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4 2020年10月29日
社会
缩短网址
新型肺炎疫情 (1927)
0 131

“其实这个病只不过是没有药可以治疗的新感冒。”俄罗斯境内两例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之一——万赟彬这样告诉记者。目前,他正在位于外贝加尔边疆区赤塔市的区传染病医院接受住院治疗。

   

 他现在身体状况很好,已经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医院已将化验样品交到莫斯科和新西伯利亚进行核酸检测,如果连续两次检测结果为阴性,那么下周他就可以出院了。

“我现在觉得完全没啥问题了,已经好了。现在就是还是要再检测一次,一般不都是要检测两次吗,下个星期可能还要再检测一次,就可以出院了。”

     万赟彬今年30岁,江西南昌人,他的妻子和2岁的女儿都是俄罗斯籍。春节前夕,他带妻儿回国过年。1月26日,他们又经满洲里口岸回到位于俄罗斯赤塔市的家。当他得知自己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十分诧异,因为他们一家并没有人接触过来自武汉或湖北其他地区的人。他左思右想,觉得自己离“武汉”二字最近的一次是在北京旅游的时候乘坐过国家博物馆的电梯,而这部电梯1小时前刚刚有几名武汉人乘坐过。

“电梯有管理员,管理员说前一个小时有几个武汉人在这里坐了这个电梯,但是他们立马就消毒了。在这一个小时中,其他的人都不坐,因为他们都提醒嘛,都不坐。当时除了我们一家人还有另外几个人听到这个消息,他们也不坐,只有我们一家人坐了这个电梯。”

     就在2月8日举行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新闻发布会上,专家指出,新冠肺炎传播途径包括气溶胶传播。感染者打喷嚏或咳嗽后,携带病毒的微小飞沫长时间悬浮于空气中,如果病毒数量多,健康人吸入这些微小飞沫就可以被感染。而电梯、车厢等密闭环境恰恰是这种传播方式的高危地点。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第二天表示,这种传播途径尚待进一步明确。但我们或许可以据此来推测万赟彬的感染原因。

  • 万赟彬的病房
    万赟彬的病房
    © 照片 : 照片由万赟彬提供
  • 万赟彬的病房一角
    万赟彬的病房一角
    © 照片 : 照片由万赟彬提供
  • 医院为万赟彬提供的餐食
    医院为万赟彬提供的餐食
    © 照片 : 照片由万赟彬提供
  • 医院为万赟彬提供的餐食
    医院为万赟彬提供的餐食
    © 照片 : 照片由万赟彬提供
1 / 4
© 照片 : 照片由万赟彬提供
万赟彬的病房

 

     万赟彬一家回到俄罗斯后,他和女儿都有一点轻微的咳嗽。一开始,他觉得也许是因为坐火车比较辛苦,有点感冒。但鉴于国内疫情比较严重,为保险起见,他们还是去医院做了检查。第一次检查医院给出的答复是没有问题,于是第二天他们就回家了。但在28和29日,俄罗斯卫生防疫部门的专家和医生先后几次来到万赟彬家中进行采样检查。

“俄罗斯政府也很重视这个事情。幸亏他们重视,如果他们不重视,就这样,我们出来也就出来了。出来当然我们也是在家里自我隔离,但是,我家里人可能会被我传染。”

     万赟彬对当地政府和医院的高度重视表示感激。他说,正是由于他们如此重视,自己才得到及时治疗,避免发展成重症患者,才能如此快速地恢复健康。医院给万赟彬安排了一个类似套间的单人病房,卧室外面有一个小厅。平时,医护人员会把一日四餐和水果、牛奶等食品放入小厅,万赟彬自己来取,这样就避免了直接接触。房间每天会打扫三次,消毒两次。由于目前针对新冠肺炎还没有特效药,医院在治疗方面采取的依然是对症用药的方法。

“治疗,我感觉它也是对症下,就是说,刚开始你看我感冒咳嗽,然后流鼻涕,开的是各种对症的药,后来我不流鼻涕了,就把治流鼻涕的药停了,然后开始治感冒跟咳嗽,咳嗽咳得嗓子有点疼,所以又开了喷剂,喷嗓子的,就不疼了。因为现在也没有特效药,所以就是配合各种各样的检查,包括抽血、口腔鼻腔采样、化验大小便等等。刚开始的时候基本上就一两天检查一次,现在检查了一次,还要再检查一次就可以了。”

     提到俄罗斯的医生和护士,万赟彬觉得自己很幸运,被照顾得很好,所以很感激他们。

“这里的医生跟护士其实每天都很辛苦,因为他们还有其他的病人。而我这边比较特殊,他们进来看我一次就得换防护服啊这些,戴不一样的口罩,还要戴护目镜这些,就比较麻烦。他们穿戴要花一些时间,然后进来看我,还鼓励我。因为这个病没有特效药,所以说还要看你自身的免疫力,就是你要心情好,休息好,吃好喝好,这样就会好得快。所以他们进来会鼓励我,每次都是笑脸对我,他们也一点都不恐惧。”

从目前数据来看,新冠肺炎的致死率并不是很高。但因为它是一种新的传染病,人们不了解它,所以令人感到恐惧。万赟彬在被确诊以来的十几天里,对生和死也思考了很多。对于即将康复的他来说,别的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陪伴在家人的身边,一起生活,度过平凡的每一天。

“我这边还是有点担心,总感觉好像身上有病毒,万一(传染)给别人让别人得了怎么办?所以说我如果好了,我想的是,先在家里待几天,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再好好跟家里人——老婆孩子去逛商场,去看电影,带孩子去游乐场,让一家人在一起,去享受在一起的这个时光。”

     因为万赟彬是在俄罗斯确诊的首位新冠肺炎患者,所以中俄两国对他的情况都非常关注和关心。满洲里政府和国内一些素不相识的好心人通过各种途径找到他,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俄当地政府也对他非常关心,2月8日,外贝加尔边疆区行政长官和当地卫生局局长还专程到医院探望。万赟彬说,国内还有很多和他一样正在同新冠病毒抗争的人,他希望他们不要惧怕它,而要用积极的心态去战胜它。

“我觉得一定不能恐慌,真的不能恐慌。就以我个人的例子来说,刚开始确诊的时候,我确实很害怕,活了30年,第一次思考关于死亡的事情。我以前从来没想到过’死亡’这两个字。当时一确诊,我就很害怕,一害怕,感觉病情立马就加重了,然后咳嗽得很厉害,胸闷,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越害怕越难受,越害怕越难受。但过了几个小时,到晚上,我仔细想了想,其实这个事情,这个病也就是一个感冒,只不过是一种新的感冒,更严重一点,还没有新药来治这个感冒,挺一挺差不多也就过去了,这个病也就好了,也不用太担心。如果你怕它,它可能就会摧毁你的免疫力,(所以)没必要去怕它。”

     目前,俄罗斯共确诊两例新冠肺炎病例,另一名是就读于秋明工业大学的一名女大学生,正在秋明市州立传染病医院接受治疗,目前情况稳定。

 

题目:
新型肺炎疫情 (1927)
关键词
感冒, 中国人在俄罗斯, 中国人在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