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维稳而借债

© AFP 2022 / GREG BAKERКитайский флаг
Китайский флаг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中国提高政府债务水平是必要且合理的,中国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他说,适当增加债务有助于维持经济与社会发展。在过去的几年里,相反,中国政府一直在试图收缩经济中的信贷规模。

CHINA GDP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专家:中国今年不设GDP目标是因为外部环境太复杂 同时也意在不束缚手脚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幕式的年度报告中宣布了2020年的任务和发展指标。一反前几年的惯例,今年没有设定GDP增长目标。考虑到COVID-19疫情引发的动荡,要预测全球经济发展的前景并非易事(中国经济由于参与全球生产链而强烈依赖全球需求)。因此今年的重点是采取实现彻底摆贫、建成小康社会、支持就业和国内需求等措施。

为此将财政赤字提高至GDP的3.6%。此外中央政府批准发行价值1万亿元人民币的抗疫特别国债。此外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额度扩大到3.75万亿元。总体而言,根据来自渣打银行的数据,考虑到所有支持措施,财政赤字可达到GDP的11%。

现在中国政府面临预算支出不断增长的境况,而预算收入却在下降。为了支持企业和百姓,此前已批准了一系列财政福利政策。非应税收入上限增至五千元(705美元)。包括增值税在内的税率也降低了。总的来说,财政刺激措施花费了2.3万亿元人民币(3240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必须增加债务,以支付与履行经济和社会义务有关的所有必要费用。

Вячеслав Никонов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俄专家:大流行后我们将如何生活?
正如中国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所说,债务适当增加将有助于维持稳定。而稳定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又有助于使债务水平保持在正常水平。

国投信达(北京)投资基金集团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何晓宇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与某些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债务水平并不高,而且中国政府正在采取综合措施来支持经济,因此杠杆作用的略微增加不会威胁到金融稳定。

何晓宇专家说:“根据数据统计,我国的负债率低于西方发达国家,政策也没有那么冒进,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还是有回旋余地的。而且当前我们仍然处于对抗疫情的‘战争’时期,包括推出一万亿元特别国债,也是特殊时期的特殊需求。如果我们仍然采取过去的负债率或经济政策,恐怕也难以使中国经济渡过难关。另外,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也强调了两点,一是疫情体现了中国制度的优越性,二是中国经济的韧性及后劲十足。总体来看,中国经济仍然面临着许多困难,如果疫情不出现反复,实际上我们已经度过了最艰难时期,经济将逐渐往向好方向发展。从这一角度来看,我们相比过去多借一点钱,也是完全有信心能够偿还的。”

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开始推行量化宽松政策刺激经济。此外,例如,美国安排2.3万亿美元的天文数字来刺激经济。正是由印刷机提供资金的流动性推动经济增长这一措施,给经济稳定带来最大风险。就美国而言,它可能不会崩溃,因为拥有世界货币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仍会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这是因为人们对它具有空前的信心,同时也依赖它。而中国宁愿采取更谨慎的行动。

疫情后经济:大萧条还是增长点?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疫情后经济:大萧条还是增长点?
“两次会议”前夕在中国开展了关于量化宽松的讨论。中国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政协委员刘尚希建议发行价值5万亿元的特别国债,并建议央行以零利率分期购买。但央行坚决反对这一措施,指出,首先,这些步骤可能会加速通货膨胀;其次,即使在中国法律层面,也禁止采取这些行动。

结果,中国没有实施量化宽松政策。特别国债规模仅是原来的五分之一。中国放弃数量增长目标而更加注重发展质量目标,不无原因。今年的主要任务是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早在4月份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就提出了这六项任务。各级主管部门将以此为指导,根据新的现实调整今年的经济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增加债务绝不是主要措施。专家们承认:一项长期战略要考虑维持实体经济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将使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更加稳定。增加债务只是权宜之计,有助于弥补因新冠疫情等不可抗力因素造成的现金缺口。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