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3 2017年11月20日
直播 :
    摄制组

    电影拍摄:从前台到幕后

    © 照片: 阮永晨
    社会
    缩短网址
    ”你好,俄罗斯“节目 (36)
    0 34991910

    剧院表演、电影拍摄、从一个地方奔往另一个地方、饥饿中的充饥、创作上的成绩和失落,这就是演员的职业。身处观众大厅,我们看到的仅是演员们的最终工作结果。很少有人考虑到,幕后究竟有着怎样的艰辛。电影业:内里探究,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题目。我们继续与剧院和电影演员、导演、学者和艺术工作者阮永晨聊聊这个话题。

    记者:永晨我知道你在这里已经演了很多年的电影了,对俄罗斯的电影界也一定非常的了解。我想知道这里的剧组里演员之间相处的怎么样呢?融洽吗?

    阮永晨:演员之间的竞争大部分是在试镜的时候。国内也是一样,不管是在电视剧的拍摄还是电影的拍摄,在拍摄前都会选角。会由副导演去挑演员。每个演员去的时候都会给一段台词。在俄罗斯基本上还是靠实力,没有靠关系靠朋友什么的。大部分时间我和导演并不认识。我去试镜的时候和其他的演员一样。在这边需要下更多功夫的就是要揣摩给的台词,要懂得俄语台词的意思知道怎么表演,导演如果觉得你演的不错就会选你了。到拍摄的时候基本上这些角色都已经定下来了。每个人的角色不一样。我们到片场的时候一般主角会有一个房车专供他休息。其他的配角几个人在一台房车里。我们在一起非常的融洽。闲的时候我们会一起打打牌聊聊天。

    记者:那么俄罗斯的大牌演员也有助理吗?有没有明星耍大牌的现象呢?你有没有遇见过呢?

    阮永晨:没有,我一次也没有遇见过。比如说我跟那杰耶夫,俄罗斯最著名的主持人、演员。他主持的俄罗斯好声音。我跟他一起拍过戏。他非常的谦虚。当时我们拍戏的时候导演跟他说你现在去休息一会,我们现在拍永晨的戏。他说,好没问题,然后一个人走到旁边玩手机一等就是4个小时。拍他的戏的时候要一遍一遍的在地上匍匐,当时导演说OK了,他说我觉得不好再拍几遍。我看到的俄罗斯演员是这样的。演员耍大牌迟到的我没见过,至少在我这么多年拍戏的生涯中我没有见过。而且每个俄罗斯演员都非常尊重剧组的工作人员。敬业是肯定的,敬业是属于工作方面的。在剧组里的生活方面,剧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小社会,有不同的人来人走。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这都要去互相感受。在这里一定要很小心要尊重对方你才会得到尊重。

    记者:我知道你在国内也拍过戏,那么国内的片酬高还是这边的片酬高呢?

    阮永晨:我不方便透露多少钱,但是我能肯定的告诉你国内比这里高得多。在俄罗斯的片酬是非常少的。俄罗斯的片酬是按天算。大部分俄罗斯演员演电视剧演电影还在剧院里演话剧。片酬是真的不高。

    记者:那是什么吸引了你在这里发展呢?

    阮永晨:其实在哪里发展我觉得都一样。对我来说我很喜欢俄罗斯的剧组。俄罗斯的剧组没有那种是非,没有那种复杂的关系。在俄罗斯的剧组大家就是在一起就像缘分那种感觉。比如我这次拍的电视剧,非常有意思的就是导演是我两年前合作的,摄影师是我拍中国游记在中国一起的摄影师。服装师是我6年前就认识的而且我们合作过4次。都是好朋友。大家关系非常的好。

    киносъемки
    © 照片: 阮永晨
    亲笔签名

    记者:俄罗斯同中国的剧组在对待生活和工作的态度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

    阮永晨:生活方面如果是在中国一部30到40集的电视连续剧的话,所有的工作人员是要住在一起的。一起生活3、4个月在一起生活工作。在俄罗斯呢,一般工作5天会休息两天,或者工作两天休息一天,就是不管怎样都会保证你休息好。但是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俄罗斯都会有赶进度的问题。这些都是和投资有关系的。

    记者:你在俄罗斯第一次拍戏是电视剧还是电影呢?剧组里还有别的外国演员吗?

    阮永晨:是电视剧,当时没有别的外国演员。后来我在别的电影里演日本人,当时专门给我找了一个日语老师学习日语。我还演过蒙古人,还有很多其他不同的角色。有时候剧组会有日本人,但是很少有中国的演员。不过现在慢慢的开始多了。有很多中亚的演员会去演中国的角色。

    记者:在剧组里如果出现意外的事件他们一般怎么处理呢?

    阮永晨:我有一个印象深刻的事情,当时我在拍一部叫《物理化学》的电视剧的时候。当天可能是由于太累了我在服装车里换衣服,后来在拍摄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手机没了。我一般到片场都是把手机调成静音或关机。当时他们就试着打我的手机,每个地方都找了也找不到。我就和剧组的人说我的手机可能丢了。剧组一听这个事情马上现场制片就来了。他问我确定手机丢了吗,那我们马上把这个戏停掉暂时大家都不拍摄先找手机。我就说算了,毕竟拍戏时最重要的,不能因为我的手机丢了影响进度。制片就说这个不是丢手机的问题,这是性质的问题。一旦剧组有人偷东西的话这个戏就没办法拍摄了。一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最后发现手机不是被人偷了,是我的手机掉到了地板上不过地板非常黑看不见。最后还是找到了。通过这个事情我就更清楚在剧组里面我可以很放心。我不用去考虑我要把钱放好或者贵重物品怎么样。最近我拍的这部戏的时候,当时我试衣服的时候把我的钻石耳环放在桌上忘了。拍到第二场戏的时候我突然能想起来我的耳环不在了。然后我就到处找。这时候我就问了服装,我说我的耳环找不到了,她就跟我说没丢,你自己放桌上了,然后我们给你收好了。可见他们非常的仔细。这就是俄罗斯剧组的这种环境。

    记者:国内明星在演电影的时候都会有很多狗仔队来偷拍,俄罗斯也有这种情况吗?

    阮永晨:对我们来说狗仔队离我们很远。更多的是为了炒作。在俄罗斯只有粉丝或者影迷比较热情。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女孩她看了我之前拍摄的那部电视剧《物理化学》,她非常喜欢然后专门在网上给我留言想和我合影,这里的粉丝都非常的文明。

    记者:那你在这里也一定有很多的影迷吧。

    阮永晨:以前确实非常多,现在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不是很在意这方面。我更多的在意更好的去塑造每个角色。

    题目:
    ”你好,俄罗斯“节目 (36)

    相关的:

    俄罗斯和中国拍电影有着怎样的不同
    电影《长城》在俄上映首个周末成功登顶票房冠军
    制作人:电影《魏-2》首映式计划在2017年初举行
    关键词
    您好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