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成功!
请点击电子邮件中的链接,发送至

专家:俄解密日本战犯审讯档案具有重要意义 是对日现政府否认二战成果的一记警钟

© 照片 : Public domainОдно из зданий, принадлежавших японскому Отряду 731
Одно из зданий, принадлежавших японскому Отряду 731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7.08.2021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北京8月17日电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国际政治研究所所长巴殿君在接受卫星通讯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公开对日本战犯的审讯档案具有重要意义,揭露了日本二战期间的罪行,是对日本现政府否认二战成果的一记警钟。

1945年8月,满洲,苏联军官接受日本俘虏武器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4.08.2021
档案揭秘:日本准备进攻苏联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日前解密了一批二战时期的秘密文件,其中包括: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简称731部队)利用活人做细菌武器试验的细节,日本曾于1949年计划使用细菌弹,以及对日本关东军最后一任司令山田乙三的审讯记录。根据审讯记录,山田乙三不认为在活人身上进行细菌武器试验是反人类罪,辩称没有任何禁止类似行为的国际文件,并无耻地称通过这些试验确定相关致命微生物的有效性是必要的。他还称针对中国人、朝鲜人、苏联人和其他国家民众活人试验是合理的。

解密对日本战犯的审讯档案具有重要意义

巴殿君表示,“关于日本搞细菌战的档案公开已经不少,但像这样对日本战犯审讯档案的公开还是具有重要意义的。这是对日本二战罪行的揭露,也是对日本现政府否认二战反法西斯成果的一记警钟。”

他指出,结合今天日本的所做所为、日本今天的政局、对70多年前罪行的回避与否定,甚至公开向国际社会挑衅,日本似乎已经成功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战争受害者了。因此,公开这样的审讯档案不管是对日本军国主义者还是所有受害国都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他说,在刚刚过去的8∙15日本投降日,包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内的日本政坛很多右翼高官公开参拜了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日本政府和社会对过去侵略历史的公开否定,也是对二战成果,或者是,国际法院对日本罪行审判的一种蔑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兆头。

专家进一步表示,公布这些材料对深受法西斯残害的人们来说是一个心灵慰藉,是对日本军国主义者、日本右翼的一个警告,还是对日本爱好和平人士的一种期待。如果日本军国主义者再次控制日本政坛,这将不仅仅是其他国家人民的灾难,也将是日本本国的灾难。

日本的军国主义者并未得到清算

在巴殿君看来,日本的军国主义者并未得到清算。

他说,由于美国急于把日本打造成反共的前哨,为稳定当时的日本社会,启用了大量的军国主义分子,包括像岸信介这样的战犯,因此,日本的军国主义者并未得到清算。这些人,以及他们的后代在日本政坛都有着重要地位,他们对二战的看法影响着日本社会对二战的看法,造成东亚社会对日本的不信任。尽管新档案的公开有利于人们认清日本军国主义者的面目,但很难影响日本社会对历史的认识,尤其是很难促使他们严肃反思军国主义的那段历史。

巴殿君指出,另一方面,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继续采取实用主义的做法,针对中俄搞所谓“民主阵营”,日本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躲在“民主阵营”的外衣下更加肆无忌惮地否认历史。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想让日本反省军国主义的历史很难。但这些档案的公开是对日本的反战力量的支持,也是对日本周边国家人民的一次教育,使正义的人们更好地了解军国主义者的黑暗历史,坚定反对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决心。

与此同时,专家表示,还要看到,美国对日本化学武器发展非常清楚,并有深度的合作,正是他们对军国主义分子的袒护才造成了今天日本否认二战的局面。日本利用美国的实用主义,否认侵略历史的行为造成了日韩之间的矛盾,实际上对美国的东亚战略造成了某种程度的反噬。

军国主义思想仍在继续传承

巴殿君认为,日本已经总体走向了偏右道路,军国主义思想仍在继续传承。

他说,“我们都希望日本能反思过去的侵略罪行,发展与周边国家的友好关系,但现在看来日本已经总体走向了偏右的道路,很难对这段历史有深入的反思。”

他分析道,“第一,日本有意切割历史记忆,最常用的一个说辞就是:那是上一代的事件,我们这一代不能继承上一代的历史包袱,过去的历史与我们没有关系。日本人是这么说的,但他们的实际做法却是每年都去参拜这些犯下滔天罪行的战犯。实质上他们切割的只是责任和反省,而军国主义思想却在继续传承。第二,就是紧跟美国的价值观外交,以所谓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外交作为盾牌,抵挡要求清算侵略罪行的压力,把否定历史罪行的矛盾转化为价值观矛盾。第三,把否认历史的矛盾转化为国家安全矛盾。日本在战后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做这方面的舆论工作,谁要求他们反省,他们就把谁树为威胁。要求反省的声音越大,对日本的安全威胁也就越大。所以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几乎把他周边所有邻国都当成威胁,而对他批评声音大一点国家更是被他塑造成了独裁国家。一个未与军国主义切割的国家却站在了维护国际秩序的高度抨击要求他反省的国家。”

巴殿君最后表示,“目前来看日本的这些手法似乎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但我们需要看到,这里面的关键实际上是美国。如果不是他主动抱美国的大腿,而美国又恰好需要他,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因此,仅通过这些历史文件促使日本反思过去的罪行已经比较困难。”

二战期间,日本细菌武器的研发及其实验,包括在活人身上进行实验,是由日本关东军第731和100特种部队进行的。这两支部队进行人类感染鼠疫、炭疽、霍乱、伤寒、气性坏疽等细菌的实验。大多数感染者死于可怕的痛苦。那些活下来的人遭受反复实验,最后也被杀死。关东军从活人身上切下内脏,以便研究感染如何在器官扩散。日本军人还在人身上进行了其他灭绝人性的实验,不可避免地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山田乙三1938年1月被任命为驻扎在与苏联接壤的满洲里的第3集团军司令,1944年起任关东军总司令。

新闻时间线
0
从新到旧顺序排列从旧到新顺序排列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