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9 2020年07月03日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0 0

中国经济增长2020年即将放缓,低于6%。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预测。在《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报告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专家们预计,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不超过5.8%,低于起初预计的6.1%。

德国把中国定为优选方向
© AFP 2020 / PETER ENDIG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们把中国经济放缓归结于各种外部和内部因素上。首先,美国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压力。美中双方在第13轮贸易谈判后达成了“首个阶段”的中期协议,规定中国采购大量美国农产品,以换取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把中国2500亿美元输美商品关税税率从25%上调至30%的承诺。但现阶段的关税税率仍像过去一样有效。况且,关税税率在12月时将有进一步上调的前景。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计算,由于贸易战,世界产品产量2020年将减少0.8%,这相当于7000亿美元的损失。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在这种情况下,在中国生产的产品将至少减少2%。结果,世界经济增速将放缓到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的最低值。
但各种国内因素也将对中国构成压力。为了摆脱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中国曾向本国经济注入天量信贷。影子银行业获得发展,地方政府债务增加,而这些债务的确表面上来说存在于私有公司的平衡表中,即所谓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中国利用信贷资金实现了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这种措施确实帮助了中国GDP在危机情况下增长。但一切变成了坏账累积,政府开始与金融杠杆(leverage)作斗争。
但贸易战破坏了原有的计划。中国经济开始严重放缓,需要新的刺激因素。当局多次降低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以释放新的流动性。加工业的增值税税率从16%降低到13%,交通业、建筑业和其它部门的税率从10%降至9%。此外,中国当局还把雇主社保缴费率从20%下调到了16%。按照经合组织(OECD)的估计,2019年中国的财政刺激相当于GDP的4.25%——同比几乎高一倍。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广播电台记者,中国将继续优化维持经济增长的财政机制。

梅新育说:“中国经济以前积累的一些风险,这几年正在陆续释放。在释放的过程中,都会给中国的经济带来一定的压力。但是这种风险从可能变成现实的概率有多大?我认为在50%以下。因为在保持经济稳增长方面,中国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手段和调整空间都还比较多,在世界经济大国中,可调整空间应该也是最大的。另外,当经济出现问题时,体制决定了中国能够比较迅速地做出决策,落实稳增长的措施,这也是其他的经济大国所无法比拟的……我个人还认为在财政政策方面,可以优化中国财政支出的结构,减少奢靡性的消费支出,增加生产性的投资支出,以激励国民进行更好的劳动。特别要取消那些低效率、无效率甚至是负效率的项目,让中国的财政政策发挥更大的作用。”


按照中国统计数据,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仅为6%。这是自1992年以来的最低增速。负责起草本年度《世界经济展望》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专家们说,从另一方面来看,经济增速下跌对中国来说没有那么重要。要知道中国正在积极转换自身增长模式:从投资驱动型向国内消费驱动型经济模式转变,将使中国抵御外部震荡的能力更强,而经济增长的质量也将更高,虽然经济增速已经不是那么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中说,世界任何国家都不会再以10%、8%或者7%的速度增长。这是经济新常态。
梅新育说,但对世界其它地区来说,中国经济放缓将带来极大的风险。


他说:“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基本每年都在30%以上,有的年份甚至达到了40%,是全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进口大国、对外直接投资大国。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长明显减速,那么对中国所有的贸易伙伴而言肯定不是一件好事,不管是向中国出口,还是从中国引进新技术和投资等,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专家指出,尽管如此,为了维持包括国际公司在内的实业活跃度,中国国内的投资环境仍然有所改善。中国国务院不久前取消了针对外国金融公司和保险公司的各种限制。现在外国金融公司和保险公司可以在中国成立纯外资公司。新修订案将从2020年1月1日起生效。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