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6 2019年11月13日
美国限制退休基金投资中国公司

美国限制退休基金投资中国公司

© AFP 2019 / Stringer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45

美国以 马克·鲁比奥为首的一组议员提出法律草案,禁止美国退休基金投资中国公司有价债券。该草案倡议者们认为,美国纳税人将自己的储蓄投入到基金中,他们不怀疑,投资中国科技公司能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据福布斯资料,美国退休基金已向中国有价债券投入约495亿美元。

尽管退休基金的投资战略相当有限,通常,仅投入到收入极低但无风险的股本中,但该基金在美国却是股市的重要参与者。2017年,为降低投资风险,最大程度地实现投资多元化,联邦退休投资委员会决定,退休基金将按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世界指数(MSCI All Country World)为投资决策导向。该指数是世界公司权衡指数,其中包括47个市场中各类公司股权:23个在发达国家,24个在发展中国家。
该指数中的7.5%属中国公司。中国大多数科技巨头都在香港、纽约和伦敦发行股票。而一些前不久被列入美国贸易部制裁清单的公司,其中包括海康威视(Hikvision)和旷视(Megvii)集团,同时也属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世界指数。因此,以马克·鲁比奥为主的议员团队提出问题:如果中国公司被贸易部列入黑名单,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那为什么还要把美国纳税人的钱投给他们呢?
马克·鲁比奥找到退休基金负责人,表示如果基金不改变投资战略,那么议会将替他们拿主意。根据彭博社信息,特朗普政府也在积极讨论这个问题。但另一方面,行政限制有悖美国的自由市场和资本流动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执行研究员张宁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即使法律得以通过,执行起来也并非易事。

他说:“虽然美国政府可以管控养老资金,但是美国的私人资本、普通公司的资本无法被管控。资本具有逐利性,哪里风险低、收益高,它就流向哪里。美国政府希望引导管控资本流向是不现实的,只能进行社会舆论和意识形态的引导。然而资本本身不存在意识形态,不分国界,美国的私募证券基金经理排名依靠的也是业绩。这就像特朗普一直在呼吁美国公司回归本土,但是实际作用并不明显。虽然新闻报道称有很多美国公司响应号召、回归美国,让人感觉很有成效,但现实情况是这些美国企业本来就计划从一些海外市场撤出返回美国,只是恰好碰上特朗普有这样的呼吁和诉求,所以就趁机响应政府的号召,同时还能在税收、土地等各方面获得优惠政策,所以我认为政府言论对投资的影响较小。”

专家指出,美国的限制性措施,只对中国有利。

他说:“另外,我还想补充说明的是,凡事都有两面性。若美国法案通过,首先对中国公司的负面影响微乎其微,其次在一定程度上也存在积极的一面,对美国的民间投资机构和中国资本都是一个好机会。尤其是中国资本,可以增加中国公司本土持有股权的比例。再退一步讲,此前特朗普曾表示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需要全部退市,这好像听起来对中国科技产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是从深层次来看也存在利好的一面。近年来中国证监会对科技企业上市的条件要求较高,需要满足必须盈利三年以上等前提才能上市,迫使许多中国优秀的科技公司前去香港、甚至美国上市,比如阿里巴巴、美团等企业都是在美国上市的,这样就导致中国企业的股权掌握在大部分的美国人手里。那么若是从美国退市,表面上看似打击的是中国企业,但实际上这些优秀的企业会回到A股进行上市,对中国来说是非常好的事情,还能便利中国的投资者购买中国科技公司的股票。所以说美国养老金的退出虽然不如退市影响力大,但是一定程度上也存在积极性。最后我想中国的科技企业关键还是要做好自己,在具有竞争力的情况下,任何人抛售公司的股票或者股权都不是问题,有人抛售就会有更多的人来接盘。”

很多中国公司都力争在国外发行股票,因为国内对发股的要求太严了。公司想在沪市和深市IPO,最少三年中有盈利业绩,而且盈利额不少于3000万元。对于科技初创公司来说,这是不现实的要求。而且,不仅仅初创公司如此。比如Uber这家大公司,迄今还在亏损。中国的百度、新浪、搜狐和网易,在IPO之前,也一直在亏损。
高科技领域公司,比如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微电路、生物技术和高科技设备公司,进行IPO要简单些。中国政府为吸引科技巨头进入本国市场,于夏天启动了自己的类似纳斯达克的科创板。目前,新市场还相当不稳定。但据彭博社评估,仅北京一家初创公司,上市一年后的收入将超过2900亿美元。因此,当地市场做大的潜力还是相当大的。
美国议员试图推出的举措,对中国公司资本很难造成什么严重打击。但对美国来说,这将是对资本流动进行意识形态行政限制的不良先例。考虑到中国公司资本化的领先动态,只能是退休基金自身受损。要知道,尽管华盛顿政界言辞犀利,但资本还将一如既往地涌向有利可图的地方。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投资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