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是在与塔利班对话问题上的可靠伙伴

© AP Photo中俄是在与塔利班对话问题上的可靠伙伴
中俄是在与塔利班对话问题上的可靠伙伴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7.08.2021
中俄将相互沟通,维护各自在阿富汗的利益。中国与美国正制定在阿富汗合作的条件。考虑到中国和俄罗斯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欧洲议会也呼吁制定欧盟对阿政策。

中国在解决阿富汗问题上有俄罗斯这样的可靠伙伴,愿意与其合作,共同维护在阿富汗的共同利益。俄中两国外长的电话交谈表明了这一点。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向王毅保证,俄方愿与中方就阿富汗局势发展及时沟通,共同应对变化。新形势下,中俄需要加强战略联系与合作,王毅坚信,双方合作应服从于维护两国合法利益、提供相互支持、说服塔利班坚持和平友好的外交政策。

媒体:阿富汗对中国具有经济利益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7.08.2021
媒体:阿富汗对中国具有经济利益
与此同时,正如兰州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阿富汗研究中心朱永彪教授所说,中国与塔利班的接触也将取决于后者如何履行自己的承诺并为阿富汗的和平进程做出怎样的贡献。朱永彪教授说:“我认为可能还是需要与塔利班保持接触。在正式承认和建交方面,中方的态度应该是与俄罗斯差不多,即继续保持观察,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来看塔利班履行承诺的情况,以及他对国内政治势力整合的过程,包括阿富汗国内和平进程的深度。最终需要根据上述因素综合来决定中国与塔利班的关系。

“虽然阿富汗目前大局已定,但是也没有完全明了。未来阿富汗政府,比如卡尔扎伊或阿卜杜拉是否还会作为政府代表在国际社会上活动?加尼是否仍然会利用总统身份进行活动?这些情况暂时都不太明朗。而且承认一个国家或政府通常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程序,并非今天宣布上台后,明天各个国家都会承认这么简单。”

中方愿与美方保持对话,推动阿富汗问题软着陆,王毅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电话交谈中指出。中国外长同时明确说明了在什么条件下可以进行这种合作。其中之一是美国必须在稳定阿富汗和防止混乱方面发挥建设性作用。另一个条件是放弃遏制中国。王毅表示,美方不能一方面遏制中国、向中方施压,损害中方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又指望获得中方的支持与合作。特朗普政府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排除在恐怖组织数量之外,是双重标准的表现。中国外长强调,这对美中两国在阿富汗反恐斗争中的合作造成了严重障碍。

日前布林肯同拉夫罗夫通了电话,讨论了撤离在阿富汗美国公民的问题。通话是在美方倡议下进行的。俄外交部表示,俄美将继续就阿富汗问题进行磋商,中巴等各方也将参与。

俄外长称美国和北约离开阿富汗后该国局势崩溃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1920, 17.08.2021
俄外长称美国和北约离开阿富汗后该国局势崩溃
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中东国家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娜塔莉亚·扎马拉耶娃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此次俄中美三国外长通话标志着阿富汗周边乃至整个地区新地缘政治格局的形成。娜塔莉亚·扎马拉耶娃说:

“新形势与外国军队从西亚撤出有关。从战略上讲,这意味着该地区不再有外国军队、北约军队,未来几年也不太可能出现在那里。也就是说,该地区没有西方军事机器。这需要改变该地区的战略领导。最后,我们看到美国正在转向其贸易、经济和军事对手——中国和俄罗斯以寻求政治生存。阿富汗态势开启了一种机制,不仅可以改变地区,还可以改变对全球战略的重新思考以及政治和军事力量的重新洗牌。”

俄罗斯联邦总统阿富汗问题特使扎米尔·卡布洛夫表示,能够帮助阿富汗不陷入混乱或另一轮内战的最强大的参与者是俄罗斯、中国、美国、巴基斯坦和伊朗。娜塔莉亚·扎马拉耶娃专家提请注意欧盟不在该列表中的事实。她说:

“大多数欧洲国家都是欧盟和北约成员国。自 2001 年以来参加对塔利班的敌对行动的北约成员国军队也进行了空袭和军事行动,其中有平民丧生。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引起阿富汗人的严重不满。此外,欧盟成员国被剥夺了在阿富汗的政治决策和军事战术行动发展方面的独立作用。他们紧随美国,结果,外国军队的撤出如此仓促而草率,实际上导致了一场人道主义灾难。”

欧洲议会的几位议员呼吁制定新的对阿富汗欧盟战略。然而,在这个对国际社会来说的重要时期,这份文件的作者无法放弃一种有偏见的、公开政治化的方法来左右阿富汗周边的力量。在他们看来,新战略应该考虑到中俄似乎“正试图迅速填补政治真空”的新现实。欧洲议会议员没有与中国和俄罗斯进行磋商和协调,实质上是在引导欧盟限制北京和莫斯科与塔利班建立建设性对话的努力,以维护阿富汗稳定和地区安全。欧盟的这种立场是否会成为又一个重大的政治错误,就像匆忙草率撤军一样,进一步恶化本已复杂的阿富汗局势?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