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7 2020年04月04日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55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涉及伦敦和北京之间的关系,依旧秉承“黄金时代”的理念。2月6日,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援引不久前与首相“坦诚谈话”宣布道。卫星通信社咨询的专家们认为,中国与英国创建自贸区,或成为英国退欧后的优选方向之一。

中国努力将美国对中英自贸区影响最小化

1月31日,英国正式退欧,进入过渡期。在此期间,英国可与欧盟就未来经济关系、同时也与其它大型经济体就创建自贸区达成共识。
似乎,澳大利亚已经进入英国第一轮优选交易清单。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在堪培拉与澳大利亚外长佩恩会晤后表示,希望与澳大利亚的自贸协定,将成为英国退欧后对外经济外交首波举措之一。
目前,澳大利亚商品出口中,仅有3%进入英国市场,与此同时,供往中国市场的比例约为40%。俄罗斯战略研究院专家米哈伊尔·别里亚耶夫就此预测,中国或进入其它大经济体行列中,类似美国和日本,可与英国启动创建自贸区项目。

他说:“英国在极力获得双边交往中的最大自由度,这也是其退欧的意义所在。伦敦对和中国建自贸区感兴趣,是其外经方面的最优选方向。英国与中国谈判中,争取获得对自己来说更为有利的条件。同时,也应考虑到美国因素,要知道,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非同寻常。当然,英国涉华方面,在努力构建独立政策,其中包括以自由贸易为原则。但另一方面,实践过程中,因美国极力设阻,能否实现这一目标还是未知数。”

专家强调,中国正努力将美国对英国的压力最小化。为此,或运用各种谈判平台,既有双边也有多边。中国以相当弹性的方式进行谈判,因此,完全有能力做到,中英共识将最小程度承载美国附加的条件。
中国人民大学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王义桅在接受卫星通信社采访时希望,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构建独立外交的意愿,最终能够拉动与中国的自由贸易谈判。

他说:“英国脱欧的一个重要背景就是希望重回主权国家的身份,独立自主地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英国的竞争优势是其高端金融服务业,英国认为与欧洲大陆的联系并没有过去想象的那么重要,未来新增长的贸易将主要来自于非欧盟国家,比如中国、印度和新兴经济体,当然也包括传统上的美国,所以英国当前已开启了与美国的谈判。对英国来说,目前比较麻烦的可能还是与欧盟的谈判,因为欧盟在不断地挽留,希望英国尽管离开了欧盟,但实际上还是保持与欧洲单一市场的紧密关系。不过约翰逊也表示,英国不需要类似名义上脱离欧盟、经济政治不离开的方案,因为这会使其受到过多的束缚。由此看来,约翰逊确实想要开启英国独立自主的外交,未来我想他也会更加重视跟中国的关系,与中国开启自由贸易谈判也是迟早的事情。”

俄罗斯科学院欧洲研究所专家基拉·戈多瓦纽克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同样提及,美国因素将对英国脱欧后的北京和伦敦贸易关系产生影响。

他说:“与中国的情况相当复杂和矛盾。一方面,英国成功克服华盛顿针对华为施加的压力,允许该公司进入英国市场,尽管是在有限范围内参建5G网。另一方面,华盛顿施加的压力还是相当大的。英国失去欧盟成员身份,毫无疑问,将承受更多的压力。美国施压,是英国的薄弱环节。”

专家并不怀疑,白宫将试图修改中英贸易关系。修正程度首先是符合华盛顿的利益。但没人放弃“黄金时代”,鲍里斯·约翰逊已经确定,是此路线的支持者。伦敦政策,战略上是双重性的。一方面,支持美国对中国的批评,但程度是不损害英国利益,首先是不损害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中英发展关系的新挑战和新机遇

在回答北京和伦敦在英国退欧后发展战略伙伴关系中将出现哪些新问题时,专家王义桅强调,一段时间后,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或为中英“黄金时代”增添新内容。

他说:“美国的确给英国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包括在华为5G问题上。不过英国也比较巧妙地进行了处理,表示不会让华为涉及核心安全和国际敏感的情报方面,但其它领域还是会向华为开放的。我想这也说明,英国很清楚美国并不能提供比华为更优质的设备。如果英国拒绝与华为合作,其5G建设就会落后。可以说美国的挑战与压力一直都是存在的,关键还要看英国如何更好地处理这些问题。另外,就英国国内而言,苏格兰公投和北爱尔兰问题等都是更加严峻的挑战,再加上目前来看,英国今年应该是无法处理好与欧盟的关系,那么我想这些情况都会制约它与中国的谈判进程。而且当前整个世界面临着所谓的百年未有大变局,存在意识形态或者一些民粹主义的影响。所以综合来说,还是要静观约翰逊如何能够平息国内的不同声音,从战略角度出发,真正地将‘黄金时代’引向实质性的新时代。”

圣彼得堡大学专家杨娜·列克休金娜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最近一些年里中英关系发展趋好,而不是走下坡路。正是鉴于此,习近平和戴维·卡梅伦将这一阶段称为“黄金时代”。

她说:“现在,中英关系顺利、稳定。重要的是,英国总体上对中国的全球倡议持正面态度。比如创建亚投行,英国加入其中,并对其业务感兴趣。针对‘一带一路’,英国与美国不同,前者如果说不是正面支持,起码是持中立立场。英国尽管与华盛顿关系相当紧密,但总体上执行的是独立外交政策。脱欧后,英国还将秉承自己的国家利益,而非美国利益。”

专家认为,两国关系所面临的挑战中,更明显的,可能是英国就南海和该海域的自由航行问题引起对抗性争议。这点让北京恼怒,就像伦敦涉港问题一样。
不久前,北京再次要求伦敦尽快终止干涉香港事务。中国驻港官方特别代表如此强硬反应的原因是,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的声明。彭定康要求,在香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不带附加条件就政治改革问题启动对话。作为回应,北京要求终止此类“殖民妄想”。驻港办官方代表指出,香港是中国的,任何力量都别想指手画脚。
专家基拉·戈多瓦纽克注意到,英国特权阶层中,就如何发展与华关系并没有形成统一意见。有强硬路线支持者,同时,尽管有人呼吁给香港积极分子提供英国护照,但伦敦并没这么做,原因是不想使双边关系恶化。

她说:“英国在中国方向非常谨慎,珍视与北京的政治关系,极力避免关系不睦,因为对经济合作感兴趣。”

专家指出,澳大利亚因素对中英关系有影响。她认为,堪培拉目前与北京的关系,因澳大利亚的间谍狂躁症和恐华症而变得相当复杂。但同时,伦敦希望在自己的全球战略中,加强印度-太平洋方向。因此,英国不得不寻求平衡: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强化与传统盟国的相互关系,同时,维系与中国关系的正面趋势。

关键词
退欧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