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会向中国让步吗?

© AP Photo / Eric Risberg拜登会向中国让步吗?
拜登会向中国让步吗?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21.01.2022
评论
美国总统乔·拜登表示,他不准备取消前任实施的对中国产品的关税。他说,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中文名戴琪) 正在研究这个问题,但目前答案尚不明显。拜登在竞选期间承诺改变美国对华政策。不过,就目前而言,美国政府基本上是在延续特朗普时期的政策。
当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时,不仅有商界代表、学者、专家,而且政界人士都对这种行动表示担忧。他们指出,鉴于中国经济参与全球供应链,像冷战时期那样建立起针对苏联的“铁幕”而不损害美国自身是不可能的。特朗普以打击贸易不平衡为借口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据称,中国采取不诚实的竞争方法和补贴国有企业,剥夺了美国人的就业岗位,造成贸易逆差。经济学家称,美国贸易逆差与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全球地位有关,这种理由没能说服共和党总统。随着每一轮贸易战,他对中国产品征收新的关税,在高峰期几乎所有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产品都被征收关税。
拜登的竞选活动建立在反对特朗普政策的基础上。他承诺在胜选情况重返国际组织,再次成为全球参与者。 他承诺将回到与中国开展建设性协同动作的政策上。拜登在就职典礼举行后几乎立刻宣布全面修订美国对华政策。不用说,所有这些承诺都没有兑现。美国并没有回到全面和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取而代之的是,开始在类似“美英澳三国成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的狭隘的盎格鲁-撒克逊模式下发展防御倡议。对华政策的修订从未进行过,在任何情况下,没有公开宣布过。对中国产品的部分关税还是上届美国政府在签订“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后取消的。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姜跃春(Jiang Yuechun)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美国新总统不仅没有放松贸易限制,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收紧了对华政策。

他说:“拜登在竞选期间就美国对华关系发表过一些言论,确实是与当时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有不一致的地方。但是拜登上台后,到目前为止不仅是延续了特朗普政府比较过激的对华政策,甚至在有些方面表现得更加激进。比如联合西方盟友共同采取对华强硬路线,包括号召G7集团和五眼联盟成员国,以及亚太地区的澳大利亚和日本。这也就导致目前的中美关系不仅没有出现好转,反而在某些方面还有恶化的趋势。恐怕对世界很多关心中美关系的国家和人士而言,这可能都是出乎预料的情况”。

当然,拜登确实做出了一些让步。例如,此前按照特朗普的要求,TikTok短视频应用程序应该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否则将在美国遭禁,但现在拜登放弃了这种要求。此外,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CFO)也顺利回国。一些因涉嫌与中国军工复合体有关联而被美国商务部列入黑名单的中国公司也被除名。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些措施未必可被称作是两国关系解冻的重大迹象。
放弃TikTok禁令多半是由客观现实引起的。美国法院多次对特朗普的要求作出否定判决。因此,继续坚持一个荒谬的要求,实在是毫无道理。释放孟晚舟当然是重要的步骤。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明显是一个政治化的案件,存在大量法律不一致之处,可能打不到法院。最后,虽然一些公司已被从黑名单中删除,但Sense Time、DJI 等其它公司则相反,被列入了黑名单。
此外,在拜登的领导下,加强了对中国华为公司的制裁——零部件供应禁令开始被更广泛地解读:例如,“5G用的零部件”被替换为“可能用在设备中的零部件,其中包括5G网络设备”。美国交易所监管机构对中国公司退市的威胁越来越强。黑色的新法规已经出现,禁止美国投资者投资某些中国公司。
有趣的是,所有这些措施并没有解决特朗普用来论证为何需要征收关税的最初问题。2017年,就在贸易战爆发之前,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为3750亿美元。到2021 年,这个数字已经增加到3965亿美元。中国科技巨头的死亡也没有发生。虽然华为不得不出售旗下智能手机部门荣耀(Honor),但制裁无论如何都没有影响到广义上的中国科技竞争力。
美国商界多次警告华盛顿,贸易制裁首先将对美国商界产生负面影响。由于中国参与全球供应链,约有一半的中国对美出口产品是所谓的中间产品,这些中间产品随后被用来制造成品。这意味着,关税最终将体现在成品的价格上。此外,中国科技巨头是美国各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去年,中国进口了价值4300亿美元的芯片,超过了原油和谷物的总和。
失去中国市场将首先导致美国公司失去进款。姜跃春说,然而,华盛顿听不到务实的声音,仍然固守中国威胁论。

他说:“当前美国对华政策的核心认知是认为中国发展过快,已经威胁到美国在全球的利益。实际上这种认知本身是错误的,中国的发展不仅没有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造成威胁,还给世界各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发展机遇,包括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然而美国当权者看不到这一事实,仅仅是盯住特朗普执政期间所提出“中国经济发展是建立在牺牲美国利益基础之上获得”的观点,认为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是合情合理的。但是事实上美国对华产品加征关税除了对中国造成一定伤害,对美国的经济也已经造成严重负面影响。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美国经济出现的各种问题,比如高通胀、高物价、供应链断裂等,都与加征关税政策有很大的关系。只是目前我们仍然看不出拜登政府在该问题上有做出调整和改变的趋势”。

美国政府多次指出,对中方在履行“第一阶段”协议义务的过程感到不满。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数据,该协议在两年内仅完成了 62%。实际上,中国有一个极具分量的反证:该协议是在大流行之前签署的,不应把全球供应链的中断以及能源价格的波动归咎于中国。另一方面,目前尚不清楚华盛顿准备采取哪些具体步骤。胁迫中国的筹码越来越少,而美国则相反,因贸易战的副作用而遭受越来越多的损失。去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超过 6%——这是过去30年来的创纪录指标。
拜登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9.01.2022
拜登执政第一年:延续对华强硬策略,确立全面竞争框架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