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狂野西部”:太空军事化监管有何危险?

© AP PhotoВойна в космосе
Война в космосе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0.11.2021
按照美国当局的声明,国家间的军事竞争正在把太空“变成一个新的狂野西部”,需要进行监管。关于太空的上一份协议可以追溯到 1967 年。俄罗斯和中国不急于详细规定太空中的军事存在,因为这违背了和平探索太空的原则。与此同时,太空变成了一个越来越不平静的空间。
太空需要警长?
管理外层空间的主要困难之一在于几乎任何空间技术都可以既用作军事目的,又用作民用目的。因此,在太空中进行的任何接近、任何设备,以及每一次机动都可以用两种方法评价。
美国多次呼吁界定许可进入太空的边界,其中包括军事存在,以及在太空中什么是可被视为侵略或攻击的行为。例如,确定一颗卫星无权接近另一颗卫星的距离、可以部署哪些设备和操演哪些机动。
Космический мусор летит к Земле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0.11.2021
国际空间站将实施规避机动以躲避中国卫星碎片

迄今为止,关于这个问题的国际协议只有1967年的《外层空间条约》(Outer Space Treaty)。从那以后许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该条约禁止各国在太空或月球等天体上部署核武器或其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条约中缺乏对军事活动的详细和实质性限制。然而,各国并不急于通过新的协议。
2020 年 12 月 10 日在白宫网站上发布的新版美国国家太空战略中说:“外层空间成为美国与其对手之间的战斗行动的潜在舞台,因此华盛顿必须做好准备,如有必要,击退太空侵略。”
“我们真的相信,我真的相信,应该有一些关于太空安全和专业行为的规则”(......)我希望,与我们共事的盟友和伙伴持有相同的意见”,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空军上将约翰·雷蒙德(John W. Raymond)今年年初表示。
然而,除了明确和无可争辩的禁令之外,“盟友和伙伴”反对在太空军事化问题上的任何正式规定。问题在于,一旦国际社会开始制定太空军事存在的细则,就会使其合法化。这与中俄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相矛盾。
各国多次强调“和平利用外层空间”的重要性。 2014年,他们甚至共同提出了《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实质上是从法律上强行禁止在外空使用武器。
时事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戎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和中国由此表达了大多数国家在太空军事化问题上的立场:
“和平利用太空,不仅是中国和俄罗斯的呼吁,也是全世界人民和所有在太空进行科学试验国家的呼吁。但是太空领域一直是大国博弈战略竞争的制高点。在我们希望和平利用太空或者在宇宙建立新生活空间的同时,美国恰恰是要通过多种手段强化太空的军事化”,周戎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
西方的立场
然而,西方对情况的看法却大不相同。雷蒙德将军说,太空中的国际竞争在上升,这迫使华盛顿进行更积极的军事干预。按照雷蒙德的声明,中国和俄罗斯正在积极努力,让美国难以自由进入太空,甚至彻底封死美国自由进入太空的通道。雷蒙德公开表示,“美国押注威慑力,以便拥有防止太空战争的机会”,“太空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狂野西部”。然而,他没有提到美国有多频繁地在太空中显示侵略性。
“美国正在加速发展太空军事力量,提升太空作战能力。众所周知,美国正式成立了天军部队,通过掩军于民计划部署太空军事装备,加速太空的军事同盟战略。当前太空恰好是没有任何国家和国际组织统治的区域,美国太空军司令称太空为新的‘狂野西部’,也表明美国企图在太空区域不受任何约束”,周戎认为。
Китайский зонд Чанъэ-5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0.11.2021
美国航空航天局局长:美国希望早于中国实现月球目标
周戎表示,美国在太空问题上的立场一直与中俄两国的政策存在极大的分歧。 2019年,美国组建太空司令部和太空军,开始与盟国结成太空军事联盟。
太空军事联盟的成员包括北约、五眼联盟、日本和韩国。北约早在 2018 年就开始对太空领域给予高度重视。 当年5月通过了北约行动太空支持政策。得益于此,太空部分首次正式被列入10 月至 11 月之间在挪威举行的 “三叉戟接点2018”(Trident Juncture 2018)演习。2019 年 6 月,北约国防部长批准了该联盟的军事太空概念。
美国后来加强了太空军事训练,并训练了北约盟国的卫星情报人员。 后来,美国还建立了太空战系统,并在德国建立了太空中心,以加强北约在太空发生战斗行动时的地位。德国于德姆(Uedem)太空中心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在轨的 6 颗德国军用卫星、跟踪太空垃圾,以及分析其它国家在太空的侦察活动。
“美国积极加强太空军事力量建设,原因在于美国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国家安全最主要的威胁。军事力量的主要任务由反对恐怖威胁转变为应对大国战略竞争,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近来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均在太空科技方面快速发展,导致美国在太空领域的优势开始缩小。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若要保持在太空领域的非对称优势,对中俄施加战略竞争成本,太空军事化无疑是一个选择”,周戎在解释类似行为的原因时说。
美国间谍卫星事件
美国在轨道上含有敌意的行为的一个最新例子是今年 7 月发生的中国卫星事件。 据《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报道,一颗接近的美国侦察卫星能够快速跟踪“实践- 20”卫星(Shijian-20),并离开它。
按照美国军事网站 “突破性防御”(Breaking Defense)的资料,今年7 月,美国间谍卫星 USA 271 (GSSAP 4) 曾经接近中国的 “实践- 20”卫星,中国设备“迅速”离开。尽管在整个情况下,是美国自己向中国卫星发送了“间谍”卫星(他们在报告中承认了这一点),但他们坚称,正是中国引起了对太空开发的担忧,因为中国“实践- 20”卫星配备了能够提前追踪美国飞行器接近的设备。然而,为了避免飞行器在太空中发生碰撞,需要诸如跟踪他国卫星和操纵本国卫星等类似功能。

