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2 2018年10月18日
基里尔·戈洛赫瓦斯特

俄科学家荣获欧亚杰出青年科学奖

© Sputnik /
俄罗斯
缩短网址
0 2116

俄罗斯远东联邦大学副教授戈洛赫瓦斯特荣获欧亚杰出青年科学家“人类生态”奖。这位来自俄罗斯远东的年仅24岁的俄罗斯青年科学家,迄今为止已经发表学术论文100篇,出版学术专著5部,申请发明专利14项。他的参赛论文属于纳米毒理学领域,即研究纳米物质对人体的不良影响。他在接受卫星新闻网记者采访时回答了他作为一名医学博士为什么转而研究生态问题。

戈洛赫瓦斯特说:“有一些科学方向是着眼于未来,但也有一些方向是为了改善人们当今的生活质量。现在地球一半以上的人口,超过40亿,喝不上纯净的饮用水。许多人生活在污染大气、危害健康的工业中心。科技进步如果最终让人类受害还有意义吗?如果把工业增长和过敏症和呼吸道、心血管疾病以及癌症作一比较就会发现,我们在努力改善人类生活的同时,又在恶化它。所以人类生态如同许多其它重要的方向一样,是相当迫切的问题。”

戈洛赫瓦斯特绝不是工业革命的反对者。在他看来,只是需要加强对企业的环保监控。但是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许多企业一味追求高利润,并不急于投资改善环境。要知道,即使燃烧乍一看倒也没什么的煤炭,也会向大气中不仅排放学校里告诉我们的二氧化碳,而且还会排放汞、铀、稀有金属。

戈洛赫瓦斯特解释道:“燃煤的有害程度已可同利用核能的风险相当,也就是说,切尔诺贝利和福岛之类的核事故固然可怕,但是中央热电站不断排放有害物质,对人类健康的有害影响也越来越大。”

似乎医学只研究有害元素对人体组织的作用,但事实远非如此。科学家们暂时还不清楚高浓度的金如何影响人体组织,更谈不上什么复杂的化合物了!全球城市街头越来越多的汽车,毫不夸张地说,简直就是在“吐”贵重和稀有金属。尾气中还有大量的有害纳米粒子,每天进入人们的肺中。

戈洛赫瓦斯特继续说:“通常以为,新机器比旧的更安全。其实并不完全如此。现在知道,新机器比旧机器对大气的污染更大。机器里面不断发生着零件的磨合,尽管保护得很好,但是零件的磨合还是能释放出纳米粒子。尾气中含有重金属,铬、锆以及来自催化剂的贵金属。它们的浓度之高,非常可怕。用仪器把新机器零件的全部磨合状况展现出来不更好吗?”

没有一粒被排放到大气中的纳米粒子能逃过戈洛赫瓦斯特的眼睛。他发明的研究方法可为首创,因为是介于医学、物理学和化学之间的边缘学科。

戈洛赫瓦斯特介绍说: “我们使用的仪器以前就有,只是以前被用在其它科研领域。例如,以前物理学用来测量粒子大小的仪器。我们用它研究大气悬浮物。我们还在自己的研究中利用其它仪器。它们中的每一种都是用来测量纳米粒子的一定参数。把这些仪器‘用非所用’,让我们发现了此前人们根本看不到的东西。我们可以获得一幅发生在包围着我们的大气中的实时画面。”

戈洛赫瓦斯特坚信,保护环境,今天完全可以凭借便宜的方法来实现。当然没有必要重返原始洞穴,但也不应与大自然对抗。大自然的智慧,人类毕竟难以企及。必须在发展工业和环保之间找到平衡。

关键词
生态, 科技, 俄罗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