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3 2021年01月16日
社会
缩短网址
“你好,俄罗斯”节目 (201)
0 0 0

俄罗斯与中国将在海南建立儿童康复中心。上个月俄罗斯国家医疗委员会主席罗沙尔访华时就此达成一致。罗沙尔为该项目的俄方负责人。我们认为这恰好是采访罗沙尔医生的一个好机会。

记者: 在俄罗斯罗沙尔医生可谓是家喻户晓。他是世界著名的儿科医生,获得过许多荣誉称号和头衔。哪里有孩子们遇到灾祸,罗沙尔医生就出现在哪里。伊拉克、南斯拉夫、车臣战争,日本、阿富汗、印度、土耳其地震……从医60年,罗沙尔到过许多国家。根据他的提议,俄罗斯成立了移动医生志愿者医疗队,免费给全球“热点”的孩子们治疗。罗沙尔在自己的祖国两次参加解救被恐怖分子劫持的孩子。为孩子们提供医疗救助时,面对着的是荷枪实弹的武装分子的枪口。他不害怕吗?

罗沙尔:我是个普通正常的人,但工作就是工作,不应当感到恐惧。

罗沙尔在自己的祖国两次参加解救被恐怖分子劫持的孩子
© Sputnik / Vladimir Vyatkin
罗沙尔在自己的祖国两次参加解救被恐怖分子劫持的孩子

记者: 罗沙尔在医学界赫赫有名,忠于职守,从不求助他人,不管他是谁。还有:一向直来直去,从不顾及对方的地位和官衔。就连俄罗斯总统也都听他的。

罗沙尔同普京不止见过一次面。讨论过完善国家医疗保健体系的必要性。我们想从罗沙尔这里知道:在这方面最让国家领导人担忧的问题是什么。

罗沙尔与普京讨论过完善国家医疗保健体系的必要性
© Sputnik / Alexei Druzhinin
罗沙尔与普京讨论过完善国家医疗保健体系的必要性

罗沙尔:我想,首先是人才问题。我国急需医学人才。在一些地区医生数量仅是正常需要量的一半。我国医学院校培养的医学人才的质量很高。只是许多毕业生因工资太低不愿干自己的本行。以前都是国家分配:国家把毕业生派到需要他们的地方。在那里工作两三年后,自己再决定何去何从。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进入了民主时代,取消了国家分配制度。并告诉我们说: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但是如果一个人公费学了几年,毕业后改变了职业,结果是国家的钱白费了。难道这对吗?

记者: 在俄罗斯,除了美容,都是免费医疗。但百姓对医疗最不满。病人抱怨治得不好,而国家医院的医生也对自己工作重工资少感到不满。两者都批评政府国家为医疗体系拨款太少。

罗沙尔说,批评得有道理,俄罗斯医疗体系的确缺少资金。但这并非意味着,我们的什么都不好。

罗沙尔:俄罗斯儿科医学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我们有独一无二的儿科医生培养体系,世界上没有同类。在我国高校有六年制的儿科系。学生们从大一开始研究成人和儿童疾病。因此儿科系毕业生也能给成人看病。俄罗斯建立的就地门诊治疗体系,也获得了世卫组织的好评。俄罗斯儿科医疗救助的组织的高效性有其客观数据来证明。我们的儿科医疗水平不比西方差。婴儿死亡率大幅减少。去年仅为千分之5.9,相当于欧洲的平均水平。

哪里有孩子们遇到灾祸,罗沙尔医生就出现在哪里
© Sputnik / Anton Denisov
哪里有孩子们遇到灾祸,罗沙尔医生就出现在哪里

记者:谈到同中方在海南共建儿童康复中心这个项目,罗沙尔指出,俄罗斯并非空手而来。

罗沙尔:提议创办中心的想法来自海南省政府。我们飞到那里是为了就地商讨所有问题。去了肿瘤医院,设备和装饰一流,就连许多欧洲医院也会羡慕的。同当地中医医生进行了交谈。在海南建立国际儿童康复中心的想法得到全力支持。同合作伙伴就医院将来使用的康复方法达成了一致,当然将借鉴西方医学最新成果,以及有着悠久历史的中医。中方承担建设费用。地块已经划出,整个建设需要2-3年的时间。这期间俄中双方将商讨治疗方法,形象点说,就是教会俄罗斯和中国医生用一种语言进行交流。

记者: 我深信,我们会成功的,俄罗斯国家医疗委员会主席、著名儿科医生罗沙尔最后说。


题目:
“你好,俄罗斯”节目 (201)
关键词
您好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