俄媒:中国卫星或威胁到马斯克帝国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3.07.2019
俄媒:中国卫星或威胁到马斯克帝国
美国很早前就对中国飞行器的一些功能表示不安。例如,空间站配备了一个“机械手”,用于帮助宇航员在空间站的船体周围对接或移动。五角大楼认为,这只“机械手”可以用来对其他国家的卫星造成损害。俄罗斯专家此前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驳斥了这一信息,称五角大楼的声明“荒谬”。
“美国发表所谓太空霸权理论,编造各种理由指责中俄违规发展部署能够致盲或破坏卫星的电子干扰机、地面激光系统等破坏性武器,威胁到他国安全,可以说是极力渲染太空版的‘中国威胁论’。美国加速推进太空军事化的进程,本质上是要增加中俄的战略安全恐慌,挑起新一轮的太空竞争,引诱中俄与美国进行全面的军事竞赛,以达到大量消耗中俄战略资源、遏制中俄发展势头的目的。冷战期间美国就曾通过军备竞赛搞垮了前苏联,目前美国也是报以同样的想法”,周戎在解释美国行为的动机时说。
私营企业呢?
Space-X 等私营公司是外层空间使用监管中的一个单独问题。
由于碰撞和出现太空垃圾的风险在上升,近地轨道商业卫星的累积多年来一直让航天机构和天文学家感到担忧。专家们多次呼吁制定商业目的使用太空的规则,以避免干扰宇航员和研究人员。此外,尚不清楚私营公司将如何对自己在太空中的行为负责。
Астронавт Базз Олдрин на поверхности Луны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10.11.2021
美国航空航天局局长:人类再次登月可能不会早于2025年
2019年9月2日,发生了一件能说明问题的案例。那天,欧洲航天局不得不重新安置其地球观测卫星风神(Aeolus),以避免与星链(Starlink )新飞行器中的一辆飞行器发生可能的碰撞。也就是说,马斯克的公司在得知碰撞威胁后,只是决定将规避机动的责任推到欧洲航天局上,没有受到惩罚。毕竟,在太空中没有任何“交通规则”,或针对此类临时情况的规则
“当前除美国外,俄罗斯、中国、法国、日本等十多个国家都有能力发射卫星,包括欧空局。在美国加速太空军事化的影响下,新一轮的太空军备竞赛或将逐渐开展起来。若是各国竞相出台扩张性的太空战略,实施太空军事化计划,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无疑是有害无益。而且太空的安全风险也会因此增加。目前太空中运行的卫星超过2000多枚,有70多个国家拥有自己的卫星。随着太空军备竞赛的愈演愈烈,未来太空中的碎片也将呈几何倍增长,给太空行为体的运行带来巨大的安全风险隐患”,周戎总结说。
太空监管方面的许多问题仍然是开放性的。 今天的太空活动是如何监管的?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谁是宇航员? 宇宙属于谁,如何划分? 太空军事基地是可能的吗? 在地球以外开采矿物是否需要详细的法律监管? 主要的是,谁将成为宇宙立法者? 人类应该回答所有这些问题。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