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5 2019年12月13日
美国对抗华为,或将世界分成两大阵营

美国对抗华为,或将世界分成两大阵营

© REUTERS / Dado
评论
缩短网址
中美贸易战 (311)
0 628

美国在劝说其它国家加入针对华为制裁行列时,正在瓦解国际社会。其结果是,其它国家无意中成为局势的“人质”。美国的很多伙伴,身处左右为难之中。一些国家,其中包括日本和英国,都试图在本国利益和不想得罪主要盟友之间随机应变。而韩国,则公开为自己的权益博弈。指出,美国是这场冲突的煽动者,但却要由其他人来收拾残局。

世贸组织
© AFP 2019 / Fabrice COFFRINI
日本手机运营商“软银”、“NTT Docomo”和“KDDI”都宣布,推迟5月24日销售华为新款手机,停止接受预定。英国的EE 和Vodafone公司,在测试5G期间,都拒绝使用华为智能手机。但其它国家,并不急于完全中断与中国公司的关系。日本松下在自己的中文网站上否认媒体报道的已经停止为华为供应配件的消息。松下强调,中国公司是最为重要的伙伴,所有产品和服务供应完全正常。英国也一如既往,不排除中国公司参与5G网建设。

据《朝鲜日报》报道,韩国试图阻遏美国的压力。美方要求,韩国应对本国的IT巨头施压,不允许华为设备在东南亚国家扩散。韩国指出,一旦加入美国制裁华为行列,将成为主要的失败者之一。曾传出消息,首尔与华盛顿就5G网设备安全举行对话,韩国第三大移动运营商巨头LG Uplus   的股票骤跌6.35%。原因很清楚,该公司是LG集团成员之一,从2012年开始,在华为设备基础上,已在首都地区建起LTE网。而且,目前在华为硬件基础上正建设第五代通讯网。据《每日经济新闻》统计,华为每年在韩国市场上的销售额大约是1.7-2.5亿美元。其客户,除LG Uplus外,另外两大通讯巨头KT和SKT公司也是华为客户。韩国Koscom金融交易所为保障运营,购买的是中国公司设备。股本位列前十的“农协金融”集团、主要搜索引擎Naver和现代汽车集团等公司用的也是华为设备。而且,“农协金融”集团仅通讯网络现代化项目,就需要华为价值5000亿美元的设备。拒绝华为,将造成巨额损失。韩国世宗研究所专家郑载兴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这样指出。

他说:“韩国不是美国的殖民地,美韩政府限制两国企业间交易是不可能的。LG U+和其它韩国公司都在使用华为设备,原因是有利可图。那么,如果不使用华为设备,美国政府能给补偿吗?这些公司应自行做出决定,政府介入是错误的。”

韩国计划在各类公共基础设施上积极引入5G技术,其中包括推出无人公交驾驶体系。如果有人对网络释放有毒密码,或者进行DDos攻击,将使整个国家的网络崩溃。但专家郑载兴认为,华为设备和这些没有任何关系。

他说:“如果确实存在这样的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政府应在不妨碍公司自由交易框架下,寻找消除潜在威胁的方法。为此,国家应尽早消除威胁。可组建由不同国家不同领域专家组成的工作组,让所有感兴趣方,能够感受到寻找此类问题能够解决的氛围。”

再有,韩国也担心中国反制,如果首尔唯美国马首是瞻,加入制裁华为行列。韩国清楚地记得,中国曾对其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做过强烈回应。关闭中国市场,将对韩国经济造成重创。仅华为一家公司,每年从韩国公司的购货额要超过100亿美元。据三星电器统计,今年第一个季度,华为在韩国半导体主要买家清单中位居第四。此外,很多中小公司,也在为中国电信巨头生产印刷电路板、指纹识别模板、麦克风、中继站和交换机。

美国就华为对其它国家施压,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效果。原因是,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私营公司。并非所有国家都能对商界施加自己的意志。商界,首先关注的是经济效益。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戎这样指出。

他说:“现在一些公司追随美国采取孤立华为的政策,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我想借用过去毛泽东主席说的一句话:‘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中国在那个时候面临的国际环境要比现在险恶的多,那时全世界几乎都对中国进行了经济封锁,那样的情况下中国也能挺过来,而这一次在中国国力空前强大的情况下,中国挺过去自然也没有问题。

第一,现在所谓的‘针对中国’的这一阵营还并未形成,而且将来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形成。因为所有的公司都以追逐利润为自己最重要的目标之一,这些公司都不可能在损害自己利益的情况下去追寻美国。这些公司一定会进行评估,是追随美国的受益大,还是拒绝抵制华为受益更大,他们肯定要两害相权取其轻。他们可能会慢慢发现,越追随美国,可能会让自己受害更大,所以他们的态度也会发生转变。

第二,我觉得现在很多国家已经不大在乎美国的干涉,譬如欧洲国家,他们的态度就比较明显。前两天我跟欧洲方面的学者进行谈话,他们表示欧洲是希望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找一条中间道路,既能规避美国制裁的风险,又能继续和华为保持正常的贸易关系。这个想法是欧洲国家的普遍态度,也是日本、韩国、印度的普遍态度,而这个态度也会持续一段时间。

第三,现在比较多追随美国的主要是‘五眼联盟’国家,包括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除了这四个国家以外,其他的欧洲、亚非和拉丁美洲国家,他们孤立华为、反对中国的积极性并不高。我们现在还很难通过最近一系列发达国家公司的动作,去断定以后会出现一股“抵制华为”的浪潮,我想不是这样的。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现在华为应对的方式也越来越多,而且实际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其实也需要和期待华为的应对措施,也就是说华为会帮助这些国家‘解扣’ 、‘脱套’,告诉这些国家通过某种方法,你可以既和我们做生意,也可以避免受到来自美国的制裁。”

美国突然关注香港:原因何在?
© REUTERS / Andrew Caballero-Reynolds/Pool
但是,美国一些盟友还是存在集团文化的,比如日本,倾向于从外面施加压力。外交学院日本问题专家周永生教授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这样指出。

他说:“日本运营商显然受到了美国政府政策的影响。他们宁可断绝同华为的交易,也要保持同美国的交易。因为他们市场来源的大头和交易的大头,应该还是美国。同时日本政府也不敢得罪美国。而日本企业又不敢得罪日本政府。这是一组非常复杂的力量关系。舍弃华为的产品带有丢卒保车的性质。” 

不要忘记,美国很多极端政治家都在鼓吹华为公司的威胁话题。比如,特朗普此前首席顾问、也是被特朗普本人开除了的斯蒂芬·班农,现在又开始鼓噪,为对抗气氛加热,为自己赚取政治分数。他不久前宣布,华为像其它中国公司一样,不仅对美国、同时对其它国家的安全都构成威胁。他指出,放弃华为,要比任何商业协议更为重要。他还强调,应将华为从所有西方市场上赶出去,其中包括金融市场。做为回应,《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推特上写道,在中国,甚至是最极端的人,也未曾呼吁将苹果或麦当劳从中国市场上赶出去。胡锡进认为,诸如班农这样的政客,正将美国变成经济法西斯国家。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社立场无关

题目:
中美贸易战 (311)
关键词
华为公司, 美国
社区公约讨论