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 2021年03月06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416

美国总统乔·拜登在G7峰会期间警告欧亚伙伴国,与中国进行长期而严厉的对抗,他呼吁在此方向联合行动,打击中国据称是违反了国际经济体系基础的行为。但美国的G7伙伴却在减轻言辞力度,不支持美国的反华情绪。

德国总理默克尔认为,制定对华议程是非常复杂的任务。她指出,尽管中国是欧洲的系统性对手,但没有中国,很多全球性问题无法解决,比如生物多样性和气候变化问题。尽管作为此次虚拟“七国峰会”主席国的英美在对华方面的立场严厉,但最终的公报却是另一种内容。

G7国家元首注意的共性问题有:冠状病毒危机;为那些需要援助的国家提供帮助,以克服大流行和其后果;保障可持续发展。峰会通过的文件中还谈及疫苗供应的重要性。与会者们达成共识,在世卫组织框架下为COVID项目增加资金。气候变化问题也受到关注。各国有责任在不晚于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七国集团”再次强调解决国际问题时多边主义方式的重要性。

公报中仅有一次提到中国:“为支持对所有人均有利的公正和互利的全球经济体系,我们应该与其他国家、尤其是G20国家,其中包括中国这样的大经济体相互协作。”有关美国经常提及的“非市场实践”,G7国家元首仅承认解决此问题的重要性。但并未指出哪个具体国家。中国传媒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杨勉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本次峰会表明,尽管欧洲和美国是最近的盟国,有着相似的价值观和利益,但布鲁塞尔在对华政策方面可能保持一定的独立性。

他说:“拜登上台后是寄希望于联合欧洲来共同应对中国和俄罗斯。从价值观和西方政治经济利益角度来看,很多欧洲国家还是会追随美国,只是在追随的程度上有所区别。默克尔的这种表态,就说明特朗普执政时期欧美关系是出现了裂痕,对欧洲而言美国并非完全可以依靠。虽然拜登现在重新回来,表示大家要再次加强盟友关系,但是欧洲国家可能还是会来保留一部分自己的独立性。因此考虑到欧洲与美国一致的价值观立场以及对中国崛起的忌惮,他们应该是会选择配合美国。只是由于不同国家处于不同的立场和地位,每个国家跟随美国步伐的程度也会有所不同。”

欧盟的反应是完全可以预知的。根据2020年结果,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去年,中国GDP是G20中唯一出现增长的国家。2020年末,中国庞大的国内市场需求几乎完全恢复,而美国和欧洲依然无法解决大流行问题,美欧经济还在下滑。在此情况下,对很多欧洲公司、尤其是机械、设备、汽车和奢侈品生产商来说,中国市场是唯一的增长点。与中国合作,是欧洲新冠疫情后恢复经济的最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欧洲在政治和安全问题上依然严重依赖美国。欧洲很多国家主要依赖北约力量来保障自身的国防能力。因此,欧盟面临两线“游戏”的非同寻常的境遇。他们不得不寻找平衡,既不让美国难受,也要努力与中国保持有利的政策关系。杨勉教授这样认为。

他说:“我认为总体来看欧洲在对华关系的处理方式上会与美国有所区别。但是由于每个国家对美国的依赖程度不同,所以还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考虑到欧盟中多数国家都是北约成员国,那么当美国发出号召时,这些国家应该都会选择跟随。当然,这种跟随的程度也是不一致的。从欧盟的角度来看,当前中国是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再加上疫情和特朗普的野蛮贸易操作导致欧洲经济受到影响,估计欧盟出于这方面的考虑不会选择与美国完全一致。不过欧美的基础都是西方价值观和经济军事同盟体系,故而在政策方面的差距也不会非常明显,尤其是在一些涉及民主人权的议题上。”

去年年末,欧盟与中国达成从2013年启动谈判的投资协议,以实际行动显示自己的独立性。当时,华盛顿一些人对欧洲政策的独立性不满,指出涉华关系美欧应加强双边磋商,制定统一立场。另一方面,华盛顿与北京签售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也并未照顾欧洲和其他盟国的利益。值得一提的是,北京从美国购买某些产品,很自然地减少了其他供应商、其中包括欧盟的份额。因此,布鲁塞尔认为,美国的指责没有任何依据,宣布欧盟的政策应首先考虑欧洲自身的利益。

本次峰会再次显示,跨大西洋反华联盟无法实现,尽管美国新政府将与盟国协调立场放在首位。特朗普时代的遗产负面东西太多。另一方面,危机时代,脱离经济谈政治是不可能的。因此,美国和欧盟近期关系不会像从前那样。这方面也没什么可疑惑的,都是为了生意。而且,这一原则对美国也同样适用。

关键词
美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