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7 2019年11月19日
如果世界奢侈品牌撤离 香港将何去何从?

如果世界奢侈品牌撤离 香港将何去何从?

© REUTERS / Umit Bektas
评论
缩短网址
作者:
0 241

香港街头在过去4个月来骚乱不息,令各大奢侈品公司的领导们为止挠头。如果香港骚乱持续下去,那么许多奢侈品公司唯有撤离香港这一亚洲最大的销售市场。在事态如此发展的情况下,奢侈品公司将迁往何处?而香港需要做什么,来拯救本土经济?

独立资产研究机构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分析师说,香港的奢侈品销量占世界奢侈品总销量的5%到10%之间,大约为2850亿美元。

香港奢侈品销量8月大幅减少23%。大约30个购物中心被迫关门。价值1万多美元的“柏金”包(Birkin)生产商法国爱马仕公司(Hermes)暂时关闭了包括香港机场在内的几个精品店。法国香奈儿时装公司(Chanel)推迟了原定于11月6日举行的时装发布会,以便在“更合适的时机”推出本公司的新品。

按照香港本地媒体的报道,由于销量减少,普拉达公司(Prada)计划关闭位于香港市中心1400平方米的门店。分析机构杰富瑞(Jefferies)说,大厦所有方正在开展把租金降低44%的谈判。

赴港购物的游客人数减少了39%。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人数更是直接减半,现在他们更青睐去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加坡购物。正因如此,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等一些奢侈品品牌也许有能力抵御经济压力,但目前他们拒绝置评抗议行动对销售的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戎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记者采访时提出了奢侈品行业转移业务的三个有利方案:北京、上海、“粤港澳大湾区”——澳门、广州、深圳及临近城市。

周戎说:“这些地方都可以成为香港奢侈品行业转移自己业务的重要选址。此外我认为,香港应该积极地参与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中,无论香港的安全形势如何不好,澳门、深圳、广州及其周边城市都是没有问题的。背靠祖国强大的后盾,我想,香港的发展前景依然广阔,把香港的奢侈品业转移到大陆应该也是明智之举。 ”

周戎指出,拯救香港状况的最佳方法是加强与大陆的合作。

他说:“香港作为中国重要的对外窗口,得以今日发展繁荣,主要是发挥了连接中国与世界的桥梁作用。香港未来更应密切与内地联系,寻找有力的支持来推动经济持续增长。那么奢侈品亦是如此,很多香港的有识之士已然发现,将业务拓展到内地市场,应该可以解决当前面临的经济难题。”

今天,香港在生产上花费太多,但产量非常小,这自然对销售有影响。奢侈品品牌的设计师们因此无法获得自己努力工作所想要的回报。况且,由于骚乱蔓延,民众购买奢侈品的意愿和能力大大降低。有能力购买奢侈品牌商品的民众比例极低,这个事实对销售也有影响。街头局势不稳、商店被迫关门,更是加剧了局势。

周戎相信,香港首先需要改变向明显少数倾斜的经济政策。

周戎表示:“香港特区政府去年公布的数字显示,香港贫困率达到20.1%,基尼系数为0.539,创45年来新高。因此香港目前除了出现的暴乱问题,其贫富差距所引发的一系列潜在的次生危害也都迫在眉睫。尽管香港回归祖国已有22年,但绝大部分的香港普通市民并没有享受到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红利。过去几十年香港采取不干预的经济政策,虽然吸引了企业投资,但缺乏对经济的主导力,特别是特区政府不掌握核心的经济资源,甚至没有拥有一家影响香港经济命脉的大型企业,直接投资、科技产业发展和经济增长的能力更是匮乏。 ”

他认为,抗议人员很清楚,自己为社会秩序和本国经济带来了什么样的巨大打击,但他们仍然继续有目的地“破坏小船”。

周戎说:“这四个月来肆意的破坏和恶意的骚扰事件,使得整个香港社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称,香港现在经济放缓、正在步入技术性衰退的趋势。当经济持续负增长、开工不足、失业率上升,这样的情况会给香港社带来更大的动乱。当然香港政府也采取了应对措施,特别是最近涉及14000多个岗位,香港政府准备开展新的工程项目,使得建筑工人的工资能够保持一定的水平。此外还提出了“撑企业”、“保就业”的举措,推行了约190亿港币的措施,包括给租户减免房租等,用以平息香港最底层百姓的不满”。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关键词
抗议, 品牌, 香港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