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3 2021年04月17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75

中国专家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美国很可能会放弃强制TikTok出售,但会继续对华为严防死守。

因为TikTok只是一个应用平台,但华为掌握的5G技术是美国自己承认的、在新兴技术领域唯一没有领先的行业。几乎可以肯定,拜登政府不会给华为在新兴技术领域任何发展空间。

美国担心在科技竞争中输给中国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美国商务部部长雷蒙多当地时间7日在白宫例行记者会上指责跟中国的竞争“不公平”。她说:

“我们必须让竞争环境变得公平,如果公平竞争,没有人能比美国工人更胜一筹。事实是,中国的行动是没有竞争力的、具有强制性的、不正当的,他们证明了他们将采取一切行动,因此,我计划尽可能积极地使用工具箱中的所有‘工具’,以保护美国工人和企业免受中国不公平做法的侵害。”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柱教授认为,雷蒙多的表态基本上反映了拜登政府对华科技竞争战略的取向——“不仅要设法拉中国后腿,更要让‘美国跑得更快’”。

他说:

“拜登政府一方面将继承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新兴技术企业的打压,但同时更加关注美国自身的发展。拜登政府刚刚通过的美国工作计划(American Job Plan)在科技领域增加1800亿美元的投资,就是要加快美国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并为科技研发注入更多的经费。”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4月7日,美国总统拜登再次在发言中提及基建计划,呼吁美国企业界多缴税,为基建计划买单。他表示,加税的幅度可以商量,但税是一定要加的。拜登还声称,如果美国无法进行他提议的这些投资,美国作为世界卓越国家的地位将面临中国的威胁,“中国正在指望美国民主制度会动作太慢、太受限、存在太多分歧,导致我们赶不上他们”。

可以看出,拜登不仅认为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而且还认为美国在中美竞争中面临不小的压力。刘国柱教授分析指出,美国压力的来源是中美在新兴技术领域的差距逐渐缩小,且中国有举国体制的优势,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担心在技术竞争中输给中国。

他说:

“在第三次科技革命的主要技术领域、包括已经形成产业的如半导体、太空技术、原子能、信息技术等方面,美国基本上具有领先中国一代人优势。但在新兴技术领域,无论是人工智能(AI),还是量子信息技术,或者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美国领先幅度都不太大。再加上中国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美国担心中国在第四次科技革命中有很大可能会占得先机,进而在新兴产业领域占据优势,这无疑将颠覆传统的世界经济格局,并对世界政治格局带来新的冲击。”

美国对华为和TikTok或有不同的处理手段

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和科技公司字节跳动旗下的短视频应用TikTok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华政策的焦点。特朗普政府将华为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实体名单”,从而将该公司加入了“黑名单”。此外,特朗普政府还要求字节跳动必须出售TikTok美国业务。而拜登政府已无限期搁置了要求将TikTok出售给美国投资者的计划。雷蒙多指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目前正在牵头对这两家公司以及其他与中国相关的议题进行审查。

而从雷蒙多的表态中可以看出其对这两家中国企业的态度有显著区别。雷蒙多说:“华为会继续留在实体名单上吗?我没有理由相信他们不会加入。”而她却回避了关于拜登总统是否会强迫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的问题,她指出,“我们在进攻方面的行动比我们在防守方面的行动更为重要。”

专家推测,拜登政府对于华为和TikTok的最终决策与雷蒙多的表态将基本一致。刘国柱教授说:

“虽然华为和字节跳动这两家公司都属于新兴技术企业,但性质并不相同。TIK TOK主要是基于网络的应用平台,特朗普政府禁止TIK TOK借口是这家公司可能会掌握和侵犯美国用户的个人资料和信息,但美国政府也并没有很明确的证据证明这点。所以我判断拜登政府大概率会放过TIK TOK,但会加大对这家公司的监管,使其在美国的经营符合美国的价值判断标准。”

他强调:

“华为的情况完全不同,这是一家掌握了相当大比例第五代移动通信专利的企业,而且是世界三大移动接入设备供应商之一,其设备不仅速度更快,成本比爱立信和诺基亚也低30%左右,在世界移动通信市场上具有非常强大的竞争力。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华为完全有能力占据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市场的半壁江山,这绝不是美国所希望看到的局面。”

拜登政府将强调与中国竞争,实施“小院高墙”战略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专家杨丹志指出,拜登政府将坚持对华的全面竞争策略,尽管有可能放松在一些高科技领域对中国的严防死守,但不乐观的可能性仍然较大。因此,中国需要做好准备。

他说:

“从拜登政府过去的做法可以看出他们强调要全面地和中国进行战略竞争,保持对中国全面的、系统性优势。因此可以推测拜登政府处理对华关系的时候,冲撞性的、直接的激烈对抗会少一些,但是不等于说战略性竞争就会缓解。前段时间美国的一些战略界人士一直试图想促成考察、评估美国有哪些重要的生产领域对中国有原料方面的依赖性,评估之后结合实际情况和盟友伙伴一起重建生产链和供应链。如果美国要走这条路,对华为和其他一些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封堵可能还会持续。所以,中国要做好极端形势下的准备,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但是我们只有承受,只能迎接挑战。”

而刘国柱教授则指出,拜登政府不会执行特朗普政府在科技领域对华全面“脱钩”的政策,而是选择性地“脱钩”。因为对技术的过度限制可能会将其他国家推向中国,因此拜登政府很可能会推出在技术领域精准脱钩的“小院高墙”(small yard, high fence)战略。

他分析称:

“美国政府会确定与美国国家安全直接相关的特定技术和研究领域(即‘小院’),并划定适当的战略边界(即‘高墙’)。对‘小院’内的核心技术,政府应采取更严密措施,更大力度进行封锁,‘小院’之外的其他高科技领域,则可以重新对华开放。”

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美国政府为了维护美国科技垄断和霸权地位,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不择手段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这是对美方一贯标榜的市场经济原则的完全否定,也戳穿了美方所谓公平竞争的虚伪面目。希望美方停止对中国企业的无理打压,为中国企业经营投资提供公平、开放、公正、非歧视的营商环境。

关键词
华为, 美国, TIKTOK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