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1 2019年12月07日

美国应向中国学习才不至于技术上落伍

© REUTERS / Sergio Perez
政治
缩短网址
作者:
0 1313

美国应当借鉴中国的战略,才能保持新技术的领先地位,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森做出此番表示。在他看来,创新发展需要国家支持及其相应的政策规划。

阿特金森在《商业内幕》自己的专栏中写道,美国不是自己去努力,而是一味设法打击中国。华盛顿要求中国改变其产业政策以及国家补贴本国公司的做法。然而,正如阿特金森指出的那样,中国不可能仅凭技术转让或对公司补贴,就能取得现在这些技术成就。所有政府监管和规划政策都是为了鼓励创新。

中国政府现实中采取了许多旨在支持技术发展的大型项目。人们至少还记得“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这些文件涵盖了需要技术突破的具体部门。实现它们的路线图指明了各级官员为实现这些目标应当采取的具体措施。例如,“中国制造-2025”中制订了这样一些任务:在芯片、半导体、无人驾驶车、新材料、生物技术等领域,到2025年中国应该为自己提供70%的国内产品。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计划同样表明,到2030年中国应该成为AI领域的世界领先者,该产业价值应该积累至少1500亿美元。

从中央到地方的这种政策上的规划可以调动多种资源来实现这些目标。例如,政府计划在两年内建成一个大型智能电网系统。各省政府相互竞争——看在哪里将会出现更多的“智慧城市”。结果,如今中国占了全球约千座智慧城市的一半。不妨再看看5G网络的部署。中国政府在最短时间内清理核查了与5G相关频段的台站。也丝毫没有拖延向移动通讯运营商颁发部署新一代网络以及提供相关服务的商业许可证。

但在美国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正如阿特金森指出的那样,在美国创新只能由私人公司推动。但私营企业并不总是向未来可能具有战略意义的领域投资。毕竟对私人公司来说,尽早获得投资回报更重要。最后,由于缺乏发展创新方面的政策性规划,会产生许多障碍。例如,部署5G上的很多问题,就是因为在美国包括土地在内的私有财产在历史上一直获得非常严格的保护,而引进5G被许多人看作是一个从那些想在自己领地内建立基站的网络公司身上“搜刮”钱财的机会。至于整个社会的态度,根据“世界价值观调查”的资料,78%的中国公民认为应该更加重视创新和技术的发展。而在美国只有49%的公民持有这种立场。首先,在美国任何创新都被认为是对社会稳定的潜在威胁。工会担心人工智能会导致裁员。普通人破坏5G基站,因为担心它们可能产生强烈的电磁辐射,对他们的健康产生负面影响。而私人公司,如谷歌,拒绝与军事部门合作。例如,五角大楼Maven项目因谷歌员工的众多抗议而被终止,因为他们坚决反对允许他们开发的技术用于军事领域。而中国,例如,并不隐瞒所有先进的技术,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新材料,尽管它们都是双重用途技术。所有国家计划都强调军民融合的重要性。

一些专家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恰恰可以促进科学和创新自由。的确,在基本技术领域,美国仍然领先于中国。尽管,比如说,就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论文总数而言,中国已经领先,但被引用最多的论文,仍然属于美国研究人员。不过,正如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教授龚洪烈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的那样,引进创新的社会后果是这一体制必然产生的副作用。龚洪烈说:

“我个人认为,美国发展停滞的可能性不大。虽然美国受社会体制的影响,可能在一些能够预见未来前景的技术领域确实没有办法做到统一的规划和发展,但是一旦形成社会共识,大家都认为需要发展,那么到时我想很多类似纠纷的事情应该就会消失,因为总体上大家对成本和收益都会有一个评估。另外,美国的一些现象也与社会利益集团相关,比如很多人抵制高速公路和社会基础设施的更新,这些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包括当前对5G的争议也是非常大,可以说这也是社会体制需要付出的代价。但是总体上我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将否定美国的发展潜力,至少从目前来看,我认为美国受到的各方面挑战以及出现的许多问题应该还是局部的、短期的,是能够被克服的,暂时还未出现长期持续性的危机。”

然而,有时如果没有国家的强大支持,就不可能有技术上的突破。正如阿特金森指出的那样,美国政府有时会积极干预这一进程。例如,在20世纪90年代,所有学校图书馆都连接上了互联网。在本世纪初把宽带互联网连到了偏远地区。而现在,在阿特金森看来,又到了一个需要国家支持的时刻。确保技术领先的最佳方法是提升自己的能力。为此,根据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主席的计算,每年国家若提供大约100亿美元资金会很不错。

关键词
人工智能, 技术, 中国, 美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