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痛与泪:韩国如何迎接朝鲜战争结束65周年

© Sputnik穿越痛与泪:韩国如何迎接朝鲜战争结束65周年
穿越痛与泪:韩国如何迎接朝鲜战争结束65周年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自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订之时起,65载光阴已经一去不复返。朝鲜战争绵延3年,从法律角度来说持续至今。这场战争经常被视为是美国与苏中之间的间接战争。

朝鲜不满迟迟不宣布朝鲜战争结束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媒体:朝鲜不满迟迟不宣布朝鲜战争结束
英雄

索·乔鸟琉(音译,接近So Choneliu) 今年已经年满93岁,尽管年事已高,他仍然一而再,再而三从首尔出发向东,前往加平郡(Gapyeong County)的山中。

这名朝鲜战争的老战士介绍说:“那里应该有我所在部队的战士。他们的遗体就留在这里的什么地方,因此我来这里。我只是想在他们的墓前祈祷。”

从年轻时候起,他一有机会,就会来到这个曾经发生激烈战斗的地方。

索悲哀地回忆道:“子弹穿过身体,血花四溅开来。‘不要死!’我叫道,可我的战友只来得及低声说:‘上尉……’,就断气了。我留下他的遗体,继续跑着进攻。”

首尔欢迎平壤归还美国军人遗骸的决定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首尔欢迎平壤归还美国军人遗骸的决定
叛徒

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后撤的韩国军队、军警和极端反共组织成员们就开始跳过法庭和检察机关,直接枪决所谓“公民通报协会”的成员。所有政治上不可靠的人此前都被强制送往该协会接受“再教育”。按照某些估计,最多有20万名韩国人死于此类清洗,他们之中的许多人与共产主义地下活动没有任何关系。

韩国当地报纸援引一名本地女性居民的话说:“在讲到尚且活着的人们在咽气前哀求救命但旁边站有负责执行枪决的警察的时候,负责埋葬尸体的一名男子嚎啕大哭。”

这些犯罪行为的目击者们在很长时间内遭到生命威胁,他们被禁止说出自己所见到的事情。一些人迄今仍惧怕因被怀疑通敌朝鲜而遭到惩罚。

难民

朝鲜战争停战协定于1953年7月27日签订,彻底把朝鲜半岛分割成南北两个国家。似乎,强制移民的最明显例子是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的父亲。他来自朝鲜东部沿海城市兴南市,在朝鲜战争爆发后,他逃到了韩国最南端的巨济岛,被迫在那里从零开始艰辛生活。

兄弟

韩国有部电影广受欢迎,名字叫《太极旗飘扬》(Brotherhood / Tae Guk Gi: The Brotherhood of War,又译《太极旗-生死兄弟》、《兄弟》、《太极旗飘扬:生死有情》、《战火兄弟情》)。全国将近四分之一的居民都看过这部电影,它讲述的就是站在不同立场上作战的两兄弟在战场上相遇的真实故事。这部电影最近越来越经常被人们提及和回忆。

在一次战斗中,朝鲜在12天内曾经15次试图通过猛攻夺取位于一个村子附近的由韩国军队控制的328高地。被战争隔开的两个兄弟被迫每天朝对方射击。

首尔的“兄弟”军事纪念碑也让人想起手足相残战争的可怕景象。南北朝鲜对手足相残的悲剧感到同样痛苦。今天的朝鲜和韩国距离结束这场为时65年的对峙从未这般近过。

新闻时间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