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害怕对俄中制裁遭反噬

© Sputnik / Grigory Dubovitsky / 跳转媒体库国会
国会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1.03.2022
评论
美国拜登政府官员正在与前特朗普政府官员合作,制定针对中国的对策。美国商务部负责人雷蒙多将与曾经反对现任政府的专家们会面。其主要目的是消除所有矛盾,并说服国会尽快采取一揽子经济措施对抗中国。
很难想象这些几年前还极其顽固的共和党人、在特朗普整个任期内对整个民主党都持批评态度的特朗普的支持者,今天竟能和民主党人坐在同一张谈判桌前制定某些共同战略。现在看来,是中国让这两个毫不妥协的双方“和解”了。无论如何,这也正是美国政府现任官员所期待的。特朗普前国家安全顾问赫伯特·麦克马斯特将军受邀与商务部负责人会面。他的副手、汉学家马特·波廷格也没被忘记。出席者名单内还有谷歌前任负责人、现任美国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负责人埃里克·施密特,以及其他得到前美国政府信任的人。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与雷蒙多的会面中,并没有像蓬佩奥或纳瓦罗这些狂热的反华鹰派人物,因为似乎与会人员的唯一共同点是明确而坚定地抵制中国技术、经济、尤其是在世界上的政治影响力。对于雷蒙多来说重要的是,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对华问题上的立场尽可能地接近,并联合起来制定共同的反制战略。这里指的是所谓的创新和竞争法案(USICA)。 USICA 法案于 6 月在参议院获得批准。它得到了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的支持。 USICA 提供 520 亿美元用于扩大美国国内芯片制造,并提供 2000 亿美元用于资助额外研发,刺激更多美国部门与中国竞争。
根据美国宪法,参议院通过的法案必须在美国众议院获得通过。而众议院对 USICA 持怀疑态度。下议院领导人一再表示,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法案来对抗中国的技术影响力和竞争,即竞争法案。该法案要求拨款3350亿美元。众议院法案还拨款约 500 亿美元用于发展半导体生产,但总预算更高,因为其中包括对因生产转移到国外而失业的工人的补贴、环境贸易激励措施等。
众议院提出的文件没有得到共和党人的支持。结果两个法案至今没有一个获得通过。这让拜登政府官员感到担忧。雷蒙多不止一次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在某些行业与中国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如果不采取紧急行动,美国将输掉竞争。显然雷蒙多想多了解共和党人的立场,以便尽快找到一个跨党派妥协方案,并通过一份文件,启动数十亿美元国家投资用于与中国对抗相关的项目。
众所周知,现任美国总统是凭借与前任总统特朗普对抗而帮助自己的竞选活动。拜登多次批评特朗普对华政策,指出贸易战和技术对抗损害美国利益。然而拜登上台后,情况不仅没有改变,反而在某种意义上更加恶化了。
拜登没有取消特朗普征收的高额关税,相反,倒是扩大了美国技术供应禁令范围内的中国公司名单。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所长王志民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由于“中国威胁”的言论被夸大,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王志民专家说:
众所周知,美国当前政治极化现象进一步加剧,两党甚至两股势力的矛盾不可调和。不过在对中国的敌视态度上,两党的观点却保持一致。虽然近日习主席与拜登总统的视频会晤释放了良好的信息,但是美国国内的反华势力以及保守主义人士在不断煽风点火,未来中美关系仍然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目前美国正试图在两条战线发动制裁战。在乌克兰危机的背景下,华盛顿对俄罗斯实施了大规模制裁。制裁对象不仅包括金融部门,还包括俄罗斯科技公司和原材料部门。美国决定利用早先对中国公司验证过的手段采取行动:禁止向使用美国技术的俄罗斯公司供应零部件和软件。此外,美国将长臂管辖原则延伸至反俄、反华限制。也就是说,即使是第三国也不能向受制裁的公司提供含有美国技术的产品。
在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的电话交谈中,拜登告诉自己的中国同行,如果北京发展与俄罗斯的合作,这将使莫斯科能够抵消美国制裁的影响,可能会对中国实施制裁。不过,据西方媒体报道,华盛顿尚未决定能对中国实施何种制裁。鉴于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国际贸易的领导者,这个问题没那么简单。
已有美国媒体报道称,对俄罗斯的制裁已经开始破坏现有的全球供应链。如果中国也受到制裁,全球市场将面临巨大冲击。王志民专家警告说,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都将感受到这场海啸的影响。王志民专家说:
如果美国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无疑会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后果。我们可以看到,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无论是对世界经济增长还是全球产业链的贡献都是巨大的。另外,当前世界局势复杂,大宗商品价格涨幅明显,再加上俄乌问题导致能源价格上涨,全球供应链的断裂显然会对世界经济造成非常复杂的后果。“2021年东南亚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2022年初欧盟又反超东盟,再次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这说明中国在世界供应链中处于中流砥柱的地位。特别是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很多制造业的相关产品生产都离不开中国。而且中国已经与52个非洲国家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文件,与南美地区的经济往来也非常密切,毫无疑问中国在整个世界经济格局中的地位是不可取代的。如果美国一意孤行对中国采取经济限制措施,对世界各国无疑都会造成负面影响,不排除发生世界经济衰退的可能性。”
美国还害怕自己对别国施压的手段被用来对付自己。 3 月初两党 140 名参议员致函国会,敦促尽快通过旨在对抗中国技术影响的两份文件中的至少一份。他们认为,半导体供应过度依赖亚洲。面对对俄罗斯的制裁,原材料供应链出现中断,这表明依赖第三方供应任何资源非常危险。
虽然美国在半导体生产方面拥有关键技术,但这些产品的大规模生产已经在亚洲建立起来,包括日本、韩国和台湾。台湾台积电为 iPhone 和 F-35 战斗机生产芯片。因此,许多美国政府官员看到了全球分工和生产外包的威胁。于是乎,拜登政府被迫开始延续特朗普的政策:特朗普曾承诺“通过将生产撤回国内,让美国再次伟大”。
然而实践表明,当一项政策违背市场规律,它就会失效。已经取得的进步,包括美国硅谷,是全球最优秀的人才自由交流知识和经验的结果。当然,美国凭借其巨大的资源和经济实力,可以建立替代的、非市场的分工机制。然而,问题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代价多大。不管看上去还是事实上有多矛盾,美国在追求竞争力的过程中,可能会失去自己仅有的优势。
美国商务部部长雷蒙多在新加坡彭博新经济论坛上发言时承认,目前全球芯片和集成电路的产量只有 12%-13% 在美国生产。而技术上最先进的芯片根本就不在美国制造。大规模投资根本没有必要带动美国工业的发展。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建设价值 120 亿美元的工厂时遇到了麻烦。由于劳动力短缺、美国 严重的新冠疫情,以及获得行政审批和建筑许可证过程中遇到的麻烦,启动过程已经比原计划推迟了六个月。
习近平与乔•拜登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9.03.2022
专家:中国警告美国,放弃在全世界煽动冲突的政策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