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武器就是真理”:志愿者如何在位于车臣的特种兵基地接受训练

© Sputnik / Ilya Goncharov志愿者在位于车臣的特种兵基地接受训练
志愿者在位于车臣的特种兵基地接受训练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0.07.2022
评论
来自俄罗斯不同地区的志愿者正在位于车臣古杰尔梅斯的俄罗斯特种兵大学接受培训。请在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的独家材料中了解关于这个不寻常的培训中心是如何运作的,乌克兰特种军事行动的未来参与者是如何培养的,以及俄罗斯各地的小伙子们为何奔赴这里。

“我的武器就是真理,任何军队在它面前都无能为力。”——车臣共和国第一任总统艾哈迈德·卡德罗夫、现任共和国总统拉姆赞·卡德罗夫之父的这句话被印在格罗兹尼机场大楼的一张巨大海报上。

您在抵达车臣后首先看到的那句话,便成了整个行程的主题。
古杰尔梅斯市距离格罗兹尼仅一小时的车程。俄罗斯特种兵大学(RUS)坐落于此。这是俄罗斯联邦第一个为特殊单位确保专业培训的教育机构。车臣共和国行政长官、俄罗斯英雄拉姆赞·卡德罗夫提出了创建此种机构的想法。
特训基地占地近400公顷,涵盖多种景观类型:草原、森林、山地、平原和高地。甚至还有一条河流从大学的领地上流过。学员们学习如何强渡这条河流,在河上也可以开展独特的行动,例如,强攻船只。在大学的领地上有一个定居点的模型,学员们在这里的城市环境、射击场、教室和志愿者营地中开展活动。另外这里设有一个伞兵训练中心。
© Sputnik / Ilya Goncharov志愿者在位于车臣的特种兵基地接受训练
志愿者在位于车臣的特种兵基地接受训练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0.07.2022
志愿者在位于车臣的特种兵基地接受训练
如今,该中心不仅培训专业人士,还培训愿意前往乌克兰参加特殊军事行动的志愿者。来自多民族俄罗斯的不同民族的最佳代表在基地训练。地理是非常不同的。爱国精神将大城市和小城市的男人带到这里:莫斯科、乌兰乌德、斯塔夫罗波尔、萨拉托夫、沃罗涅日、符拉迪沃斯托克、喀山、车里雅宾斯克、伏尔加格勒、别尔哥罗德、汉特-曼西斯克等。
卫星通讯社记者设法与之交流的年龄最小的人只有19岁,推动他的是对祖国有用的愿望。最大的人53岁,他经历了两次车臣战争,现在他认为为祖国服务是他的职责。志愿者的平均年龄从25岁到45岁不等。这些人通常是没有战斗经验的居家人士,是最普通的和平职业的代表。他们中的许多人以前曾在军队服役。
例如,谢尔盖来自莫斯科,为此他获得了他的呼叫代号——“莫斯科”。家中有妻子和五个女儿在等着他——最小的女儿11岁,最大的女儿24 岁。他此前从未在军队服过役。平日里他在一家IT公司工作。

“这里有非常好的教练。我们被教导要使用任何武器,为任何情况做好准备。这是一个独特的地方。在其它地方学不到这些知识。我自己来这里有很多原因。当我的国家参与军事行动的时候,我根本无法袖手旁观。这种事情发生时,我必须在场。我们必须帮助保护平民。难道有其它办法吗?” - 谢尔盖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介绍说。

俄罗斯特种兵大学讲师阿尔巴斯托夫·埃尔贝克(Albastov Elbek)介绍说,任何人都可以来到格罗兹尼市,前往市长办公室,报名成为志愿者。他将被送到俄罗斯特种兵大学,支付道路费用,提供所有必要的装备,从头开始教授一切必要的东西。
© Sputnik / Ilya Goncharov志愿者在位于车臣的特种兵基地接受训练
志愿者在位于车臣的特种兵基地接受训练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0.07.2022
志愿者在位于车臣的特种兵基地接受训练
布里亚特共和国的亚历山大就是这么做的,他的呼叫代号是“风”。这是他即将第二次去顿巴斯,在此之前他决定参加专门的培训课程。他对自己决定成为志愿者的原因做了简单的解释:

“可能有哪些原因?那里有很多我们的年轻人。他们现在需要帮助。我想为共同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而不是袖手旁观。我想摧毁这一切的纳粹主义。终结平民和儿童的苦难。所有志愿者都遵循着这样的原则。这不关金钱什么事儿。这是我们的职责。这是我们的祖国”,亚历山大向卫星通讯社解释道。

当被问及奔赴战区是否感到可怕时,志愿者们的回答都是相同的:

“当你是正确的时候,没有必要害怕。俄罗斯战士的力量在于真理。西方和乌克兰编织关于我们的谎言。我们知道我们的事业。”

车臣共和国领导人拉姆赞·卡德罗夫早些时候指出,该中心每周都会向乌克兰派遣一批训练有素的志愿者。
车臣培训中心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9.07.2022
顿巴斯两个共和国独立
探访训练在乌战斗志愿兵的车臣训练中心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