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5 2020年11月25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13

知名政治家们呼吁美国新政府和中国尽快恢复建设性关系。卫星社采访的专家们认为,这种可能性存在,但是美国不太可能放弃对中国施压的所有工具。

拜登不应再犯特朗普对华关系上的错误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应在特朗普过去四年的“激烈战斗”之后努力发展“对华全面建设性关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做出此番表示。但他同时承认,美国已普遍把中国视为战略威胁,因此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任何政府都将很难忽略这一点,并在采取行动时,对最近几年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

拜登新政府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以恢复在特朗普时代中断的与中国的沟通渠道,否则将发生危机并可能演变成军事冲突,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彭博新经济论坛开幕式上表达了这一观点。这位曾为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1972年对中国的历史性访问做筹备工作、现年97岁的政治家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希望大流行的共同威胁将为两国之间的政治对话铺平道路。他补充说,双方必须就存在的任何冲突达成共识,避免诉诸军事冲突。

美中关系重启的两个版本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所长阿列克谢·马斯洛夫认为,有机会恢复两国间的建设性联系。阿列克谢·马斯洛夫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了重启中美关系的两个版本。他说:

“第一个版本是温和的。这里指的是重启贸易协议第二阶段谈判。这意味着压力的逐渐降低,放弃最严厉、最强硬的措辞 。例如,对中国意识形态的批评主要来自特朗普政府。也就是说,这是互动的回归,但保留了某些限制性措施和对中国的施压姿态。第二个版本是快速重启,例如,甚至与特朗普之前相比,将明显降低关税。美国市场对中国商品敞开大门,也就是说,比美中贸易关系积极发展的最后一年——2017年的增长还要大。”

阿列克谢·马斯洛夫 专家同时表示,今天美国总的来说不想失去自己的地位,将竭力维持对中国施压的工具。阿列克谢·马斯洛夫说:

“首先,很明显,中国最近采取了一些非常有力的行动。首先,建立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其中包括东盟国家,甚至美国的盟友——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就是说,中国加强了贸易地位。第二,中国现在正在努力积极解决与科学技术发展有关的问题,包括其技术向外界的传播。在这方面,对美国影响力的威胁仍然存在。因此,美国不太可能放弃对华施压的所有杠杆。但是,现在对所有国家,主要是对美国来说,离开红线很重要。东亚武器数量的急剧增加,依靠美国武器的美国盟友的明显增强,首先是台湾,至少让亚洲,实际上是让世界,走向哪怕是很小的冲突也可能演变成局部冲突的道路。”

同时,从拜登的表态来看,他还没有准备放弃与中国的对抗。他在11月16日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需要与盟国进行谈判,以建立全球贸易规则,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但阿列克谢·马斯洛夫认为,现在美国不太可能做到这一点。他解释说:

“美国早些时候有过这样的机会。这里指的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该协定本应在2016-2017年间问世。但特朗普上台后立即退出了谈判。这也就是拜登所说的抵制RCEP的对策。而且今天这两种伙伴关系可以正常存在,因为它们的发展口号略有不同。在这种情况下,竞争通常可以使所有国家的贸易受益。此外,通过这种伙伴关系,中国能够为许多国家提供大家需要的明显措施。这包括大幅降低税费、关税,也就是说,这恰好是在大流行之后,世界贸易陷入萧条之时,世界贸易和至少是区域贸易的复苏。在这里,美国已经失去了速度。”

中美可以走向建设性合作

北京语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烈英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美国当前的政治变化为改善中美关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贾烈英院长说:

“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事在人为,只要领导人的观念发生转变,国家的战略方针就可以发生变化,能够调整原来的很多问题。尤其是在当前全球化问题特别严重的时候,更需要大国之间的合作。中美作为安理会的两个常任理事国,在处理以疫情为代表的全球性问题方面是必须合作的,否则将难以解决这一类全球性的问题。此次的美国总统大选就为调整中美关系提供了非常好的机遇,毕竟在两国沟通互动的过程中,领导人至关重要。众所周知,过去特朗普政府代表的是逆全球化和民粹主义。而美国作为霸权国,相当于是国际结构当中力量最大的一方,通常他的态度都尤为重要。所以我们对新任美国总统也是给予厚望,希望中美还能够朝着建设性合作的方向前进。”

美中政治对抗走向仍不确定

俄罗斯政治学家、国家全球安全研究所所长阿纳托利·斯米尔诺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中国已准备好重启中美关系,但争夺美国总统职位的斗争尚未正式结束,因此目前很难预测美国未来的对华政策。阿纳托利·斯米尔诺夫说:

“即使在亨利·基辛格或一些亚洲领导人等令人尊敬的政治家们发表讲话之后,今天做出预测还为时过早。即使考虑到他们也都最大程度地认识到了美国的不确定性。中国具有足够强大的潜力,可以找到以新形式恢复与美国关系的机制。不过特朗普仍是现任总统,他有可能做出最意外和最严厉的决定,最终使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变得困难。包括世界核问题、军事和经济对抗以及内部政治局势在内的诸多因素将在不久的将来严重影响美国政府的某些行动。其中包括受特朗普情感控制的行动,有许多他的行为难以预测的例子。”

众所周知,中方一直对与美国合作持开放态度,并已为此做好准备。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星海在彭博新经济论坛上表示:“我真诚地希望,拜登政府执政的四年里,中美关系将比今天更好。”可见,现在华盛顿必须采取迎合北京的正确步骤,以解决现有分歧。

关键词
基辛格, 拜登, 美国,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