澳停止实施AUKUS伙伴关系。

据其称,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因成立AUKUS而违反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框架内的基本义务。

傅聪说:“我们敦促它们停止。”

他补充称:“在现阶段,它们拒绝这么做。但是,通过了解其立场,我们认为应开展一些相关的国际讨论,以便人们更清楚地了解这一问题的后果。”

他表示,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拒绝就这一重要问题进行公开讨论。

傅聪指出:“现在它正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造成很大损害。甚至有人说‘三国正阉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因此,如果所有国家都效仿,《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将不复存在。”

他总结称:“我们认为它们应停止这一计划。”

2021年9月中旬,澳大利亚与英国和美国在AUKUS新伙伴关系框架下签署国防与安全领域的协议,并宣布退出与法国海军集团(Naval Group)公司价值560亿欧元的供应12艘潜艇的协议。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