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确保对俄罗斯能源资源的稳定需求

© AP Photo / Liang XuДобыча природного газа в Южно-китайском море
Добыча природного газа в Южно-китайском море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石油和天然气价格将不再很高,采矿业也不会带来超额利润,俄罗斯国家矿产储量委员会专家尤里·安皮洛夫在莫斯科国立大学在线讲座中指出。

他说,能源资源价格下降的原因并不是新冠病毒,而是源于更根本性的原因。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主要能源消费国正在积极使能源来源多样化,并朝着绿色能源方向发展。

Нефть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中国对外国公司开放资源市场

早在上世纪60年代人们就常说,到了80年代世界石油将被耗尽。然而现在我们却到了世界几乎被其淹没的地步,甚至到了WTI石油期货达到负值的地步。实质上这意味着卖家为了卖掉石油,还要给买家钱。当然,一方面,这是一种短期的极端情形,在很大程度上与期货市场的投机活动有关。尽管如此,现在石油已经供大于求是客观事实,而且尤里·安皮洛夫认为,供大于求将长期存在。
在他看来,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在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高油价的条件下,采矿生意对许多国家都变得有利可图。对于某些国家(例如沙特阿拉伯或俄罗斯),预算收入直接取决于石油和天然气的销售。与此同时,勘探和开采过程在技术上极为复杂。这是一项长期投资,结果尚不清楚,因为不可能根据市场需求快速调整产量。许多国家在采矿业投入了大量资源,并长期押注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新冠疫情导致运输和物流流量急剧减少,许多行业停产当然也影响了能源需求。但正如安皮洛夫所指出的那样,不要指望在世界局势稳定之后石油需求再次增加。对需求减少的趋势存在已久。首先,为了追逐利润,各国开始生产超出其需求的石油。其次,最大碳氢化合物消费国为改善生态环境将重点放在了能源脱碳以及减少碳氢化合物在其能源平衡中的份额之上。

尤里·安皮洛夫说:“中国制定了一个目标,到2050年将可再生能源在本国总能源平衡中的份额提高到62%。到2021年,即明年,太阳能将比中国的煤炭便宜。我认为这是一个可以实现的指标,只要看看中国为整个亚洲生产太阳能电池板的能力就可知道。与十年前相比,现在中国生产相同的太阳能电池板的成本微乎其微。2019年全球太阳能总容量达到586吉瓦,是2000年的400倍以上,是2010年的20倍以上。而2010年似乎才刚刚过去。当时我们还说:什么太阳能,非常麻烦又非常昂贵。仅仅过了十年,就增长了20倍——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中国在全球太阳能发展中起着关键作用。目前全球所有太阳能板的2/3在中国生产。中国使这些产品变成了不再是奢侈品:价格达到历史最低点。另一方面,可以说,中国降低替代能源价格是克服2008年危机的副产物。当时中国政府向发展替代能源投入了大量资金,包括向太阳能电池板生产领域,以支持GDP增长。结果在该部门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中国太阳能发电量为130吉瓦,这在世界上绝无仅有。

媒体:中国对俄石油品牌ESPO 需求很大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专家:中国加大采购俄石油是长期趋势 中俄能源合作增强反映出双方相互依赖关系的深化
然而,替代能源仍不能完全替代碳氢化合物。尽管替代能源的一些缺点(例如成本和生产规模)已经不复存在,但仍无法消除其他瓶颈。风不是总有,天也不总是晴天,尤其是在寒冷的气候地带。可以说,风车和太阳能电池板尚不能完全确保稳定数量的电力供应。况且未来的电力需求只能增长。

在当前的危机中,中国政府同上次一样,将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和扩大生产来刺激经济。但是现在的重点是“新的基础设施”建设:工业物联网、智能制造、数据中心、5G电信网络、电动车充电站等。这些基础设施将需要不间断的电力供应。因此重要的是要确保稳定的能源供应,包括石油和天然气。

从这个意义上讲,俄中能源合作正在被赋予新的意义。根据双方就严格的供应规模达成的协议,石油通过管道被源不断地输送给中国。俄罗斯和中国共同参与了液化天然气的生产,例如,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因此当前的石油危机对两国间碳氢化合物贸易的影响很小。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犹太所所长马友君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就此指出,中国将能够确保稳定的能源需求。

马友君专家说:“这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毋庸置疑,若是疫情向常态化方向发展,未来对经济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包括今年两会我们也没有确定GDP增长目标,就是因为当前存在着的很多未知的因素能够影响中国经济。那么疫情对中国能源的合作是否会产生影响,主要也取决于中国的经济面。如果中国经济发展良好,那么对能源的需求肯定会增加。如果疫情影响严重导致经济速度下滑,那么能源需求肯定会下降。假设一旦出现需求下降的局面,我认为有两个解决方案:一是在保证中俄能源合作份额不变的情况下,减少世界其它地区能源的进口;二是相应地减少进口份额。不过我们与俄罗斯签有协议,因此我个人认为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应该保证俄罗斯能源进口的份额。实际上保持俄罗斯能源份额,就是在支撑俄罗斯经济渡过难关,也是在保证中俄两国经济合作共同发展。过去中俄合作主要是进口能源,而现在我们有了亚马尔项目,使得合作又进入了新的阶段,从买卖关系进阶到勘探、加工、生产合作,将合作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当前俄罗斯勘探和加工石油方面来自于西方的投资寥寥无几,中国增加对俄罗斯的能源投资,也是我们未来重要的一个发展方向。”

中国帮助许多国家走出危机,并支持其产品需求,即使自己也身处困境。尽管中国经济第一季度萎缩6.8%,但今年4月中国原油进口量每天增加近984万桶。炼油量为1310万桶,比去年4月还要多。总体而言,中国石油消费几乎已经达到危机前每天1300万桶的水平。据海关三月份的统计数据,中国减少了从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进口,但却增加了来自俄罗斯的供应:增加近三分之一。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